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會勘

中國滲透

稅改甲案根本只是煙霧彈?

這幾天我跟辦公室新的法案助理賴建寰同學一直在研究財政部提出的稅改草案,發現一些奧妙之處。
 
稅法上有個基本原則叫做「綜合所得課徵原則」,意思就是各類所得應該綜合在一起合併課稅,這樣各類所得的稅賦才會公平。這次財政部公佈的稅改的甲案、乙案,甲案就是合併課稅,看起來這樣似乎比較符合「綜合所得課徵原則」,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假設某小股東拿到83元股利,若他適用5%的所得稅級距,現制他可以退稅3.9元。如果未來實施甲案,他反而要交3.1元的稅。但乙案中,小股東仍然可以選擇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還繼續維持現有的抵扣稅額,這樣小股東還是可以退稅4元,當然希望選擇支持乙案,但若通過的版本真是乙案,那麼有錢人就可選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等於是大幅降稅。
 
財政部在乙案中,設計了二擇一的制度,原本適用低稅率的一般人,仍然可以選擇將股利納入綜所稅合併課徵,而且仍然有抵扣額。而適用高稅率的人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
 
為什麼財政部只在乙案中設計可保障傾向選擇低稅率一般人的「抵扣稅額」方案?不把甲案也納入這種設計?我懷疑這是不是故意的?甲案只是煙霧蛋,要引導一般人去支持乙案,讓有錢人可以順勢大幅降稅?
 
(照片擷取自電影逃學威龍)

即時動態 Issue

【龍邁相挺,艋舺要贏,中正萬華大勝利!】

今晚,我在艋舺福德宮前面舉辦「蔡英文、林昶佐艋舺後援會成立大會」,邀請行政院陳其邁副院長跟交通部林佳龍部長來幫我站台,在地的威佑和耀仁議員也再度站台相挺。 在萬華長大的「艋舺囝仔」佳龍部長認識我超過15年,上次選舉,他站上我的車隊陪我掃街。隔了四年今天再次來幫忙,實在足甘心。佳龍說,「政治是惡水,但你不進來,就永遠都是一樣的人在決定我們的命運」,也稱讚我在國會問政、地方服務都是國會第一名,讓他挺得很驕傲。放心!我一定會在國會繼續拚,讓我的朋友們以及鄉親們都很有面子! 另外,陳其邁副院長則是挺著病軀為我助講,實在很歹勢。不過,他說我是他女兒的偶像、又是他的兄弟,一定要來相挺。其邁稱讚我是在台灣情勢最困難的時候,把個人前途放一邊,把台灣前途放在前面,是堅持台灣價值、堅持理念的委員。感謝其邁的肯定,其實,我沒想太多,畢竟大家都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台灣走向更美好的前途,每個人才有更好的生活,我也相信鄉親一定會繼續支持昶佐留在立院,讓繼續顧台灣、護主權,為民眾的福祉跟權益來打拚。 最後要謝謝每個到現場的艋舺鄉親,今天晚上氣溫偏低,又飄著細雨,但還是有五百多位朋友到現場支持,我絕對不會辜負你們的支持,相信只要大家一起團結前行,中正萬華一定勝利,台灣一定大凱旋!

【中國誘債外交,台灣不隨之起舞】

索羅門群島今天宣布跟我國斷交,預料將會和中國建交。 就如同我今天稍早的貼文,中國以「一帶一路」策略誘使合作國家掉入其債務陷阱。中國同樣也用一樣的策略在大搞金援外交、誘使我國邦交國與其建交。 例如,中國幫厄瓜多蓋好的水壩,出現7000多條的裂縫,還造成厄國要償還鉅額貸款,中國2017年幫肯亞蓋橋,沒過多久就垮了,肯亞卻一樣要背負鉅額貸款。另外,中國承諾要幫聖多美普林西蓋深水港;承諾布吉納法索蓋高速公路、鐵路...等,到目前為止都是「零動工」。 這些中國的「誘債外交」,已經遭受許多國際組織的抨擊,我們無須隨之起舞。台灣除了繼續提供邦交國農業、醫療、教育等人道援助,更應拓展主要盟友包括美國、日本、歐洲、澳洲的實質關係,以這幾年建立的良好基礎,繼續擴大國際社會支持台灣的能量。 延伸閱讀: 總理急著聽中國命令轉向》索羅門外委會主席痛批「無視承諾」 索羅門央行報告:無力償還中國任何債務-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1717331

【中正獨裁佗位去 16】恐怖之屋

【中正獨裁佗位去 16】恐怖之屋(Terror Háza) 恐怖之屋,乍聽起來像是遊樂園裡,利用驚悚主題吸引遊客的鬼屋。事實上,恐怖之屋是位於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博物館,前身是箭十字黨總部與匈牙利國家安全局ÁVH總部(類似蘇聯的秘密警察),裡面展示的內容可是比鬼屋更加的黑暗,它揭露了匈牙利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時期,獨裁政權加諸在人民身上血腥的國家暴力,以及匈牙利十月事件的受害者及相關資料。恐怖之屋所代表的是匈牙利人民過去的恐懼,以及那段悲傷的占領歷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奧匈帝國瓦解,喪失了大部分的土地與人口,匈牙利變成贏弱的歐洲小國,正好夾在兩個崛起的強權之間-納粹德國與蘇聯。第二次世界大戰匈牙利屬於軸心國陣營,被納粹德國佔領,1944年政權被交到親納粹的箭十字黨手上。箭十字黨奉行種族純淨、法西斯主義,因此對國家採取高度管制,持續迫害猶太人,對於匈牙利的猶太人,這棟箭十字黨的總部就是他們恐懼的化身。 隨著紅軍的反擊,蘇聯軍隊接管了布達佩斯,開啟了匈牙利長達40年共產主義時期,代表蘇維埃政權監控匈牙利國內的,ÁVO及繼任之ÁVH,繼續在這棟建築物,將恐怖的形象蔓延下去。作為秘密警察的總部,這棟建築就像是監獄,不斷地有「間諜」、「反改革者」被監禁、刑求甚至遇難。十月事件爆發後,蘇聯軍隊進駐武力鎮壓平民,雖然匈牙利共產黨總書記Rákosi Mátyás被撤換下台,但人民心中已經埋下反抗的火種,匈牙利的恐懼將來也會有驅散的一天。 2002年,恐怖之屋開幕,到現在它一直是布達佩斯的熱門景點。走進博物館,馬上能看見在水池中央展示的一台坦克車,旁邊是一整牆的犧牲者照片,對比起來令人毛骨悚然。二樓陳列著箭十字黨與匈牙利國家安全局相關物品,逐漸往下走,每一個展館都毫不掩飾地去展現獨裁時期最黑暗嗜血的部分,包含錄音、影像、照片、歷史文件等等。地下室則赤裸地展現了當初囚禁犯人的地牢及刑求的物品,讓人更清楚地了解到國家暴力的發生。整座博物館讓你完全了解,匈牙利人經歷過最黑暗的時期,人民遭受怎樣的痛苦,一步一步去奮鬥,民主化的陽光終究照亮了匈牙利的陰霾。 或許,當一個國家的人民能直視這個國家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面時,他們便能無所畏懼,去追求更美好的社會。 照片取自:http://www.terrorhaza.hu/en/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