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會勘

中國滲透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 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

即時動態 Issue

【衝衝衝院長復出首發,昶佐加蚋後援會大爆場!】

之前因為太過勞累而暫停輔選的行政院長蘇貞昌,今天在加蚋仔的錦德公園復出,為「蔡英文、林昶佐加蚋仔後援會成立大會」站台!真的很感謝蘇院長,加蚋仔的鄉親也熱情相挺,擠爆會場啦! 蘇院長當行政院長之後,十個半月只因為病假休息過一天,不但把非洲豬瘟阻隔在台灣境外,讓我們還有滷肉飯可以吃,還促進台灣經濟持續成長、成為四小龍第一,增加就業機會,更讓我在立法院最關心的托育政策,得以有充足的預算來提升,加速公托的普及,這些都得到在場鄉親的大力肯定。 也要感謝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再次來相挺,許多鄉親長輩都快暴動了,一直來拉飛帆去合照。大家不要忘記飛帆的叮嚀喔,不能讓親共退將吳斯懷以及包庇吳斯懷們的林郁方雙雙進入立院!明年1月11日,請全力支持林昶佐,讓我繼續在立法院為台灣顧主權、護民生!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Srebrenica Genocide Memorial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最大規模的種族滅絕,是發生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超過八千位平民被塞爾維亞族軍隊殺害。 1991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舉行公投,決定從南斯拉夫中獨立,引發了塞爾維亞人對其宣戰。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幾乎全面占上風,直到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北約介入,對塞爾維亞展開轟炸。 安理會將斯雷布雷尼察指定為禁止交戰的「安全區域」,大量的穆斯林湧入尋求庇護。但塞爾維亞為了報復波士尼亞軍隊對平民的攻擊,仍將軍隊開進了斯雷布雷尼察。1995年塞族軍隊展開了滅村計畫,鎮內的男人和男孩幾乎全部被屠殺,婦女們則遭受性暴力對待,全鎮超過八千位平民遭到殺害,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 屠殺事件後,國際投入大量的關注。進行各種調查及口述歷史,協助家屬和罹難者遺骸的DNA比對,幫助確認身分及安葬,時至今日才確認六千多名遺體身分。而屠殺行為也被裁定為「種族滅絕」事件,然而2015年聯合國安理會要將事件定義為種族屠殺,卻被俄羅斯否決。2007年國際法庭宣判,塞族準軍事組織毒蠍部隊成員犯下戰爭罪並判刑,而現在的塞爾維亞共和國雖對屠殺行為沒有直接責任,但負有疏於防範的道德責任。而負責審理1991年後發生於南斯拉夫地區違反人道罪行事件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於2016年宣判當時的塞族領袖Karadzic四十年徒刑。 2003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鄰近的波多查里(Potočari)紀念墓園成立。園區坐落於當時聯合國派駐的荷蘭部隊的電池工廠,除了墓園外,還有象徵伊斯蘭信仰的建築、刻著罹難者姓名的白色石牆和屠殺紀念館以及刻著數字8372的紀念碑,象徵8372名罹難者。歐盟也將7月11日定為大屠殺紀念日,每舉行紀念儀式,各國領袖也都會出席,藉以反省國際社會當時的疏忽。 *圖片源自N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