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高潞以用委員及徐永明委員於今(19日)在立法院召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文化部及各領域專家學者謝文貴建築師、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及台大社會所助理教授李明璁出席,分別從國外經驗,共同參討中正紀念堂存廢或轉型的問題。

立委林昶佐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一直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去年二二八鄭麗君文化部長宣布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各界都有所盼望,不應該崇拜權威人物獨裁者,這點應該沒有疑義,只剩下空間轉化的方向問題。也期待文化部能儘快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草案》,屆時林昶佐也將提出對案希望一同審議。高潞以用也表示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轉型正義包其實是長期的社會正義工程,並非可以立竿見影,很多矛盾跟痛苦都會需要被攤開來。很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對轉型正義是有共識的。

 

台北市政府顧問謝文貴表示自己是以建築師的身份來討論空間轉型正義的議題。謝文貴說,中正紀念堂是中國宮廷式建築,就建築層面的表達而言,有接續過去中國政治文化道統的意味,其實這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的強加;中正紀念堂堂體本身則是仿壇體的型態,是神格化的政權象徵。國家音樂廳跟國家歌劇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保和殿,在台灣地景再現中國,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遺緒。

 

他指出,建築是很難直接指涉的,不像雕像、銅像,例如總統府的功能也被我們保留了,雖然它是日治時期的統治象徵;但中正紀念堂卻不一樣,它是一個直接指涉個人、權威的建築,崇拜的廟堂是很難轉換性質的,名稱如果改了,內容應該也要跟著改。例如德國會保留舊建築並且拿來使用,但會把符號拿掉,意味著「對於過去的克服」。德國轉型正義工作有一整套標準-揭發真相、承認事實、表達歉意、彌補受害者、防範傷害的措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方向。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內容該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討論的,但是要去改變它的性格、重新設計讓它變好用,並且維持住這個地方的功能性。

 

例如希特勒位在柏林的總理廳於二戰時被炸毀,德國人沒有修復總理廳,但是將留下來的殘餘大理石與其他建材供其他建築使用。中正紀念堂的的建築結構很強、規格很高但是空間不好使用。蔣介石的銅像也可以融掉成一個歷史文字說明碑,不需去評它的功過,只要真實呈現所有的歷史事件即可,被愚弄的歷史也是需要被呈現的,即便不堪也要反省。中正紀念堂的廳可以保留,展示對照的歷史,讓人民自己去評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則是從韓國光州的歷史經驗來討論台灣的轉型正義。韓國的語境裏面沒有轉型正義,類似的概念是「過去清算(導正歷史)」,意即針對歷史及事件,而非針對特定人物來檢討歷史。顏思妤以血腥鎮壓者全斗煥紀念空間的爭議為例,建議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應以事件為本,而非凸顯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並且轉型正義相關事項的預算應該都要公開讓人民知道。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以法學角度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她表示,這個建築物很明顯是著政治地景,也是個歷史地景。但有個概念需要釐清,轉型正義要做的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從此刻的憲政體制重新評價、分析、展示過去的歷史。歷史的紀念地景,國家透過要不要拆紀念堂這件事情,代表著國家要對蔣中正做出什麼評價。而在民主憲政法治底下,顯然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是不符合當前的法意識的。

 

李明璁則表示中正紀念堂內部空間的設計跟現在的法治設計不相容,現在的法治與中正紀念堂裡面的人治色彩是不相容的,主張建物應該要部分增建或拆除,改變建築的視覺核心軸線。例如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則成功轉移羅浮宮的原有的象徵。 李明璁也建議,中正紀念堂的部分增建或拆除應該要以國際競圖的方式徵件,一方面要向國際宣傳,一方面也希望台灣轉型正義可以受到國際的討論與矚目。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黃龍興組長則說明不義遺址的調查以兩個區塊處理-加害者以及以及紀念受害者的場域,希望未來能找專家學者把不義遺址定義出來。就目前的調查方法來看,中正紀念堂不算是不義遺址,而是後世所建立的威權象徵。

 

最後,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惠君副司長表示會把今天所有的發言都帶回去討論,希望能夠逐步凝聚社會共識。立委林昶佐則表示希望文化部還是要有所實現,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樣只能用閉館的方式處裡的話,等於是毫無進度。對此,張惠君副司長則回覆:「不會到明年二二八都沒進展」。

即時動態 Issue

遭到侵佔之公立法人,應徹底清查

為了要追查二戰戰後,公家財產遭到私人團體侵佔的情況,我從黨產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一路緊盯到今天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 以在我們中正萬華霸佔國家三萬坪土地、影響數千居民的私立仁濟院為例。原本仁濟院在日治時代是屬於官方慈善組織,戰後由連震東(連戰的父親)代表政府接收,在1950年左右突然變成「私立仁濟院」,本來負責接收的官員連震東後來更變成了私立仁濟院的董事長。這些收歸私有的土地與財產目前市值超過三百億元。 在審查財團法人法的過程中,我們還發現在全國各地有更多這種狀況。我認為,這些法人與財產都應該被徹底清查追討。 今天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第二條,納入了我們的部分主張,但我要求主管機關應主動調查這些不當或不法侵佔之真相,很遺憾沒能得到支持。 最後,在與執政黨與行政單位溝通後,以附帶決議的方式來彌補。內容為:行政院應要求或轉知各級主管機關,儘速配合法務部與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調查以日本政府或人民所遺留財產捐助成立財團法人之過程,有無涉及遭不法或不當侵占之情事,並將調查報告、被侵占之財產清冊公開揭露於專屬網站。 未來我將持續追蹤行政機關的清查進度,追討國家財產,捍衛公平正義。

協會改選亂象問題叢生!!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耐性反駁。 體育署林德福署長針對我今天的質詢,事後發新聞稿回應,我看到這些顛三倒四的鬼扯,真不知道要從哪裡找出耐性再來反駁。 (原質詢影片:https://goo.gl/BDK46b| 體育署回應:https://goo.gl/Pr3LyW) 關於排球協會的改選弊端,例如29人逾期代繳近三千人會費,林德福署長表示會費繳納截止日是週六,假日銀行沒上班,週一上午清查帳戶金額,會費就已全部進到專戶,並沒有逾期繳費。 這根本完全不是事實!排球協會會費繳納截止日是2/5號,是週一不是週六。會費更不是在週一上午就全數入帳,而是在2月6、7日逾期了才有高額款項入帳。 而關於林署長介入健美協會重選一事,他則表示是因為健美協會並未事先公告前七高票當選之理事為常務理事,且此種選舉方式並不符合章程規定,因此他決定要求健美協會必須重選常務理事、重新推舉理事長。 事實是,健美協會改選當天,現場工作人員清楚告知會員選舉方式,就是前七高票為常務理事。這事先宣告的流程都有體育署代表在現場錄影紀錄,並在體育署代表監督下無異議完成改選。 請問署長到底有沒有看過側錄影片?如果有看過,他應該很清楚知道現場的會員是從一開始就了解要用這套選舉模式來投票,也集中選票在前七位,因此前七高票的理事以懸殊的票數超過其他當選的理事。 倘若林德福署長事後覺得這套選舉模式有問題,為什麼不是要求整個選舉重來,卻是要求從推選常務理事的中間部分重選?而從中間部分重選竟然就剛好幫助了原本協會內定的人能夠翻盤當選常務理事以及理事長! 林署長更無法自圓其說的是,對於健美協會改選的問題,他不用送交「監督委員會」,就可以逕自介入健美協會要求重選,而且還能巧妙的要求從中間階段重選。而對於排球協會改選的問題,林署長竟就眼睜睜看著各種弊端說行政不能介入? 我再說一次,署長選擇要不要介入,或如何介入,根本沒有客觀標準,看起來唯一的標準就是怎樣可以幫特定勢力護航,就怎樣去做!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這幾天,立法院在進行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等被提名人的審查。今天上午,我針對憲法國家主權、領土問題、公投制憲、轉型正義等問題,提問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先生。許先生認為,根據國民主權的原理,我國的疆域只包括台澎金馬,並不包括中國與蒙古;至於憲法所規定固有之疆域,他認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不具備法律效力」。他也認為,無論是制憲或修憲,由於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若能由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才最具備合理性。關於轉型正義部份,許先生明確指出不當黨產條例以及除垢法(Lustration Law)都沒有違憲疑慮,任何獨裁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道。沒進行轉型正義,將會侵蝕政黨政治的根基,讓台灣民主倒退。 許先生的回應,符合我對於大法官的期待,期盼未來大法官能夠勇於面對敏感的憲政層次的問題。畢竟,大法官身負釋憲的重責,不只應具備法學素養,更應洞悉國際社會的進步價值,以實質法治國的思維來保障台灣人民的權利、維護憲政國家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