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

今天在立法院教文委員會進行《國民體育法》關於各單項運動協會的修法,審查完竣、送出委員會。在多位立委們的共同努力下,達成協會開放入會、財務公開透明、體育糾紛仲裁機制、理監事利益迴避、選手參賽應有的保險等權益都明文入法。尤其是協會中明定選手理事的席次,體育署原本提議的「至少一名」被否決,改成時代力量主張的至少五分之一。我也提出修正動議,將條文中的「中華奧會」修正為受國際奧會承認的我國國家奧會,為法律名稱留下中性的空間,未來若國際奧會將我國奧會正名為台灣奧會,也不用再提修法。

不過,有關個人會員在理事會的席次不得超過二分之一的條文,我仍有所疑慮,擔心這樣對個人會員是否過度限制。我與立院的同事將再參考各界關注體改的選手、專家們的意見,研究是否應在二讀時提出修正動議。而更重要的是,待母法完成二讀三讀通過後,未來還要嚴格監督體育署公布的施行細則、行政命令,必須嚴守母法的開放透明、保障選手的原則。

我們在立法院會持續監督,而各位關心各項運動的朋友們、選手們,請準備好!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一起推進新協會的誕生!

 

 

即時動態 Issue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圖為韓國歌手泫雅身穿閃靈T恤。延伸性商品在影視音產業越來越重要。) 今天教文委員會針對OTT、影視網路平台的發展與因應,質詢文化部鄭麗君部長。日前,玫瑰唱片行最後一家分店的關閉,身為音樂人,回顧這十多年來,音樂產業從卡帶、CD,到P2P、mp3下載服務、串流平台,加上跨界與延伸性商品越來越多樣,急速的變化,實在有許多感觸。近兩年影視產業開始談數位平台的興起,其實音樂產業在十幾年前已面臨了相同的挑戰,並經歷了許多變革、轉型與整合。 還記得,當年音樂平台如雨後春筍般誕生,沒過幾年開始泡沫化,開始倒閉、整合、併購。這個過程中,許多歌手、創作者、作品的權益都被忽略。未來,影視網路平台同樣要面臨一樣的問題,只是,這一次政府應該要有所警惕,提早規劃因應。因此,我要求文化部應調查過去音樂產業的數位化轉型,曾經有哪些衝擊、錯失哪些時機、錯置哪些資源、忽略哪些應被保障的權益。並評估音樂產業與影視產業的異同,做為借鏡、擬定有前瞻性的政策。 另外,文化部在整理各國政府的政策時,往往只列出優點,卻忽略其中弊病的整理。如韓國政府支持了少數大財閥來發展娛樂產業,卻導致許多藝人、表演者、基層從業人員受到嚴重的剝削。而芬蘭等北歐國家,則是以廣角多元的模式,扶植中小型產業,但也有其規模的侷限。別的國家比我們早開始重視影視音的文化產業,有值得學習、也有值得警惕之處,文化部應該要做精準分析,才能確知台灣適合發展的方向,並避免重蹈其他國家的覆轍。 最後,我則提醒,國際發展很重要,但並不是出了台灣就可直接面對七十億的全球市場。台灣必須要先分析不同國家區域市場的特性,規劃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針對適合的目標市場、循序漸進,才能穩健的向外拓展。日前我在總質詢時,林全院長公開允諾,強調文化產業是國家戰略產業;而我相信,必須要有基層從業人員與創作者的觀點,重視與反省產業過去的經驗,並腳踏實地勾勒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才能事半功倍。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明年開始,日本將駐台機構正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過去這個機構只有「交流協會」四個字,未提及日本,也未提及台灣。台灣在中國打壓下,許多國家駐台機構長年來都用模糊的方式設置。然而根據民調,大多數的人根本不知道這些機構名稱的意思,也造成許多實質交流工作的困擾。因此,不只是日本,還包括英國等許多國家開始讓這些機構更名實相符。而台灣也應該要進行對外單位的名稱正常化,例如,台灣對日的機構還叫「亞東關係協會」,這又是什麼碗糕? 不過,外交機構的名實相符固然重要,但名正言順之後,更應促進實質且健全的國際關係,才能進一步保障台灣人民在國際間的權益,並且對國際貢獻己力。 期待未來台日能繼續強化兩國的交流、增進雙方的福祉!

有效稅率圖解說明

稅改是對社會大眾民生經濟至關重要的改革,因此幾個月來我透過院會總質詢、委員會質詢,不斷強調,應該要以促進一般民眾福祉為稅改的核心理念。透過公平的稅改能創造更多的稅收,政府才有足夠的財源來提供更好公共服務給一般大眾,像是公共托育政策、社會住宅、調降私立大學學費等。讓社會的財富得到公平正義的分配,這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因此,除了財政部的稅改版本應該再多所商議,國民黨的版本將增加兩百億的稅損,也是很不負責任的事。 現在針對進入委員會審查的稅改方案,我先在這裡跟大家說明什麼是「有效稅率」,就是指「實際上繳的稅」除以「所得總額」,意思就是我「納稅人實際的稅率」,至於一般大家知道綜所稅稅率5%到45%,那是名目稅率,就是名義上的稅率。 我們用有效稅率才比較稅改前後的稅率變化,會比起用名目稅率來得精確。 如果股利所得在242萬以上,如果併入綜所稅,他將會適用30%的稅率,所以大概上來說,會使用分離課稅26%的股東,股利所得應該都在242萬以上。 首先,股利所得242萬到1000萬目前的有效稅率是13%,加上營所稅的總負擔是27.29%。稅改之後,有效稅率大概上升10%,總負擔大概也上升13%。 第二,股利所得1000萬目前的有效稅率是31%,總負擔稅率是42.73%,稅改之後,有效稅率反而下降5%,總負擔大概也大概下降2%。 因此,如果依照行政院版通過,1000萬以上比較有錢的,他們的稅率是下降,但242萬到1000萬的稅率反而是上升,這樣稅改合理嗎? 時代力量認為,股利所得應該分離並分級課稅,股利所得1000萬以上,分離課稅31%,從總負擔來看比現行的略高一點,低於1000萬的就分離課稅27%,這樣才不會錢多的降稅,錢少的增稅的怪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