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圖為韓國歌手泫雅身穿閃靈T恤。延伸性商品在影視音產業越來越重要。)

今天教文委員會針對OTT、影視網路平台的發展與因應,質詢文化部鄭麗君部長。日前,玫瑰唱片行最後一家分店的關閉,身為音樂人,回顧這十多年來,音樂產業從卡帶、CD,到P2P、mp3下載服務、串流平台,加上跨界與延伸性商品越來越多樣,急速的變化,實在有許多感觸。近兩年影視產業開始談數位平台的興起,其實音樂產業在十幾年前已面臨了相同的挑戰,並經歷了許多變革、轉型與整合。

還記得,當年音樂平台如雨後春筍般誕生,沒過幾年開始泡沫化,開始倒閉、整合、併購。這個過程中,許多歌手、創作者、作品的權益都被忽略。未來,影視網路平台同樣要面臨一樣的問題,只是,這一次政府應該要有所警惕,提早規劃因應。因此,我要求文化部應調查過去音樂產業的數位化轉型,曾經有哪些衝擊、錯失哪些時機、錯置哪些資源、忽略哪些應被保障的權益。並評估音樂產業與影視產業的異同,做為借鏡、擬定有前瞻性的政策。

另外,文化部在整理各國政府的政策時,往往只列出優點,卻忽略其中弊病的整理。如韓國政府支持了少數大財閥來發展娛樂產業,卻導致許多藝人、表演者、基層從業人員受到嚴重的剝削。而芬蘭等北歐國家,則是以廣角多元的模式,扶植中小型產業,但也有其規模的侷限。別的國家比我們早開始重視影視音的文化產業,有值得學習、也有值得警惕之處,文化部應該要做精準分析,才能確知台灣適合發展的方向,並避免重蹈其他國家的覆轍。

最後,我則提醒,國際發展很重要,但並不是出了台灣就可直接面對七十億的全球市場。台灣必須要先分析不同國家區域市場的特性,規劃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針對適合的目標市場、循序漸進,才能穩健的向外拓展。日前我在總質詢時,林全院長公開允諾,強調文化產業是國家戰略產業;而我相信,必須要有基層從業人員與創作者的觀點,重視與反省產業過去的經驗,並腳踏實地勾勒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才能事半功倍。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

謝大使長廷質詢 - 期盼台日關係能有突破性的進展

今天駐日大使謝長廷來到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備詢。首先我強調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常常必須透過官方與民間等各種管道來推進突破限制的機會。因此,日前有媒體報導,謝大使與安倍的母親、妻子有私交,應該可以思考如何結合官方與民間的各種友善往來,推動蔡英文總統與安倍總理有突破的互動與對話,象徵台灣國際關係的進展,正如同台美的川蔡通話。 而關於2020東京奧運,不少對台灣相當友善的日本民間團體正在推動「台灣是台灣」的運動,希望能藉由奧運機會,讓支持台灣的聲音被國際聽到。我提醒謝大使,雖然這是民間自發性活動,但台灣駐日單位應該與日本政府保持聯繫與默契,在賽事會場確保這些友台團體能得到官方善意的對待,避免發生警民衝突,以免讓日本民眾對台灣友善的美意被扭曲模糊了。 最後關於駐外產權,因為歷史因素,台灣政府許多境外財產產權都有登記不實、或登記在個人名下的狀況,去年我曾請外交部給我一份駐外產權清單,許多已經回歸國家名下,但是有些機構仍有爭議,還在訴訟中,或是遭遇對方不願意簽下租約的情況。其中便包含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的產權登記在已故前駐日代表馬紀壯名下的問題,館產權利書上原有的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已不存在,在法律上可能產生爭議。謝大使回應,現在駐日代表處的產權還是在馬紀壯名下,轉移需要八千萬,有些人覺得浪費錢,有些則覺得該做還是要做,這要看大家的選擇。 而我則提醒大使,政府的財產,就是台灣人民的財產,竟然長年來都登記在已經往生的個人名下,這法律的爭議造成人民財產不保的危機,非常不正常,不能一直擱置下去,希望在大使任內能夠勇於面對,解決這個歷史問題。

省政府預算歸零!

進入國會後,我多次質疑疊床架屋的省政府組織,今年三月在總質詢時我也要求賴清德院長應面對這個毫無用處又矮化台灣的部門,院長當場承諾明年起不再編列預算。今天立法院處理預算凍結案時,相關單位具體指出,台灣省政府人力與業務將移撥相關單位,福建省政府也將轉型成為金馬聯合服務中心。零預算讓省政府不再運作,是現階段過渡做法;我認為治本還是要盡快推動憲政改革,讓省政府正式廢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