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執政黨應審慎對待勞基法

這幾天在衛環與經濟聯席委員會參與勞基法的審查,心情非常複雜。勞動部該給的資料缺漏不齊,已交出的報告又有很多矛盾,修法正當性何在,我一直感到很疑惑。而昨天公聽會上執政黨邀請的代表對勞工毫無同理心的言論,更讓人憤怒。今天下午,在表決「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的程序提案時,佔絕對多數的執政黨發生重大失誤輸了,竟一度硬凹,想違反議事規則、強硬重付表決,當時我真的頭皮發麻。

在一陣混亂後恢復議事進行。由於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反對修法的委員們可用冗長發言的方式來拖過今天的議事,就不用再擔心勞基法被闖關。問了幾位排我前面發言的委員,仍不太確定他們是否會把時間耗完。因此,我與團隊只能一直準備資料,好讓輪到我時可以發言撐到會議結束。

瞬息萬變、神經緊繃的幾個鐘頭後,會議結束。雖然準備的幾疊資料沒機會唸,但心情也稍微放鬆。多了一兩個星期,希望社會與輿論能充分討論,執政黨能聽進去各界的聲音,影響勞工權益重大的條文絕對不該倒退。

即時動態 Issue

語言平等法推進中!

《國家語言發展法》終於在昨天審查結束送出委員會。其中我於2016年參與研擬的時代力量版本的精神亦納入,包括:各族群之固有語言為國家語言、國家語言一律平等、保障語言基本權利與資源的提供、公務員甄選得依需要附語言證明、並針對面臨傳承危機的語言優先推動保障措施等。此外委員會也納入時代力量黨團建議,增訂政府得補助、獎勵法人及民間團體推廣國家語言,促進公私部門攜手創造友善的語言學習環境。讓台灣能夠如同許多歐美多語言先進國家一樣打造多元語言的友善環境。 期待我們的下一代都能在多元文化的母語環境中幸福長大,感謝在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的慈庸認真參與審查,辛苦啦!

昨天接受德法公共電視台ARTE一個多小時專訪

這趟歐洲出差來到了德國。昨天接受德法公共電視台ARTE一個多小時專訪。除了問台灣的歷史與政治外,由於主持人跟朋友是閃靈粉絲,也問了很多音樂的問題,還有何時要穿金屬黑T去國會質詢....這我到底要怎麼回答.... 這場訪問是在室內,但他們發現在戶外草叢訪問比較METAL,就變邊訪問邊餵蚊子了......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