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會勘

中國滲透

陸委會,應由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

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主責監督外交、國防與國安等相關議案及部會,因此中國因素一直都是本委員會討論之重點。然而,主責對中關係的陸委會,卻放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完全脫離立法院現實運作需求。因此時代力量提出修法,主張將行政院陸委會業務回歸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今天我們提出包括《立法院程序委員會組織規程第五條修正草案》與《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審查程序第三條修正草案》。

即時動態 Issue

「一起迎向2020的台灣勝利!」

今天與慈庸一起宣布參選連任了,發言全文如下: 今天對我和慈庸來說,其實就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上班日。等一下就要趕回立法院開會,為我們的理想來努力;開完會之後,一樣要趕回選區,為我們在地的鄉親服務。 談到時代力量,一般媒體或網路的印象或許是年輕、有衝勁,五席立委都獲優秀立委獎的肯定,堅持理想,CP值高,臉書人氣旺。 地方的民眾,則會看到我們用熱情與效率為在地解決了許多過去未能解決的問題,讓生活變得更便利、更進步、更漂亮,成為更宜居的所在。 而大家所不知道的是,這些成果都是靠努力打破傳統政黨政治框架,一步一腳走出新的政治模式所印累積出來的成果。 一方面,我們用最高的耐心努力爭取跨黨派的協力與合作,讓一個新興小黨能發揮加倍的影響力。無論是在國會推進理想,或是在地方解決問題,從跨黨派的立委到地方議員與里長,我們從不放棄爭取多一分支持、讓理想更進一步的任何機會。 同時,我們也讓更多新生代、跨領域對政治抱有理想的人們,能加入我們的團隊中。透過創意與科技,發揮更好的效率來與社會溝通,爭取更多人支持進步、改革的理念。讓能量超越一席區域立委的框架。這個團隊一步步地成長茁壯,並在去年底的地方選舉中有了階段性的成果,讓我們推進理想的範圍從中央到地方,更加廣闊。 這幾年的歷程、這些成果,在我們今天宣布拚連任之後,將會透過選戰過程完整地向選民報告。而且不只是我們自己選區的選民,更要讓所有的年輕人、所有的台灣人民都對時代力量有更高的期待! 然而,我們都知道,我們要讓台灣繼續進步,讓人民有更美好的生活,卻面臨嚴峻的考驗。 外部有中國的壓迫與統戰攻勢,加上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與特定媒體與中國隔海唱和,讓我們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備受威脅。 內部則有國民黨不斷聲稱要讓各項改革都走回頭路,果然,在我與慈庸的選區,他們直接派出上一代的老國民黨政治人物來回鍋參選。全世界都在追求進步,只有他們好像要讓台灣退步逆流。 但是,無論如何,請大家放心,我和慈庸既然做了拚連任的決定,就絕對會站在捍衛台灣民主自由的這一邊,和所有進步價值的夥伴並肩作戰, 懇請大家繼續支持我們!相信台灣人民明年將能一起迎向勝利!

昨天接受德法公共電視台ARTE一個多小時專訪

這趟歐洲出差來到了德國。昨天接受德法公共電視台ARTE一個多小時專訪。除了問台灣的歷史與政治外,由於主持人跟朋友是閃靈粉絲,也問了很多音樂的問題,還有何時要穿金屬黑T去國會質詢....這我到底要怎麼回答.... 這場訪問是在室內,但他們發現在戶外草叢訪問比較METAL,就變邊訪問邊餵蚊子了......

僑委會改革,需要更有勇氣、朝向整併!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進行僑委會業務質詢。在僑委會的業務報告中,已有針對上會期立委所提出的問題做出檢討,例如中止使用率低的「中華函授學校」、裁撤根本沒有僑胞要住的「華僑會館」,繳還給國有財產署供其他運用。這些積極改善,是改革的開始。 然而,仍有許多業務無法解決人民長久的疑慮。我舉例,每逢節慶,僑胞可以接受優惠來台旅遊、享有醫療健檢補助等,這些優惠,在國外念書的台灣留學生是否符合資格申請?委員長告訴我,不能,因為他們不是僑胞。又如,今年九月,教育部與師範大學的「全球華語文教育專案辦公室」揭牌,要用8年時間推動華語,達成:「學華語到台灣,送華語到全世界」的目標。然而,華語文教育經費是僑委會的主要支出,業務報告指出要「爭取全球華語熱潮所帶來最大市場空間」。很明顯的,僑委會的主要業務與教育部高度重疊、疊床架屋。 上會期,時代力量提案裁併僑委會,僑委會回覆給我的公文指出,僑委會如同客委會、原民會一樣,雖然業務跟其他部會有所重疊,但有獨立存在的必要性。我提醒委員長,台灣設置客委會、原民會,是因為這些族群權利長期遭受壓迫,國家才需要特別設置委員會來保障他們的權利、回復他們受毀損的文化。這些背後有很深刻的人權與族群權利脈絡與原則,例如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聯合國推動保障母語設置母語日、兩公約中保障少數種族的文化和語言權利等,不只台灣,包括加拿大等世界許多國家皆依此原則針對國內的某些族群設置對應機構。然而,僑委會以外交工作為主,卻獨立於外交部存在,這沒有相對應的人權脈絡,在世界各國的外交機構也少見這樣的疊床架屋。 在上個會期,我曾經問過前政府的僑委會委員長的問題,今天也再次詢問新任委員長。「僑胞」究竟是什麼,蒙古人、藏人、傣人、維吾爾人算是僑胞嗎?委員長告訴我,不算。我再次質疑,如果持續依照僑委會的血統論,以台灣多元民族為主體的話,那全球有四億人的南島語系民族是不是僑胞?尤其現在新南向政策,南島語系正是許多東南亞國家的主要民族。委員長也告訴我,不算。顯然這個委員會的本質是「除了中國以外的全球漢人委員會」。而究竟什麼是漢人?北方漢人跟南方漢人是同一種漢人嗎?以這種粗糙又過時的血統論做為業務對象,完全不符合現代國家、專業部會的原則。 世界上有漢人、藏人、也可能有南島語系的朋友...有各國不同族裔的友人,對台灣有特殊情感與認同,這些應該都放在外交部的來進行交流與整體統籌規劃。前幾個月,蒙藏委員會委員長主動贊成把蒙藏會裁併,獲得許多社會大眾肯定。我希望僑委會委員長也有這樣的魄力,仔細思考把相關業務整併到相關部會去統籌工作,才能妥善運用資源,讓政府發揮最佳效能。 (圖片來源: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基金會)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K45EKlkAY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