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後,我方政府應在國際間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與國家尊嚴!

今天於時代力量黨團記者會,關於巴拿馬與我方政府斷交一事,我認為,這顯示中國從過去、現在乃至於未來,打壓台灣的蠻橫行徑,不會因為政府持續的低調、隱忍而有所軟化,只會對台灣人民軟土深掘,欺人愈甚。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後,將掀起一連串外交攻勢,包括文宣論述戰。我方政府應在國際間用嚴正、堅定的方式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與國家尊嚴,對於中國所有矮化台灣的作為和國際論述,我們都應嚴正反駁,強力論述。


我們也應該要檢討整體外交策略,以及台灣國家地位的正常化。不該再承襲長年來看中國臉色的態度與息事寧人的心態,低調溫和最後變成坐以待斃。我們要嚴正面對所有挑戰,用更堅定的態度來推進國內的國家正常化改革,以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的身份來追求有尊嚴的國際空間。


(圖為去年蔡英文總統訪巴拿馬。)

即時動態 Issue

劉曉波 1955-2017

參與人權運動,得到的壞消息總是比好消息多,但卻無法習慣。多年來,我們一起關注、聲援的那位勇者,我們失去他了,永遠失去他了。 (劉曉波 1955-2017)

幻象2000搜救行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請國防部長馮世寬備詢。面對有媒體提出「幻象2000投共說」,馮部長嚴正駁斥、捍衛飛官何子雨上尉的尊嚴。我對馮部長的心境感同身受,現在最重要的是全力搜救何上尉。我提醒部長,針對天氣海象的改變,應該要請美軍、日本、周邊鄰國及國際海上搜救組織一起加入救援任務,擴大搜索範圍及效率。部長也承諾將儘速請求鄰國的支援,畢竟「我們經常幫助周邊國家」。 針對空軍妥善率偏低的情況,其實我們在上個會期就已經提出要求檢討。日前蔡總統表示要增加國防預算,我請國防部未來一定要充實空軍的作業維持費用,提高飛機的妥善率。而針對空軍幻象2000、F-16等大部分飛機,飛行員配備的求生發報機PRC-90、BE-515型號都過於老舊、缺乏GPS定位功能,而且功率早就不符合國際救援的規範,意外發生時可能會降低搜索可能。為此,我向部長請命,應該要加速替換新式的SARBE 6-406G,縮短搜救任務的時間,提升飛行員失事後的生還率。求生裝備的錢,絕不能省。 在答詢中,部長表示希望向委員會告假,盡快回去指揮救援任務,我也表達支持。後由馬文君召委提議、外交國防委員會通過讓馮部長請假提前離席,儘速回到搜救中心。 (圖片取自國防部發言人)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 推動轉型正義

今天時代力量推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以落實轉型正義。草案的特色,是以真相揭露的精神,「全面檢視個人與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以及「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在組織上,將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在行政院底下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各司其職,處理轉型正義議題。 在我們的版本中,拉長了歷史縱線,對轉型正義議題做全面的檢視,包括數個統治政權對於人權的侵害,例如不當徵收之土地、戰爭、誘騙強徵之性剝削、特務監控、刑求逼供、審判不公正,或是設置「不義象徵」(例如吳鳳雕像、蔣介石銅像)等,主管機關必須加以調查、研究、做妥善規劃處理,促進回復受害者權利。同時也必須保存相關檔案、規劃立法等。 同時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也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在草案第2條,清楚定義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族、在第4條明文規定各原住民族與國家是「對等的主權主體關係」,對於原住民族土地與自然資源權利等侵害,也明文規定主管機關要進行調查、回復權利等,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在組織架構方面,我們草案中,在行政院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權復會),權復會是獨立機關,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調閱文件,調查真相。復權會的業務內容,必須固定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公布在專屬網站。同時也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調各部會,以更順暢推動轉型正義。 最後,我們要特別感謝吳豪人、黃居正、施正鋒、黃丞儀、蔡志偉、林淑雅、汪明輝、張惠東、謝若蘭...等多位研究人權、原住民族權利的專家學者,在這過程中不厭其煩給予我們協助及指教。以下為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特色: 一、 全面檢視個人或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 本法為進行全面性轉型正義工程,綜觀台灣歷史、統合推動方向,除了針對個人之人權遭受迫害所進行的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外,亦包括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例如原住民族土地受到掠奪、族群語言與文化遭到滅失...等,進行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之工程。 二、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 本法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三、設立總統府會議及行政院下統合轉型正義工作之權復會: 本法確立轉型正義為國家政策之地位,設立「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助「權復會」更順暢地推動轉型正義,而「權復會」則為統合轉型正義方向之常設獨立機關,具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進行文件調閱,調查歷史真相,提出行政、立法之規劃,促進各子類轉型正義執行工程。 四、公開透明: 權復會需定期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於專屬網站公佈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