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一起推進體育協會改革!

「一起推進體育協會改革!」

上午我與徐永明委員在立法院共同主持「體育協會制度改革公聽會」,邀請多位體壇先進及長期關注本議題的專家出席,包括國內網球好手謝淑薇也出席。大家對這次的改革有強烈的渴望與熱忱,相繼提供建設性的意見。

時代力量提出的改革方向,包含體育協會幹部專業化、會籍資格擴大、設公益理事職權利害關係人回避原則、財務公開透明、評鑑考核制度、體育署須對缺失協會中斷補助及國民體育法修法等七大建議。體育署長何卓飛也承諾「照單全收」,並已在草擬修法,將整合公聽會中的建議,納入體育政策的改革。

會中我特別強調,如同文化產業一般,政府也必須將體育視作一種「產業」,要有跨部會的高度、鼓勵民間企業投資,今天的改革將奠定未來五年十年的健全產業,引用一句今天在公聽會的話,「我們不能十年之後再開一次這種公聽會!」

公聽會直播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newpowerparty/videos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9】多瑙河畔之鞋

【中正獨裁佗位去 9】多瑙河畔之鞋(Shoes on the Danube Bank) 走進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源自黑森林的多瑙河,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優雅古典的國會大廈和鏈橋周邊,可發現河畔有一排綿長的鐵鑄鞋群,彷彿鞋子的主人剛脫下來,卻不知去向。 多瑙河畔之鞋的主人們,去了哪裡?其實這裡,正是槍決發生地點。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猶太人在這裡大量遭到納粹殺害,屍體被隨意推入河中,恐懼的記憶,隨著不解,帶著眼淚,沉入藍色多瑙河,慢慢被沖刷而離去。 2005年4月16日,藝術家Can Togay和Gyula Pauer為了哀悼猶太人所受到的暴行,完成長達40公尺共60雙鞋群的裝置藝術作品。河岸邊一眼望去,布鞋、兒童小鞋、高跟鞋、涼鞋,破破舊舊,有的只剩一片皮革,彷似主人生前曾經過激烈痛苦的拉扯,令人怵目驚心。 至今,這條美麗浪漫的河上晃蕩著優閒遊船,酒吧裡唱著輕快的歌曲,情侶們在落日下浪漫散步,多瑙河,仍然閃著它耀眼的光輝,而鞋群,像是一把開啟哀愁之鑰,靜靜的,記下了歷史的傷痕。 (照片引用自WIKI)

告別金援外交,強化實質國際關係

「告別金援外交,強化實質國際關係」 今日,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方斷交,外交部長李大維表示,聖國財務缺口過大,對我方提出六十四億的金援需求;聖國自2014年開始就意圖與中國建交,遊走於兩岸之間待價而沽。我質詢外交部,邦交國中是否還有財務困窘的友邦,有類似的態度,侯次長回應表示,其他國家沒有這樣的情況。我提醒外交部,應盤整台灣在外交上的策略方向。我們不在國際上當凱子做金援,也不以屈服中國為前提來發展外交空間,這點我完全認同;但另一方面,不需要被金援但曾經對台灣友好的國家,我們也應該要把握發展更緊密的關係。 例如挪威。挪威國會裡有友台小組,現任總理Erna Solberg也是成員之一,2005年我方外交部於歐洲召開駐歐區域會報,歐洲各國因怕得罪中國而持負面態度,僅有挪威同意我方在挪威舉行會議。2010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挪威與中國關係陷入低點,我方卻沒把握與挪威進一步深化關係的時機,直到今年我方外交部宣佈要裁撤挪威代表處,本月九日挪威則與中國在北京舉行會談,宣布外交關係正常化,甚至表示支持一中政策。現在回頭檢討,實在可惜。 林昶佐辦公室自第一會期以來,除了公開質詢以外,也持續與外交部進行細部了解,就每個區域主要國家與台灣的交流現狀及過往脈絡,進行盤點。今天,我也再次呼籲外交部除了檢討對金援需索無度的邦交國,也應重整規劃針對不需金援但對台灣友善的國家建立更緊密的實質關係。 (圖為外交部提供之2015新任駐聖多美普林西比何建功大使)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