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委員高潞以用,今日召開「音樂產業的現在與未來」公聽會,邀請音樂產業從業人員、學者專家與文化部和經濟部,探討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現況,期望台灣音樂與世界各國的競爭中,如何創造產值,與培植獨自在地特色。 文化部次長丁曉菁、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副司長王志錚、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徐宜君和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科長,及許多知名音樂人包含原住民歌手巴奈、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台灣嘻哈饒舌歌手大支、1976樂團主唱陳瑞凱、音協理事長朱劍輝、風和日麗唱片行卓煜琦、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舒米恩經紀人阿寶、添翼創越工作室公關經理洪詩婷、相知國際品牌與行銷部行銷總監 江季剛,與流行音樂研究學者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等,皆出席參與。 行政院林全院長已在幾個月前提出推動「部部都是文化部」的決心。林昶佐委員表示,身為音樂人和立法委員的雙重身分,不只希望各部會能和文化部一起努力,也會在日後持續監督。高潞以用委員則表示,近幾年音樂產業因為網路的發展更顯得多變,2011年數位音樂產值佔總產值約15.64%,文化部的策略,相關獎助、補助或平台建置等等對於跨國公司,或台灣獨立音樂,都應該有不同的思考。 「年輕人與在地文化音樂缺乏資源」 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指出,台灣音樂產業上游極度缺乏人才,華語流行音樂漸漸以中國為主,需要警惕。音協理事長朱劍輝則認為,台灣音樂人需要透過LIVEHOUSE舞台培育樂團和獨立創作者,LIVEHOUSE的合法化是迫切的問題。巴奈、黃子軒則以自身經驗,描述原民音樂與客語音樂目前遇到的困境,指出政府看待台灣在地文化,都應該提升高度,讓「台灣獨特文化能具備更多往外拓展的實力」,而不是只丟給原民會、客委會。 「亞洲獨立音樂新契機」 面臨主流音樂的競爭,台灣獨立音樂的特殊性反而是新契機。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表示,由於韓國獨尊K-POP,當地獨立音樂創作人反而較為羨慕台灣獨立音樂的蓬勃發展,台灣應該抓緊這個優勢向外發展。舒米恩經紀人阿寶亦認為,政府應該可以在獨立音樂上提供幫助。陳瑞凱則建議,金音獎應該發展成亞洲獨立音樂大獎;除此之外,他也特別指出應該檢討娛樂稅的問題。 「音樂產業的趨勢與政府角色」 音樂的趨勢在哪裡,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認為,音樂與科技的跨界創作十分具有潛力,「透過流行音樂去打頭陣,成果會超過音樂本身。」李明璁則指出,北歐是值得參考的對象,其在世界流行音樂產業鏈底下扮演如編曲等等的高級代工角色,使得經濟產值僅次於美國;而政府的角色則不宜直接投資,應間接投資,從國內研究、媒體、教育投注資源,並培力具有生命力的台灣特色音樂。曾長青則提醒,音樂產業是跨部會的事情,經濟部、觀光局都應該關注。智慧財產權方面,期望政府能主動建立更透明的機制支付給創作者本人,而非由少數特定民間團體把持。 文化部表示,音樂影視在科技發展及資本的落差、智財權、年輕世代的舞台在哪裡、以及相較中國投注資源在音樂產業和明星上的能量,確實是危機。政府未來將採用如韓國文化振興院的概念,有幾個推動重點,包含獎補助跟投融資雙軌發展、加強中小學與大專院校的音樂美學教育、設置條例草案、修正公視法等等,法規相關的整備都需要與立法院合作。此外,會加強各部會的整合,LIVEHOUSE方面,持支持立場,明年也會做整體性的盤點。 林昶佐特別提醒,政府的立場應該在創造機會的環境,而不是靠政府直接提供表演機會。而在推動政策的過程中,若民間的參與不夠,反而會事倍功半。未來時代力量也會持續監督追蹤,期望文化部能成功串連各部會,讓台灣音樂文化產業能夠有更蓬勃和多元的發展。 註:圖中為林昶佐國會助理、「負極高壓電」樂團鼓手 郭柏瑜 郭柏瑜 為人民出任務

萬華車站周邊已恢復照明

萬華車站周邊正在施作停車場工程,然而工程單位未規劃足夠照明,到了夜晚一片漆黑,周邊市民來往極度不便,也潛藏危險。過去幾天,我們與劉耀仁議員、許惠城里長,與台鐵局等相關單位多次會勘協調,目前已要求架設臨時照明。還未補足的部分,我們會持續追蹤,務必讓萬華車站周邊市民回家的路安全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