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華江國宅會勘

華江國宅已有近50年歷史,是我們艋舺在地深具特色的建築,常有電影、電視來此取景。

但由於屋齡已老、維護不易。尤其雜亂危險的電力設施,更讓居民苦惱不已。

近期我們與在地的劉耀仁議員與周邊三個里的里長,協同相關單位數次會勘,將儘速釐清相關單位的權責,解決這個公安隱憂。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即時動態 Issue

時代力量會在臨時會中繼續為合乎世代正義、永續經營的版本來論辯。

昨天公教年金改革協商破局,國民黨黨團直嗆「不須協商,直接表決」,更揚言不惜「表決三天三夜」,違背了各黨這幾天的協商共識方向,浪費了五天以來的會議,讓年改的議事進度再次陷入泥淖。 今天上午在院會,國民黨委員發言幾乎仍是一貫的論述,說支持改革,但是反對汙名化公教人員,批評協商過程不尊重不同的意見...等等。我實在不解,既然支持改革,為什麼除了少數的國民黨個別委員以外,整個黨團協商過程,國民黨黨團沒有提出具體的方案?該怎麼改?調降的幅度與速度是什麼?說協商過程不尊重不同的意見,那麼,黨團協商是黨團代表在協商,請問,國民黨黨團的不同意見的具體方案究竟是什麼?協商過程國民黨黨團何時有為任何具體方案提出辯護? 國民黨是否如口中說的支持改革,我相信大家心裡都有數。 時代力量會在臨時會中繼續為合乎世代正義、永續經營的版本來論辯。我相信,延宕已久的年金改革,絕對不能再被這種蠻橫的阻擋而停滯。

台灣應積極強化與東南亞的外交工作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上週(3/21)台灣漁船遭受印尼巡邏艇槍擊的事件,請外交部、農委會漁業署、國安局、海巡署等單位來備詢。政府單位的多份報告相當一致,都提及印尼政府宣稱本起案件符合他們的「標準作業程序」,但我方漁船則對於過程有不同的陳述。顯然,爭點之一是印尼的「標準作業程序」,因此台印雙方應該依據當天證據,比照印尼其標準作業程序,就能確認印尼公務船是否違法失當。所以,外交部是否了解印尼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例如印尼公務船與外籍漁船的應對基本規範是如何?包括公務船廣播警告、登艦、查扣、開槍的相關規定是什麼? 林永樂部長表示,印尼近日已正式回覆其作業規定。然而,我實在難以想像,幾乎每年都爆發印尼公務船對台灣漁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的政府竟然到最近都仍不了解該國規定的細節內容,這要如何保障漁民?發生爭議時,如何依據其規定來主張我們的權益,保障台灣漁民的安全與財產呢? 我請漁業署蔡日耀署長簡述台灣遠航漁船的主要作業海域,蔡署長表示,主要以印度洋、東南亞、太平洋海域一帶。我進一步詢問外交部與漁業署,那麼在這海域中的十幾個國家,台灣漁船常常爆發與該國的執法爭議,請問我們掌握了哪些國家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結果竟然幾乎都沒有! 事實上,要能真正保障台灣漁船的權益,還是必須簽訂漁業協定。尤其以外交部多份報告所提,過去八年政府強化與各國「非政治性的實質關係」的外交理念來看,漁業協定絕對是非常重要,應該優先推動,才能實質保障我國漁民。然而這八年來簽訂了台日與台菲的漁業協定,都是發生東海衝突以及廣大興號事件後,才陸續推動。我追問,漁業署所提的台灣漁船作業主要海域等周邊鄰國,我們跟他們的漁業協定是否開始談了?例如也曾與我漁船爆發執法衝突的印度? 結果部長竟然回答,幾乎都還沒有開始談! 台灣漁船年年都爆發跟鄰國公務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竟然都還沒有開始談! 難道非得爆發大的流血傷亡衝突,政府才要談嗎? 5/20即將就任總統的蔡英文主席提出「新南進政策」,我將監督新政府落實強化與東南亞鄰國政府的互動與互信,畢竟包括貿易投資、工業設廠、文化交流、漁業等,我們與東南亞鄰國都有密切的往來。我也期盼外交部的同仁們,未來大家仍會在外交崗位上繼續合作打拚,必須開始積極籌備強化與東南亞鄰國關係的工作。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vNc7njeXLYA

不能只是拆!要看到老社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今天到內政委員會針對「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質詢內政部葉俊榮部長。這個內政部大力推動的草案,為的是解決危險建築與老舊住宅更新的問題,將影響到我們中正萬華許多的老社區。然而,在地的聲音是否有被納入考量?在地的需求,是否真能夠被這個草案解決?其實都還有很多需要釐清之處。 例如,本法將危險建築物與老舊建築物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共立專法,有些細部條文規定都產生混淆。又如本法與《建築法》、《都市更新條例》既存規定有疊床架屋甚至矛盾之疑義。還有,老建築難道只有拆除改建唯一選擇嗎?為何沒有納入補強或修繕的選項呢?同時,政府強調是為了增強老建築的防災與安全,卻沒有重視有些老社區狹小巷弄,以及防災避難空間、警消、醫療、交通動線原本就可能有不足的問題,本草案卻開放改建的容積率、放寬建蔽率,會讓更多人住進那個社區,不就更超出當地可以負荷的防災資源嗎? 目前政府缺乏完整的國土規劃、都市計劃、社區生活脈絡的調查、系統性的老屋健檢等嚴謹評估,就推出本草案,針對個別的老建物來推動改建,將可能破壞都市與社區的紋理,破壞在地市民的生活脈絡,更可能根本不符合居民實際的需求。 最後,我再次提醒部長,這個政策雖然立意良善,但草案實在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請務必要聽進各界包括專家、學者及許多在地居民的聲音,才能讓這個政策的推動,真的符合人民的需要,解決老社區的問題。 (圖片為電影「功夫」之畫面,擷取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