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即時動態 Issue

裁併僑委會,打造專業分工的政府

今天外交國防與財政委員會聯席會議,進行2014年度決算審核,詳閱僑委會之預算與業務後,我主張裁併僑委會。實際上,僑委會整體施政績效不佳,從2014~2016年度以來,年年被立法院預算中心批評有諸多虛耗公帑的問題。 根據官方統計,僑委會每年支出14億來運作僑務政策,查看其支出科目,業務可歸納為教育(50.88%)、行政(27.20%)、外交(17.58%)、經濟(4.35%)。 教育業務包括僑委會要購置國外房產建立文教中心、自己研發編印華語文教材、自己錄製朗讀CD、栽培僑校師資...等等;但檢視其績效,遠距教學的結業比例竟然只有兩成。同時,外國的所謂「僑生」,也常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適用《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還是《外國學生來台就學辦法》。 外交業務,設置了海外電視媒體,僑胞收看率只有三成,且平均一個人只看1分鐘;僑委會還開飯店「華僑會館」,僑胞平均住房率竟然只有6.37%。經濟業務的海外信保基金,至今仍負債4億3560萬元,成效低落,例如其所推出的「越南513專案」,受害的414家台商只有22家申請,使用率只有5.31%。 行政業務,每年僑委會花一千多萬元開大型會議,但會議後提給行政院各部會的建議,立法院預算中心甚至評論表示「實際具體採行之建議案無幾」。更不要說僑委會還曾為了規避控管,而預備挪用其他科目經費支應爆表的國外旅費,還有出國考察報告八成不公開、補助國內外社團資訊不透明等多項長年遭受質疑的狀況。 通盤看下來,僑委會業務包山包海,與外交部、教育部、經濟部、觀光局等許多部會重疊,卻又不如這些部會專業,績效總是不彰,僑胞使用率低落。 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該要把相關業務回歸相關政府部門,並且將專屬於僑務工作方面整併到外交部,清楚定義僑胞資格,才能讓有限預算真正為僑胞所用。 其實,國家藉由好的教育政策、投資政策,打造好的生活環境,自然會吸引很多人會願意來念書、投資、移居,無需主張別國人是我們的僑胞,例如魁北克不需主張法國人是僑胞、奧地利也不需主張德國人是僑胞、英國也不會主張美國人是僑胞,再去設立僑委會來跟他們交流。 過去在陳水扁總統任內曾規劃裁併僑委會,在馬英九總統任內更曾由行政院長劉兆玄實際制定裁併僑委會在內的政府再造草案,可見裁併僑委會是跨黨派共識。因此我主張,錢要花在刀口上,專業回歸專業,讓僑委會的業務,分別回到教育部、文化部、經濟部、觀光局等,僑務工作則併入外交部。節省僑委會原先的經費,讓更專業的行政部會來直接管轄、研擬和執行,將更有效率且更紮實的提供海外協助。 僑委會只是組織再造的冰山一角,類似情況也發生在退輔會、蒙藏委員會等。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所有效率不彰、過度重工的組織,都應該回歸專業、讓業務整併到其他專責部門,本黨將推出草案,分別修正《外交部組織法》、《行政院組織法》、《國防部組織法》,並廢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組織法》、《僑務委員會組織法》、《蒙藏委員會組織法》、《蒙藏邊區人員任用條例》,以期讓行政組織更有效率、更順利運作。 ☞ 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YChll1VPnKQ

協會改選亂象問題叢生!!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耐性反駁。 體育署林德福署長針對我今天的質詢,事後發新聞稿回應,我看到這些顛三倒四的鬼扯,真不知道要從哪裡找出耐性再來反駁。 (原質詢影片:https://goo.gl/BDK46b| 體育署回應:https://goo.gl/Pr3LyW) 關於排球協會的改選弊端,例如29人逾期代繳近三千人會費,林德福署長表示會費繳納截止日是週六,假日銀行沒上班,週一上午清查帳戶金額,會費就已全部進到專戶,並沒有逾期繳費。 這根本完全不是事實!排球協會會費繳納截止日是2/5號,是週一不是週六。會費更不是在週一上午就全數入帳,而是在2月6、7日逾期了才有高額款項入帳。 而關於林署長介入健美協會重選一事,他則表示是因為健美協會並未事先公告前七高票當選之理事為常務理事,且此種選舉方式並不符合章程規定,因此他決定要求健美協會必須重選常務理事、重新推舉理事長。 事實是,健美協會改選當天,現場工作人員清楚告知會員選舉方式,就是前七高票為常務理事。這事先宣告的流程都有體育署代表在現場錄影紀錄,並在體育署代表監督下無異議完成改選。 請問署長到底有沒有看過側錄影片?如果有看過,他應該很清楚知道現場的會員是從一開始就了解要用這套選舉模式來投票,也集中選票在前七位,因此前七高票的理事以懸殊的票數超過其他當選的理事。 倘若林德福署長事後覺得這套選舉模式有問題,為什麼不是要求整個選舉重來,卻是要求從推選常務理事的中間部分重選?而從中間部分重選竟然就剛好幫助了原本協會內定的人能夠翻盤當選常務理事以及理事長! 林署長更無法自圓其說的是,對於健美協會改選的問題,他不用送交「監督委員會」,就可以逕自介入健美協會要求重選,而且還能巧妙的要求從中間階段重選。而對於排球協會改選的問題,林署長竟就眼睜睜看著各種弊端說行政不能介入? 我再說一次,署長選擇要不要介入,或如何介入,根本沒有客觀標準,看起來唯一的標準就是怎樣可以幫特定勢力護航,就怎樣去做!

關於勞基法三讀通過

勞基法今天三讀通過,修正的條文中,休息日加班費改為比照一般上班日延長工時的核實計算,失去了假日加班應被彌補的權益。號稱將嚴格把關的七休一鬆綁與輪班間隔縮為八小時,其把關要件並沒有入法,而交由勞動部自行公布函釋。 如此重大的修法,直到三讀前我都還是不懂,這次的修法究竟是為了什麼?勞動部始終提不出具體的調查,例如企業加班時數不夠的比例是多少?各類產業因為人事成本提高而經營困難的比例是多少?這些最基本的背景資料都沒有、就堅持推動修法,立法院吵得面紅耳赤卻不見用任何數據來佐證修法之必要,這不是很奇怪嗎? 政府說,有些勞工因為收入不足以過活,因此支持修法讓他們可以加更多班,這是為他們好。我有個在當包裝工人的朋友,收入是三萬,他的太太是外配,每個月只能打零工賺一萬多。他們薪水加起來四萬多,還要養兩個孩子,生活非常辛苦。我曾經開玩笑跟他說,您們維持了基本的人口結構,沒讓少子化問題惡化,真該頒國安獎狀給你。 我在想,他應該就是會支持修法的人吧。這個國家沒能保障這樣兩個勞動人口的四口之家擁有一個有尊嚴的基本生活收入,卻開放讓他們可以輪班加班操到死,犧牲健康人權來養家活口。政府說這是為他們好,他們可能也會感謝政府,感謝這次的修法。而我身為立法委員,恐怕只能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