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會勘

中國滲透

檢索結果:2018年12月

【宣誓儀式應符合民主社會的價值】

今天接受原住民族電視台的訪問,回應關於宣誓條例的問題。昨日台南市議會宣誓就職時,平地原住民議員Ingay Tali穿上馬太鞍傳統禮服,面向人民用阿美族語宣誓「Dodo’en no mako ko rikec no mita a so’elinay a finacadan.(遵守律法效忠族人)」,竟然可能被視為無效而未能就職。 《宣誓條例》規定「手掌放開,五指併攏,掌心向前,宣讀誓詞」違反了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而民主社會應該是向人民宣誓,《宣誓條例》卻是規定向孫文宣誓,世界上的民主先進國家,顯少有向特定政治人物宣誓的規定,這實在是舊時代留下來的八股思維。 宣誓的本質,是要公職人員公開承諾盡忠職守,捍衛人民的權益。只要符合這個宗旨,當然就有就職意願,Ingay Tali完全符合這個精神。 針對這些問題,我在去年就提出修法,要把《宣誓條例》這些不合時宜的規定修正,讓它回歸民主社會、台灣多元的價值。但當初一直被國民黨杯葛封殺,直到去年底才排入司法法制委員會,至今還在排隊待審。未來我們會持續關注修法進度,希望儘速完成修正。

《國家語言發展法》三讀通過!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近年大力推動保障世界的多元語言,確保各族群累積的文化智慧資產不被消滅,並訂定「世界母語日」來推動。台灣歷經殖民時期、戒嚴時期,多元語言受到限制,各族群文化受到打壓,直到民主化後陸續開始推動復振。今天《國家語言發展法》終於三讀通過,將更能進一步保障與復興,讓台灣多族群文化成為國家健全多元發展的豐沛動力!

【陸委會宣示「嚴格審查」中國黨政人士來台,實際卻更寬鬆了】

陸委會曾於五月時表示「對於北京當局一再對臺刻意挑釁與粗暴打壓,不會坐視隱忍,即日起『嚴格審查』中國各級政府官員及相關人士來臺」。今天我到內政委員會去質詢陸委會質詢陳明通主委,從五月宣示「嚴格審查」的政策以來,究竟有哪些中國黨政人士來台受到影響? 事實上,根據我獲得的統計資料,2016年當時中國黨政人士申請來台未獲准的比例是6.8%,但今年截至目前的比例反而下降為5.5%;也就是在陸委會「嚴格審查」下,反而來台更加寬鬆了!更扯的是,我向陸委會要求這些出入境資料,竟然回說沒有統計!? 陸委會在「兩岸情勢評估」編約692萬,「兩岸政策研究」編791萬,「經貿政策及互動議題之研擬」約1179萬,超過兩千五百萬,結果連基本的統計都沒有掌握,究竟是如何追蹤中國黨政人士來台交流的後續影響?如何分門別類檢視不同產業受到的統戰廣度與深度?又如何去進一步規劃要哪些類別應該要「嚴加審查」? 對於這些問題,陳明通主委的回應都含糊不清、答非所問,難怪說要嚴加審查,結果卻是更寬鬆了。陸委會根本鬆懈、怠惰、言行不一、政策不明!我會在後續預算協商時提出預算凍結,要求陸委會說明清楚、徹底檢討。

對世亞盟的補助不該借屍還魂

由饒穎奇擔任會長的「世亞盟」,是威權時期留下來的奇形怪狀組織,對台灣的國際空間鮮有助益,但外交部卻每年仍補助他們近兩千萬元,被質疑是國民黨的養老機構。相較於其他辦理國際會議或交流的民間組織通常僅申請獲得外交部1~10萬元的補助,實在諷刺。因此過去兩年我在外交國防委員會都持續提案主張刪除相關補助。 目前外交部的2019預算書雖然已經取消編列該項補助,但在「協助民間社團及有關人士參加或舉辦各項國際交流活動經費」的項目下卻增加了將近兩千萬元,被外界質疑是把要給世亞盟的補助「借屍還魂」。今天我在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此事,要求外交部不能再獨厚世亞盟,應從嚴審查民間團體申請補助的程序。我也將在預算審查時,針對相關預算進一步來把關。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檔案局應組織整併

國史館的2億預算應該更妥善運用 今天除了在外交國防委員會繼續審預算,也到司法法制委員會質詢國史館與相關部門整併的進度。由於國史館是封建時期官方修史的威權產物,舉凡世界各國也罕見這種政府單位,因此我在上個會期就已經提出修法要整併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檔案局,讓每年兩億的預算能樽節、花在更有意義的業務上。也要求總統府與行政院應該儘速協調共識,儘速完成組織整併。

呼籲最高行政法院撤銷對婦聯會財產處分的不適當見解!

不要遇到婦聯會就轉彎!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1月28日,裁定黨產會凍結婦聯會385億元財產的處分停止執行,在本訴確定前,停止凍結婦聯會資產。今天我與司改會執行長陳雨凡律師召開記者會提出質疑,為什麼遇到北高行遇到婦聯會裁定標準就大翻轉,讓人百思不得其解。若日後婦聯會脫產,北高行有誰能負責嗎? 行政訴訟法第116條規定,如果要停止執行必須是「將發生難於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者」,而且不能對公益有重大影響。過去北高行及本次解凍裁定的審判長陳金圍的標準很清楚,只要是可以用錢賠的就不是難以回復。這次婦聯會案,北高行所說的財產損失,若依照北高行過去的標準,這些都可以用金錢賠償,沒有難以回復的問題,怎能跟過去完全矛盾地判定停止執行? 雖然北高行過去也有少數案例,將「回復程度困難」與「國家負擔過重」,列為難以回復之損害。但是目前黨產會對婦聯會的處分僅是凍結並不是移轉國家,若有緊急需求仍可向黨產會申請支用。既然尚未移轉國家,日後只要取消處分就可以回復原狀,何來難以回復之損害?就算就算就算真的難以回復,解凍婦聯會財產將造成脫產,對公益有重大傷害,也不符合停止執行的要件。 目前黨產會將提出抗告,我呼籲最高行政法院應該撤銷這種不適當的法律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