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會勘

中國滲透

勞動部連資料都講不清楚,就要修法?

一起來推動中正紀念堂轉型吧

總統蔣公130歲冥誕剛過,一起來推動中正紀念堂轉型吧! 今天我到教育文化委員質詢文化部鄭麗君部長。對於文化部促成跨部會的連動,提升在地文化的高度,還有之前我們召開音樂產業公聽會,許多現場蒐集的民間意見也有納入文化部的政策方向,我先對鄭部長表達肯定與鼓勵。 接著我則關切中正紀念堂的轉型進度。鄭部長表示,目前文化部已啟動一系列多元社會討論,並將建置「轉型正義暨中正紀念堂轉型」網路資訊溝通平台,讓大眾有充分的中正紀念堂歷史資料、威權統治時期人權迫害的歷史資料可以參考。我提醒部長,最近國民黨蔣萬安委員也表態「中正紀念堂轉型可以討論」,鄭部長可以把握這個機會,讓中正紀念堂轉型能不要又陷入國民黨對於轉型正義的扭曲與杯葛,進一步凝聚跨黨派共識的正面機會。鄭部長則回應,非常願意回到人權的價值,跟超越黨派包括國民黨在內,一起推動中正紀念堂的轉型。 最後,我詢問鄭部長,新增的「蒙藏文化業務」獎補助的必要性。我並不反對強化跟某些國家的文化交流,但是必須要符合文化部的既定政策,例如「新南向政策」就是當前很清楚的政策目標。但「蒙藏文化業務」根本就不是文化部的既定政策,而是從蒙藏委員會接收來的威權時代遺留下來的大中國幻想業務。我強烈建議部長,應該將這些人事與資源用來執行現階段的重要文化政策。 (照片來自交通部觀光局旅遊景點簡介)

謝大使長廷質詢 - 期盼台日關係能有突破性的進展

今天駐日大使謝長廷來到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備詢。首先我強調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常常必須透過官方與民間等各種管道來推進突破限制的機會。因此,日前有媒體報導,謝大使與安倍的母親、妻子有私交,應該可以思考如何結合官方與民間的各種友善往來,推動蔡英文總統與安倍總理有突破的互動與對話,象徵台灣國際關係的進展,正如同台美的川蔡通話。 而關於2020東京奧運,不少對台灣相當友善的日本民間團體正在推動「台灣是台灣」的運動,希望能藉由奧運機會,讓支持台灣的聲音被國際聽到。我提醒謝大使,雖然這是民間自發性活動,但台灣駐日單位應該與日本政府保持聯繫與默契,在賽事會場確保這些友台團體能得到官方善意的對待,避免發生警民衝突,以免讓日本民眾對台灣友善的美意被扭曲模糊了。 最後關於駐外產權,因為歷史因素,台灣政府許多境外財產產權都有登記不實、或登記在個人名下的狀況,去年我曾請外交部給我一份駐外產權清單,許多已經回歸國家名下,但是有些機構仍有爭議,還在訴訟中,或是遭遇對方不願意簽下租約的情況。其中便包含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的產權登記在已故前駐日代表馬紀壯名下的問題,館產權利書上原有的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已不存在,在法律上可能產生爭議。謝大使回應,現在駐日代表處的產權還是在馬紀壯名下,轉移需要八千萬,有些人覺得浪費錢,有些則覺得該做還是要做,這要看大家的選擇。 而我則提醒大使,政府的財產,就是台灣人民的財產,竟然長年來都登記在已經往生的個人名下,這法律的爭議造成人民財產不保的危機,非常不正常,不能一直擱置下去,希望在大使任內能夠勇於面對,解決這個歷史問題。

有效稅率圖解說明

稅改是對社會大眾民生經濟至關重要的改革,因此幾個月來我透過院會總質詢、委員會質詢,不斷強調,應該要以促進一般民眾福祉為稅改的核心理念。透過公平的稅改能創造更多的稅收,政府才有足夠的財源來提供更好公共服務給一般大眾,像是公共托育政策、社會住宅、調降私立大學學費等。讓社會的財富得到公平正義的分配,這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因此,除了財政部的稅改版本應該再多所商議,國民黨的版本將增加兩百億的稅損,也是很不負責任的事。 現在針對進入委員會審查的稅改方案,我先在這裡跟大家說明什麼是「有效稅率」,就是指「實際上繳的稅」除以「所得總額」,意思就是我「納稅人實際的稅率」,至於一般大家知道綜所稅稅率5%到45%,那是名目稅率,就是名義上的稅率。 我們用有效稅率才比較稅改前後的稅率變化,會比起用名目稅率來得精確。 如果股利所得在242萬以上,如果併入綜所稅,他將會適用30%的稅率,所以大概上來說,會使用分離課稅26%的股東,股利所得應該都在242萬以上。 首先,股利所得242萬到1000萬目前的有效稅率是13%,加上營所稅的總負擔是27.29%。稅改之後,有效稅率大概上升10%,總負擔大概也上升13%。 第二,股利所得1000萬目前的有效稅率是31%,總負擔稅率是42.73%,稅改之後,有效稅率反而下降5%,總負擔大概也大概下降2%。 因此,如果依照行政院版通過,1000萬以上比較有錢的,他們的稅率是下降,但242萬到1000萬的稅率反而是上升,這樣稅改合理嗎? 時代力量認為,股利所得應該分離並分級課稅,股利所得1000萬以上,分離課稅31%,從總負擔來看比現行的略高一點,低於1000萬的就分離課稅27%,這樣才不會錢多的降稅,錢少的增稅的怪現象。

國安局應加強情資網路,警政署要嚴查擾事團體

今日,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國安局與各情報機關代表。首先,對於今晚蔡英文總統將到訪的國家-索羅門群島,日前傳出政治風暴,連總理都可能下台。我對彭盛竹局長提醒,總統對於到訪的國家應該要掌握完整的情資、全面的了解。我們不可能在全球兩百多個國家全部都佈建情報網,因此台灣跟重要盟邦的情報合作就格外重要。例如總統即將到訪的索國是澳洲的鄰國,國安局與澳洲的情報合作與共享就很重要,可以幫助我們精準研判局勢南太平洋局勢。我再舉日本對中共十九大的研析為例,國內媒體盛讚日本的情報工作準確,甚至可以預判中共對台報告的字數長度,比台灣強。我跟局長強調,除了國安局自己增進情報能力,我們應該要與日本建立情資合作的夥伴關係,才能準確的研析中國、亞太局勢。 最後,我請警政署邱豐光副署長一起上台備詢。國安局在多次的報告中,都提及中國滲透台灣的的政治團體、特定團體,例如愛國同心會、統促黨,甚至是黑道勢力都有中國的影子。國家九大情報機關彼此都會情資交換,警政署為何長年來不重視國安局的情資,放縱這些特定背景的團體到處對民眾起手動腳、暴力相向?為何警政署直到最近才開始抓人、掃黑?邱豐光副署長之前是北市警局局長,他很清楚這些案件的脈絡,我嚴厲要求警政署針對這些團體的加強取締非法行為,不再放縱!

凍省二十年,國家正常化繼續努力推行

昨天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台灣省政府、福建省政府、台灣省諮議會三個省級化機關的預算。凍省已經二十年,這三個省級機關卻還是年年編列三億預算進行虛級化的業務,根本是浪費人民納稅錢,虛耗效能。 遺憾的是,昨天只微幅刪減兩百萬元,時代力量所提出的人事費全數凍結及其他費用刪除提案,都沒有被討論。對此,時代力量會在後續協商以及進入院會時,繼續堅持。走向正常國家,提升政府效能,國會應該要有勇氣推進。 (圖為1997年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凍省提案表決)

高階將領退休所得不應無限飆高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首先針對台美國防工業會議質詢國防部,要求確認紅區設備技術的取得進度,不容模糊,才能達成國防自主的關鍵進展,推動國造潛艦在2025年成軍。 接著則我繼續追蹤軍人年改版本。日前有新聞報導,軍人年改的所得替代率,將從50%起跳,做滿40年可以到100%。依照此外傳版本,做到40年的高階將領其退休所得將是台灣平均薪資的2.7倍,遠高於OECD國家的高標(1.5~2倍)。 我強調,對於基層與弱勢,我們必須充分保障,但高階將領的退休所得則不能沒有限制飆高。這些退休軍人的年金是靠現役軍人繳交的退輔提撥,讓年輕軍人背負沈重的負擔,這是世代不正義。國防部內部研擬的版本應該嚴肅考量世代不公的問題。

國防採購案應考量國安因素

今天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針對國軍獵雷艦案做專案報告。去年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曾針對慶富公司爆發的各種問題,凍結海軍預算3.8億,要求國防部加強監督與檢討。然而一年來海軍僅「去函」關切慶富公司,未能具體止血改善,至今爭議未歇。 我在委員會上強調,海軍事前竟不清楚慶富公司在中國的投資協議,這在當初的評選過程中,大有疏漏,造成技術外流、洩密等高度國安風險。國防工業自主是目前政府主要推動的政策,包括國艦國造、國機國造、國車國造等計畫如果招標都未把投標廠商跟中國的來往納入評估,將造成嚴重國安危機。我要求國防部調查目前重點合作廠商其與中國來往的詳細資料。 國防部今天提出的四個後續方案中,竟仍將與慶富持續合作納入選項,這點實在令人無法信服。明年度國防部仍編列35億支付獵雷艦的撥款,我也公開表示,這筆預算我們將提案予以凍結。 (圖為義大利船廠建造中的獵雷艦)

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邀請相關官員列席備詢。我向「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資深談判代表高泉金強調,新南向政策必須跳脫過去南向政策的想像,不能單純只看經貿面向。 我以日本為例,幾十年來無論國際經濟局勢如何改變,台日兩國人民仍密切合作、創造互利、維持友善情誼,這是建立在雙方包括經貿、社會、文化的高度互相認識所擁有的互信。因此負責規劃新南向政策策略與統籌的部門,應該要能夠有超越經貿層次的想像,才能推進台灣與東南亞鄰國的多面向交流,建構有延續性的深度合作。這點,高代表也表示贊同。 但對於現行政府部門的分工,我其實感到憂慮。新南向政策的整體策略雖由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負責,但該辦公室主任從缺。行政院最高的統籌協調部門是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跨部門部會又排除了文化部,顯然超越經貿的想像有限。因此,我要求經貿談判辦公室,應準備更進一步的數據化詳細資料以及超越經貿的具體目標提供給委員會。 另外,我針對泰國與澳洲兩個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國家跟外交部長李大維進一步討論。我提醒部長,泰國即將在2018年大選,現執政的軍政府與反對勢力紅衫軍水火不容,若明年政黨輪替,現在正在推展的台泰合作政策是否會生變,將如何延續,外交部要提早準備因應的措施。而澳洲在近年來也對中國影響力滲透其外交、經濟、國安、教育等層面有所警覺,並採取各種措施來反制。台灣面對相同的問題,應加深與澳洲的關係,推動更全面的交流合作。

外交部承諾將研擬設置藏人政府窗口

今天我質詢外交部長李大維,首先關心今年推動台灣入聯方式。我特別指出,今年外交部在國際的說帖不再落入過去的中華民國「爭取中國代表權」的內政論述陷阱,改以台灣為主體、反駁中國曲解「聯合國2758決議文」侵犯台灣的主權。外交部能以台灣做為國家的主體,跟中國的代表權問題區隔開來,這是進步。 我也強調,台灣國際地位要讓世界關注,除了正式的外交以外,也應拓展各種國際管道,強化多方國際關係,才能凝聚最大的國際友台力量,對此李大維部長也表認同。我接著指出,今年蒙藏委員會正式裁撤,蒙古與西藏不再被放在虛幻的「內政事務」架構下,目前外交部分配到的預算與業務是「蒙古國」部分,至於代表國際上二十萬藏人的「藏人行政中央政府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應由哪個部會作為窗口,部長回應,應該是由陸委會主管。 我指出,分佈於世界各地的二十萬流亡藏人,有很強的國際遊說能力、扎實的人際網絡,許多人更在世界各國的政經領域擔任要角。達賴喇嘛尊者能在世界各國旅行、拜會重要領袖;更重要的是,藏人社群對台灣相當友善,達賴喇嘛也一再鼓勵藏人加強跟台灣的交流。因此,台灣政府應該更積極與他們的民選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建立窗口,但絕不能放在陸委會,因為這樣是把已經不受中國統治的藏人歸納到中國事務,等於是跟中國站在一起欺負他們,絕非對待朋友之道。因此,我要求李大維部長,應主動爭取由外交部做為「藏人行政中央」的窗口,部長也允諾,會研擬處理。 除了對西藏與蒙古的外交應該正常化,我表示,外交的正常化不能迴避對中國事務,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繼續放在內政架構的思維。中國一直都是外交事務的一環,外交國防委員會討論國安問題一定聚焦中國共諜、國防議題一定聚焦中國威脅、外交乃至於國際貿易一定聚焦在中國的各種打壓。中國屬於外交事務顯而易見,卻因舊時代的黨國意識形態把這些放在內政事務,另設陸委會,疊床架屋浪費資源、虛耗政府效能。連賴清德院長在上週總質詢時也提到,台灣與中國應該回歸國際關係、未來應該由外交部處理。我詢問李大維部長是否有同樣的理念,部長並未正面回答此問題。我提醒,李部長今年在國際的投書,核心理念是把台灣切割出中國代表權的漩渦之外,台灣跟中國是不同的國家,這才是符合現實的論述。期許外交部未來繼續以此為基礎,推動外交的正常化。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4RnzLvSKQ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