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會勘

中國滲透

釐清台灣與中國的界線,政府帶頭積極作為!

針對中國居住證議題,乃至於整體台灣政府的國家主權主張,我在總質詢要求賴清德院長應有積極作為,並推進國家正常化的進度。

我提醒院長,歷史上敵對國家透過身分混淆來出兵侵略的例子不少。而去年陸委會委外研究中國居住證制度的報告也顯示,中國透過模糊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界線,最終目標是消滅台灣主權。然而從去年研究出爐,到今年九月中國都已經開始發放居住證,陸委會竟然沒有提出任何因應措施或修法,這難道不是擺爛嗎?

在質詢中,賴院長也認同,中國開放台灣人領取中國人民居住證,明顯有其政治意圖,要模糊台灣與中國的界線,對台灣是很危險的。但我進一步回應院長,模糊台灣與中國的界線,恐怕是台灣政府自己。

我舉出今年的國際媒體報導以及外國政府對台灣的介紹,竟然仍是「台灣政府自認代表中國」「台灣政府自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種黨國威權時期遺留的謬論,院長當場回應表示他完全不認同這樣的論述。

其實,我之前在外交國防委員會便曾與外交部吳釗燮部長確認,台灣政府早在李登輝總統時代就已主張,台灣政府做為民選政府,只代表台灣人民,不代表中國。然而,二十多年來,外交部乃至於相關政府部門從未積極向國際釐清論述;連今年五月我向外交部舉出CNN報導指稱「台灣自認屬於中國」,外交部竟然花了一個半月才發了個模糊不清公文給CNN,內容竟是請他們閱讀另一篇報導,而不是直接表達「台灣政府並不認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請問,每年數百億的外交部預算,究竟是為台灣發出哪種聲音?

既然賴清德院長認為台灣人民領取中國居住證,讓台灣與中國的界線模糊不清,對國家是危險的。那麼二十多年來包括至今的台灣政府,放任自己的國家論述跟中國的界線模糊不清而沒有積極作為,這樣又該如何去要求人民?

我要求外交部以及相關政府部門,必須破除過去長年來的官僚迂腐態度,積極清查所有外國政府、國際組織以及國際輿論對台灣的論述,向國際發出正確且清楚的態度,才能真正的保護國家尊嚴、捍衛台灣人民在國際間的權益!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CEnG6m3e-EY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

「原民會不應再閹割傳統領域!」

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使用,要尊重原住民族過去以來的自然環境文化保存,這無關私有地或公有地。就如同農地蓋農舍、海岸蓋飯店要環評、古蹟要拆除都必須要經過相關程序,即便是私有地也不能愛怎樣就怎樣。2015年所訂立的原基法21條立法意旨便是如此。 然而,原民會日前公布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竟然曲解法律,把傳統領域限縮在公有土地,原住民族對於傳統領域內的私有土地的開發,將喪失知情同意的權利。以台東杉原灣開發案為例,這是比美麗灣還大宗的開發案,去年竟然通過環評、各界譁然。行政院林全辦公室施克和面對抗議的群眾,曾出面承諾:「杉原開發案並未實踐原住民族的知情同意權,行政院會嚴格把關。」 現在,原民會公佈的辦法竟然將傳統領域的知情同意權限縮在公有土地,等於是讓林全辦公室的承諾成為空談!杉原灣開發案有三分之二是私人土地,只有三分之一是跟國家租借,財團大可放棄租借公用地,全部以私人財產不受「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限制為由,大肆開發! 在原住民族社會以及關心原住民族議題與歷史正義的各界團體高度疑慮下,昨天內政委員會詢答後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送交協商。我們將在協商時繼續強力表達訴求,也希望原民會拿出負責任的態度,捍衛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完整權利!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8VIYzrINLeM 圖片來源:peopo公民新聞

台灣就是台灣,外交策略應全面革新

有鑒於日前的多明尼加斷交事件及後續相關外交因應措施與國際反應。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向吳釗燮部長強烈要求應該徹底革新我們的外交策略與國家定位。 首先我向部長再次確認,當今台灣的外交政策,是否仍然延續上個世紀黨國獨裁時期的虛幻主張,亦即自認代表中國甚至蒙古西藏等十幾億人。部長清楚回答,早已不再是這樣主張。台灣民主化後的這一二十年,我們的外交論述就是台灣政府代表的是兩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然而,我立刻舉出在多明尼加斷交事件後,許多國際媒體仍以「對中國政府承認從台北移轉到北京」的概念在報導,甚至CNN還報導「北京跟台北政府都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互相否認對方政府的合法性」。很明顯,經過了二十幾年的努力,國際社會仍然誤解台灣的主張,以為台灣自認代表中國!我們在國際間對台灣國家定位與外交論述所做的努力,根本徹底失敗。 這種失敗,也顯示在政府對外關係的策略上的矛盾。例如,我們正在推進的新南向政策,其中包括協助越南、印尼、菲律賓等鄰近國家的基礎建設、農業技術或醫療援助與合作,促進雙邊友好、優化台商在當地的經營環境。不管是越南、印尼還是菲律賓等鄰國,這些都是非邦交國,我們仍亟欲開展合作、建立雙贏互惠互利的關係。 但我們與多明尼加斷交後,卻就把原本外交部宣稱創造「雙贏」的合作計畫都停止了。這不是矛盾嗎?如前所述,台灣的外交工作也正在努力推進與非邦交國建立雙贏的合作關係,那跟多明尼加無論有沒有邦交,原本講好的「雙贏」合作計畫,又何必終止?這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以往宣稱跟邦交國的合作都是共創雙贏,這根本是假的,其實就是台灣單方面的捐輸,因此一斷交就要立刻切斷這種捐輸。而另一種可能更危險的,就是外交部的思維仍然還在爭奪中國代表權,因此就跟獨裁時期的國民黨一樣,只要斷交,外交部馬上反射性地落入漢賊不兩立的陷阱。 我強烈要求吳釗燮部長全面檢視台灣外交策略的矛盾,提出精準清楚的國家定位與外交策略,以及對外論述與宣傳的計畫。並整理過去兩年所有國際上對台灣有所誤解的報導,擬定說帖並全面澄清。讓每年250億的外交經費不再繼續落入矛盾陷阱中虛耗,讓國際認識真正的台灣。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_mdE_sZW2D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