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防止大群館不當避稅重演

前陣子的文化大學大群館事件受到大家的關注。由於大群館被分割為99個門牌,每一個門牌都是獨立的房屋稅稅籍且都未達10萬元的房屋稅現值起徵點,所以大群館所有人多年來都不用繳納房屋稅。這是完全是鑽法律漏洞的不當行為


事件發生後,昶辦團隊開始討論修法,並在今天送出提案。我們主張應修正房屋稅條例第五條,增加「同一棟建物中不同房屋稅籍,而房屋所有權登記為同一人,其房屋現值應合併計算」,避免再讓前述不公平的情況繼續發生。


P.S.這圖怎麼回事,助理的P圖能力怎麼怪怪的

即時動態 Issue

作伙解決軍冤與不當處遇問題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合辦了「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包含顧立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及軍冤家屬李正大先生、賴景豐先生、蘇心安先生、陳碧娥女士、專家學者胡博硯老師、邱顯智律師、薛欽峰律師皆有出席,一起與國防部、法務部和司法院代表商討參議。 洪仲丘事件,揭示了長期以來軍中權力不對等、資訊不明的弊端,軍中人權被忽視,國防部成了國防布。儘管事後行政院有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但因不是常設機構,加上無法突破法律時效,發揮效用不大。公聽會中,我感受到家屬們沈重的傷痛和控訴,軍冤案件迷霧重重,人民被迫經歷家庭破碎,卻始終帶著許多問號,無法得知真相。 《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即是為了解決此問題而展開。我認為,軍冤是國家違法的事情,和一般個人刑事案件某程度不能等同看待。再者,一般刑事案件,是否能公平審判已是疑問,其開啟再審或非常上訴還十分困難,這種處境下,更何況資訊極度不公開、權力高度不對等的軍隊?因此,行政院或國防部下設一個獨立且具調查權的常設委員會有其必要,這也是來自專家學者們的建議。 現場我也呼籲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希望政府機關能先放下武裝防衛,倘若對現場專家學者建議的立法方向有疑慮,也應該主動提出建議改善的方案,同心協力,把這樣攸關民眾權益的重大問題,作伙來解決!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邀請相關官員列席備詢。我向「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資深談判代表高泉金強調,新南向政策必須跳脫過去南向政策的想像,不能單純只看經貿面向。 我以日本為例,幾十年來無論國際經濟局勢如何改變,台日兩國人民仍密切合作、創造互利、維持友善情誼,這是建立在雙方包括經貿、社會、文化的高度互相認識所擁有的互信。因此負責規劃新南向政策策略與統籌的部門,應該要能夠有超越經貿層次的想像,才能推進台灣與東南亞鄰國的多面向交流,建構有延續性的深度合作。這點,高代表也表示贊同。 但對於現行政府部門的分工,我其實感到憂慮。新南向政策的整體策略雖由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負責,但該辦公室主任從缺。行政院最高的統籌協調部門是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跨部門部會又排除了文化部,顯然超越經貿的想像有限。因此,我要求經貿談判辦公室,應準備更進一步的數據化詳細資料以及超越經貿的具體目標提供給委員會。 另外,我針對泰國與澳洲兩個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國家跟外交部長李大維進一步討論。我提醒部長,泰國即將在2018年大選,現執政的軍政府與反對勢力紅衫軍水火不容,若明年政黨輪替,現在正在推展的台泰合作政策是否會生變,將如何延續,外交部要提早準備因應的措施。而澳洲在近年來也對中國影響力滲透其外交、經濟、國安、教育等層面有所警覺,並採取各種措施來反制。台灣面對相同的問題,應加深與澳洲的關係,推動更全面的交流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