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提出《軍中可疑事件調查及賠償條例》及《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組織法》,推動調查數以百計的軍中的冤案、懸案,並進行後續處置、賠償及回復名譽,以落實軍中正義。這是自從2013年洪仲丘案以來,人民高度要求的改革,期望兩個法案能盡速排入委員會審議。人權是我在國防委員會高度關注的議題,未來也會持續監督,要求長期封閉的軍中體系能夠落實符合人民期待的轉型。

即時動態 Issue

質詢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日關係質詢,而昨天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的國際局勢,也成為今天委員會的重點。 在質詢過程中,我與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都同意,在可能預見的國際局勢中,台灣與亞洲鄰國的關係將必須更緊密,強化彼此合作的密度。尤其是民間社會已有友好基礎的台日關係,應能發揮更大的動能。 再來我強調,針對沖之鳥的漁權爭議,日前的台日海洋事務對話會議是好的開始,台灣不能繼續仰賴過往交流的默契,而必須以達成具體談判協議為目標。談判的確不是可以一蹴而成,但我們必須能堅守立場、確立目標,才能有方向感的持續前進。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Berliner Mauer and Checkpoint Charlie) 二戰後,德國分裂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柏林築起一道全長167.8公里的圍牆,由美軍和俄軍分別統治,盟軍、外交官和外國人於檢查站進出。1990年後東西德統一,圍牆遭到大量拆除,僅保留3處圍牆遺跡,查理檢查站則為事後復建。 圍牆倒下15年後,檢查站附近的柏林圍牆博物館長希爾德布蘭特(Alexandra Hildebrandt)曾表示,社會必須記住柏林圍牆的歷史及查理檢查站的重要性,確保歷史不會被遺忘,同時也為吸引更多觀光客,將重建一段圍牆。然而此舉卻引起當地爭議,民調只有1/4贊成,反對者認為嚴肅歷史需要被尊重,前西柏林市長莫波爾(Walter Momper)更對此抨擊,柏林圍牆在倒塌前,是謀殺地,不是觀光地,不應變成迪士尼樂園。 希爾德布蘭特博物館長則認為,歷史陰影是無限漫長的,會從不同角度審視問題。而後,新圍牆仍然重建,且為呼應充滿塗鴉和政治口號的舊圍牆,邀請許多來自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韓國等藝術家於牆上作畫。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及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相互擁吻的作品。 柏林圍牆是德國社會的共同傷痛,東德曾發布「開槍射擊令」(Schießbefehl),允許東德邊防軍射殺非法越境者,防止人民逃往西德,更在1982年通過「邊境法案」將之合法化,估計約殺害215人。統一後,關於開槍士兵個人的罪責與否,也引起爭論,有的認為他們都觸犯殺人罪,有的認為基於罪刑法定主義或下屬合法服從上令而不應處罰;法庭經過激烈且深刻的辯論後,則判決他們有罪。 今日的查理檢查站,設置了美軍和俄軍的扮裝軍人,營造當時冷戰氛圍,小販因此聚集,賣有柏林圍牆碎片、前蘇聯國旗、軍服、防毒面具等紀念品,接著可至新圍牆觀賞藝術家的塗鴉,十分吸引全世界觀光客的眼睛。儘管重建圍牆的正反立場,都是站在反對過去暴行、記憶歷史的前提,但同樣的理念,卻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此地究竟只是變成觀光主題樂園,還是歷史再反省,則有待後人咀嚼評價。

國安局應加強情資網路,警政署要嚴查擾事團體

今日,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國安局與各情報機關代表。首先,對於今晚蔡英文總統將到訪的國家-索羅門群島,日前傳出政治風暴,連總理都可能下台。我對彭盛竹局長提醒,總統對於到訪的國家應該要掌握完整的情資、全面的了解。我們不可能在全球兩百多個國家全部都佈建情報網,因此台灣跟重要盟邦的情報合作就格外重要。例如總統即將到訪的索國是澳洲的鄰國,國安局與澳洲的情報合作與共享就很重要,可以幫助我們精準研判局勢南太平洋局勢。我再舉日本對中共十九大的研析為例,國內媒體盛讚日本的情報工作準確,甚至可以預判中共對台報告的字數長度,比台灣強。我跟局長強調,除了國安局自己增進情報能力,我們應該要與日本建立情資合作的夥伴關係,才能準確的研析中國、亞太局勢。 最後,我請警政署邱豐光副署長一起上台備詢。國安局在多次的報告中,都提及中國滲透台灣的的政治團體、特定團體,例如愛國同心會、統促黨,甚至是黑道勢力都有中國的影子。國家九大情報機關彼此都會情資交換,警政署為何長年來不重視國安局的情資,放縱這些特定背景的團體到處對民眾起手動腳、暴力相向?為何警政署直到最近才開始抓人、掃黑?邱豐光副署長之前是北市警局局長,他很清楚這些案件的脈絡,我嚴厲要求警政署針對這些團體的加強取締非法行為,不再放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