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居住證當然不是綠卡

根據媒體報導,柯文哲市長今天針對中國開放台灣人民領取「居住證」的議題,表示「拿綠卡的怎麼處理,我們就怎麼處理,平常心就好。」

這顯示柯市長對居住證的性質不只不了解,更是掉以輕心。因為,居住證不是綠卡,中國也不是美國。

綠卡是美國政府給予外國人永久居留於國內的證件。而中國發放居住證的對象則是中國本國公民,是用來管理超過半年以上未居住戶籍地的中國公民的證件。兩者性質與功能完全不同。

而且,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宣稱要併吞台灣的國家,怎能以美國或其他國家平常視之。中國發放居住證給台灣人民,就是為了模糊台灣與中國公民身份的界線,混淆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事實上,整個政府的因應措施都太過消極被動。中國政府要模糊台灣公民與中國公民界線的消息早就已經傳出,例如今年3月便傳出要把台胞證國內化、比照中國公民改成18碼;而在8月中旬,中國政府正式宣布將發放港澳台居住證,然而到9月開始正式發放,都未看到陸委會提出任何積極因應措施。最近民間出現反彈與質疑的聲浪,陸委會才表示要研擬修法。

有敵意的國家透過身份的混淆來掩護進一步的侵犯行為,在歷史上有許多前例。俄羅斯便曾發予護照給克里米亞的俄裔烏克蘭人,並以「保護在克里米亞的俄羅斯國民的權利」,作為出兵克里米亞的理由,最後克里米亞在2014年被俄羅斯併吞了。中國發放居住證給台灣人民的嚴重性,實在不能像政府這樣掉以輕心、消極被動!

即時動態 Issue

一條不被落實的法律,一條曲折的重機路

2011年立法院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案,明訂排氣量550c.c.以上大型重機,可依交通部公告規定路段及時段行駛高速公路,且以國6、國8及國3新化以南路段為優先試辦路段,並在安全性及風險有效控管原則下,分階段規劃可開放路段及時段。但距今5年了,交通部卻遲未進行。 重機在台灣行駛快速道路已行之有年,事故和傷亡比例並沒有明顯增高;在歐美,以及台灣周邊的日本、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等鄰國,重機早已能上高速公路,台灣的法律也已通過可行,政府竟不依法辦理,甚至無端引起人民對立,這是行政怠惰。若社會對於重機路權有疑問,政府應該提供科學數據與政策的脈絡,讓民眾理解,不應置身事外。 我在今年重機促進會陳前理事長過世之前,曾與他數次會談。他計畫要請交通委員會的立委來主辦公聽會,我雖不屬於該委員會,但也允諾一定參與。新的會期,希望能繼續與重機朋友、新任理事長、交通委員會委員們一起協同推進。希望政府、重機以及相關業者能夠面對問題、把事情談清楚。在實務、科學實證與安全的原則下,保障重機應有的路權。 (照片為知名刺青師、重機車友阿J)

大陸地區竟包括十六個國家!?

今天我質詢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大陸」到底是什麼?她遲疑了一下。我提醒,根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大陸地區」指的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因此,陸委會的業務就是處理這地區的事務,她表示認同。 然而,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究竟包括哪些地區?我秀出一張地圖,中華民國的領土,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還至少被蒙古、俄羅斯、印度、越南、哈薩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不丹、孟加拉、北韓...等十五個政權侵佔。因此,陸委會的業務範圍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業務對口應包括十六個政權。然而,張主委表示,只有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務放在陸委會,其他十五個政權都放在外交部。 既然其他被侵佔領土所屬的十五個政權事務都放在外交部統合管理,也沒有違憲問題,我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務當然可以放在外交部轄下。其實,依照現代國民主權的憲政理念,我國疆域只限於台澎金馬2300萬人的範圍,不包括那些神話固有疆域,那十六個國家本來就獨立自主、不是我們的一部分,這是現實。更何況,中華民國憲法對於領土只有模糊不清的宣示,沒有正式宣告範圍,政治性的口號更沒有法律意義。因此,把這些國家納入台灣國際關係的一環,有效整合資源、規劃完整的國際策略,才是正常之道。 台灣從獨裁時期以來遺留很多不合時宜的黨國概念,以及浪費資源、沒有效率、疊床架屋的政府結構,政府應該要勇於面對、推進改革。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YzcEYwYzaEM

會同國產署到大理福德宮會勘

我們艋舺大理服飾商圈的「大理福德宮」已經座落幾十年,一直是周圍店家居民凝聚情誼的中心。由於當地空照圖長年都被上方老樹遮蔽、無法確認福德宮的年資,因此長年難以順利向土地所有權的國有財產署完成租用。 前兩天,我與劉耀仁議員會同國產署人員到現場會勘,經過協調終於找到其他確認年資的方式,可望順利完成租用程序,也了卻在地人長年的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