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會勘

中國滲透

【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成立,感謝跨黨派卅位立委聲援

【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成立,感謝跨黨派卅位立委聲援

今天上午,由我擔任會長的「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正式在立法院成立。本屆立法院,在多位立委同事的努力下,正在推動許多有關藏人權益的法案,例如即將通過的難民法,入出國及移民法的修正,都與流亡藏人社會乃至於參與國際人權息息相關。而廢除蒙藏委員會,使台灣、西藏有更正常、平等的交流管道,更是朝野各黨有高度共識的目標。

現在「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正式成立,並有超過卅位跨黨派立委加入,相信將能夠有更密切的互動與串連,一起推動與西藏自由、國際人權相關的議案,並開展未來與其他國家國會的西藏連線交流合作。特別感謝蕭美琴委員擔任本連線的副會長,以及尤美女、段宜康、Kolas Yotaka及藏人行政中央達瓦才仁代表,西藏人民議會議員Tsering Lhamo(慈仁娜姆)、Lobsang Dakpa(洛桑扎巴)今天能蒞臨共同見證連線的成立。同時,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今日雖無法出席,但也加入連線,並特別送花表示祝賀。

即時動態 Issue

內外資差距,只是為富人減稅的藉口

這次稅改,據說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縮短內外資差距」。 所謂內外資差距是怎麼回事?現制下適用綜所稅率最高級距的大股東,按照一般的看法,內資(正式用語應為居住者)的股利負擔是:{〔(100-17)+(17/2)×45%〕-8.5}+17≒49.68 至於外資(正式用語應為非居住者))的負擔是:〔(100-17)×20%〕+17=33.649.68-33.6=16.08 政府因而認為內外資差距高達16.08,外資比內資輕稅,所以有許多內資化身為假外資。因此透過這次稅改的方案,包含綜所稅最高級距降至40%,營所稅提升至20%,外資股利所得提升至21%的情況下,內外資差距會降至4%左右。 這樣的說法其實有很多問題 16.08的差距應該有被過份誇大的嫌疑,第一,目前內資股利所得併入綜所稅,享有綜所稅的免稅額與扣除額,這個部分的因素沒有被考慮進去。第二,外資所負擔的33.6,僅是計算台灣這邊的稅賦,若是該外資將股利分配回母國公司,仍然要負擔母國的股利所得稅,這部分許多國家的規定不盡相同。 我們目前有和32個國家簽訂「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及防杜逃稅協定」,對於這32個國家的居住者來台投資所賺取的股利所得,稅率大部分降至10%。因此,對於這些國家的居住者,股利負擔又會降至〔(100-20)×10%〕+20=28,和本次稅改完成後大股東的股利負擔〔(100-20)×26%〕+20=40.8,內外資的差距又會拉高至12.8,難不成又要再降稅? 此外,許多變身成為假外資的內資,就是為了全面避稅,因為租稅天堂(例如,巴哈馬、百慕達、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等)不僅免稅(或稅率極低),還提供相當的隱蔽性。調降一個股利所得至26%,這些為了避稅的假外資,有何理由會因此而變回內資? 內外資的差距可以調整,但必須把所有的問題都說明清楚,這些因素都不講,只說要拉近內外資的差距,根本就是有錢人要爭取大幅降稅的藉口。 (圖片擷取自電影《華爾街之狼》)

【跟進吳怡農,下修18歲公民權!】

把投票權下修到18歲,是世界的趨勢。美國、英國、日本、韓國等等,都早就將投票年齡降至18歲。 尤其現在高中早已落實公民教育,在許多公共議題上,都可以看到年輕人的參與,對議題的關注跟了解不會輸給別人。 所以我除了過去在立法院就支持「18歲公民權」的憲改,這次選舉我也要跟進壯闊台灣 吳怡農的呼籲!同時我在立法院也早就提案修正民法,應將成年年齡下修到十八歲。 雖然憲改要達到3/4席次門檻,並不容易,但簡單的事情不會輪到我們做,每個世代都有必須完成的難題,我們一起來承擔這個歷史性的改革! 請讓這些年輕人可以一起決定國家的未來!   現在是行動的時刻。我在此邀請洪慈庸、賴品妤與3Q 陳柏惟,一起來參與啟動「修憲落實18歲公民公民權運動」!

促轉會主委人選不能誤導轉型正義的意義

司法法制委員會正在進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人事提名案的詢答,昨天我對主委提名人黃煌雄先生提出我的擔憂。 黃煌雄獲提名主委的消息曝光後,發生了許多爭議,執政黨一直以「為了促成和解,黃是最適合的人選」來辯護,送交立院的黃煌雄自傳資料也一直強調類似的論述,對於轉型正義核心工程的見解與貢獻卻相對缺乏。轉型正義的目標工程至少包括:一、真相釐清與還原,二、受難者名譽與權利的恢復及賠償,三、加害者的法律與道德責任的追究,四、體制的改革。 這樣模糊轉型正義的焦點,令人擔憂。正如同另一位促轉委員被提名人彭仁郁在回應時代力量的問卷所提及的「促轉會的出發點不應該縮限在和解vs不和解的二元對立預設上,這不僅將嚴重妨礙真相調查程序,也貶抑了公民在歷史真相調查報告出爐後辨別責任歸屬、討論適切咎責方式的的道德判斷力。」 促轉會不是扮演調解加害、被害雙方的和事佬。和解並不容易,應該奠基在真相之上,並對加害者究責、恢復受害者名譽與權利,才有可能讓受害者原諒,提供一個「和解」的可能。若盲目追求和解而息事寧人,甚至要求受害者放下,這不是轉型正義,更是再次傷害受害人。 是否有勇氣追求真相與公義,有能力踏實進行轉型正義的工作,這將是我行使促轉會人事同意權考量的重點。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Ul66lEPoE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