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國防部對獵雷艦案應負重大責任

今天,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再次針對慶富獵雷艦案邀集相關部會詢答。會議中,我強調,慶富公司的惡劣行徑縱然可惡,但國防部內部也不能撇除責任。慶富過去在執行政府標案的過程發生許多重大問題,為何國防部沒有把關?例如在2013年慶富執行的海巡署「100噸級巡邏艇」案,試航就發生主機燒缸的大問題,完工交付的日期嚴重延遲。這些問題,國防部在2014年9月審查慶富投標獵雷艦案的過程中,難道沒有先調查、都不知情?國防部現在的口徑都把責任推給慶富,但事實上國防部也應承擔自己應負的責任,提出內部的懲處名單。

另外,我在調閱小組查閱台灣銀行資料,完全矛盾。2015年5月台銀決定不參貸,2016年1月大轉彎決定參貸。原先2015年針對慶富的評估報告所列舉的負面因素,到了2016年突然都變有利因素。例如,當初評估報告說此案的關鍵技術掌握在國際廠商手上有風險,竟變成合作的國際廠商是一流廠商很保險;當初評估報告說此案有政治因素風險,竟變成這是政策很保險。請問這種為了要給慶富錢,而胡言亂語完全矛盾的報告,是怎麼寫出來的?這段期間的轉變,在台銀的會議紀錄裡完全看不到任何說明,唯一轉折就是當時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等高層介入。

而同樣從不參貸變成決定參貸的其他銀行,例如台企銀、合庫,至今都沒有將完整資料交來調閱小組。我要求金管會副主委立刻把相關銀行的資料送來調閱小組,不要再拖延遮掩

(圖為 義大利船廠未完成的獵雷艦)

 
 

即時動態 Issue

高階將領退休所得不應無限飆高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首先針對台美國防工業會議質詢國防部,要求確認紅區設備技術的取得進度,不容模糊,才能達成國防自主的關鍵進展,推動國造潛艦在2025年成軍。 接著則我繼續追蹤軍人年改版本。日前有新聞報導,軍人年改的所得替代率,將從50%起跳,做滿40年可以到100%。依照此外傳版本,做到40年的高階將領其退休所得將是台灣平均薪資的2.7倍,遠高於OECD國家的高標(1.5~2倍)。 我強調,對於基層與弱勢,我們必須充分保障,但高階將領的退休所得則不能沒有限制飆高。這些退休軍人的年金是靠現役軍人繳交的退輔提撥,讓年輕軍人背負沈重的負擔,這是世代不正義。國防部內部研擬的版本應該嚴肅考量世代不公的問題。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

救人!政府有責任做更多!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針對李明哲「被失蹤」的事件,質詢陸委會林正義副主委。自3/19事件發生後,中國第一時間表示他沒有被公安逮捕,幾天後又改口說他因危害國家安全正依法調查。過程中,中國未即時通報我方政府、且家屬無權前往探視,根本不信守2009年與我方簽訂的司法互助協議,更違反人道原則。 陸委會做為與中國的對口機關,對中國政府這種不守信、不正當、不人道的態度,絕對不陌生,2012年就曾發生過眾所矚目的台商鍾鼎邦被失蹤事件。而包含歐美各國、香港...也都曾發生許多在中國「被失蹤」的案例。中國政府甚至到外國強行綁架擄人,受到世界各國譴責。近年來,國際成立許多關注在中國「被失蹤」案件的組織,聯合國也成立「被迫失蹤或非自願失蹤工作小組」協助救援。台灣與中國兩國人民來往頻繁,陸委會身為主責機關,應建立並維持跟這些國際單位的緊密關係,發生緊急狀況可以即時啟動國際串聯、發聲、救援,而不該如這次李明哲案,完全靠人民自力向國際求援。 同時,我追問陸委會是否有一套對中國制裁的手段與原則策略,副主委無法清楚回應。事實上,國際間常因爭議而祭出不同等級的制裁措施,例如停發該國黨政人士簽證、禁止產品進口、限制航運、限制投資、凍結資產...等。不管是大國對小國,或小國對大國,都有許多歷史案例可供台灣參考研擬,陸委會更應該針對不同狀況可祭出的制裁手段做沙盤推演。 針對李明哲的案件,陸委會必須全力救援,但針對中國習慣性的「使人失蹤」惡劣行徑,陸委會長年來竟然缺乏對中關係的檢討與因應措施,也未建立國際的聲援與救助合作,根本失職,我也要求陸委會針對上述多項質疑,提出通盤的報告與措施! 圖片引用自demandjusticenow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J08hiqshlJ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