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檢索結果:標籤 : 轉型正義

促轉會主委人選不能誤導轉型正義的意義

司法法制委員會正在進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人事提名案的詢答,昨天我對主委提名人黃煌雄先生提出我的擔憂。 黃煌雄獲提名主委的消息曝光後,發生了許多爭議,執政黨一直以「為了促成和解,黃是最適合的人選」來辯護,送交立院的黃煌雄自傳資料也一直強調類似的論述,對於轉型正義核心工程的見解與貢獻卻相對缺乏。轉型正義的目標工程至少包括:一、真相釐清與還原,二、受難者名譽與權利的恢復及賠償,三、加害者的法律與道德責任的追究,四、體制的改革。 這樣模糊轉型正義的焦點,令人擔憂。正如同另一位促轉委員被提名人彭仁郁在回應時代力量的問卷所提及的「促轉會的出發點不應該縮限在和解vs不和解的二元對立預設上,這不僅將嚴重妨礙真相調查程序,也貶抑了公民在歷史真相調查報告出爐後辨別責任歸屬、討論適切咎責方式的的道德判斷力。」 促轉會不是扮演調解加害、被害雙方的和事佬。和解並不容易,應該奠基在真相之上,並對加害者究責、恢復受害者名譽與權利,才有可能讓受害者原諒,提供一個「和解」的可能。若盲目追求和解而息事寧人,甚至要求受害者放下,這不是轉型正義,更是再次傷害受害人。 是否有勇氣追求真相與公義,有能力踏實進行轉型正義的工作,這將是我行使促轉會人事同意權考量的重點。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Ul66lEPoEBk

要求衛福部調查仁濟院

我在三月總質詢時,要求賴清德院長詳細調查仁濟院從公產變成私人的過程,賴院長承諾三個月內衛福部調查清楚。但上週衛福部送來調查報告卻只有:「仁濟院1950年許可設立並完成法人登記、宗旨是發展社會救濟、解散時依民法44條辦理。」這種報告根本比敷衍更可惡! 仁濟院在日治時代是官方財團法人,戰後由連震東(也就是連戰的父親)代表政府接收,其名下土地約3萬坪,多在台北市的精華地段。然而在1950年左右卻突然變「私立」仁濟院,這些土地全部變私有,後來連震東後來更成了私立仁濟院董事長。目前這些土地與財產市值超過三百億,甚至還成為在地的惡霸地主,用不公平的手段來限制房屋所有權人與居民們的權益。我要求衛福部調查這段公有變私有的過程有沒有涉及不當甚至不法,至少應彙整國史館、台灣省政府、內政部、台北市政府、國有財產署的現有資料,並徵詢法務部的法律意見。部長也當場承諾,這個案子將由他親自追蹤處理。 >> 回顧總質詢:https://goo.gl/69XnsC

別讓台灣的轉型正義輸給時間

文化部在去年初宣示將推動中正紀念堂的轉型,並將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法草案,也陸續啟動社會對話論壇、願景工作坊等系列活動,來凝聚轉型的方向。然而,一年下來,日前行政院與執政黨公布的新會期優先法案中,仍沒有中正紀念堂組織草案。 據了解,文化部將持續舉辦社會對話的活動,且不會提出中正紀念堂的組織修法草案,而是將轉由即將成立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來規劃審訂。也就是說,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工作反而因為促轉會即將成立而延緩了。 許多蔣介石獨裁統治下的受害者與家屬們正在凋零,仍在世的長輩們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歲月能等待公義彰顯的一天,只有這佔地25公頃的獨裁者紀念園區似乎永遠屹立不搖。所有關心台灣公義與人權的朋友,都應該要深思前國際刑事法院首席檢察官理查・葛斯東(Richard Goldstone)的這句話:「時間是轉型正義的敵人」。 蔡總統在今年228紀念日再次表達對轉型正義與促轉會成立的積極態度,但我要提醒政府,轉型正義並不是未來促轉會一個部會的工作。處理過去威權時代遺留的傷害,是所有政府單位都應該要承擔的改革。唯有所有的政府部會都有此體悟,台灣的轉型正義才能不輸給時間。我們這一代必須有勇氣與決心,才能撫慰受害者,告慰已逝英靈。 (照片引用:自由時報)

解嚴30年,轉型正義條例通過!

今天,「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國會三讀通過。從1987年解嚴之後到今天竟然走了30年。 30年來,許多的受害者前輩與家屬看不到真相卻抱憾離開人間。卻有許多加害者仍然在政府部門、司法機構、教育單位、公營媒體中發揮他的影響力,甚至光榮退休。而那些完全違背民主價值的獨裁者銅像,仍然隨處可見。 台灣雖已是個民主社會,卻一直與獨裁威權的魔神仔在搝大索。 今天,國會終於完成「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三讀,台灣開始以比較完整的規格來進行轉型正義。獨裁政權壓迫人民的資料要完整公開,威權統治時期受到司法迫害的受害者,將可要求再審,其判決將可撤銷。讓受害的前輩與家屬能夠得到些許慰藉。威權獨裁的象徵將被移除,而迫害人權的不義遺址將必須保留,讓子孫可以警誡。 但可惜的是,最後通過的版本並未包括時代力量幾項重要的修正動議。包括「除垢Lustration」工程,亦即針對加害者的人事清查與改革,研擬加害者是否仍適合在政府部門、司法機構、教育單位、公營媒體擔任要職。以及針對特定組織或個人在二戰後配合中華民國接收日產時霸佔國產的真相調查與處理。少了這幾個重要的工程,轉型正義的最後一哩路又只走了一半。 不過,台灣的轉型正義工程並不是靠一個條例就全部完工,今天只是重要的一步。接著,政治檔案法應加速審議。行政單位應該要更有自覺,知道轉型正義是重大政策,跨部會合作推動。除了威權時期的轉型正義以外,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工程也是台灣不能閃避的工作,總統府原轉會應該有更多具體的進度,相關的法案應加速在委員會中審查。 讓我們這一代來撫平受到壓迫的台灣人民以及族群,一步一步回復權利,手牽手共同打造一個有正義的正常民主國家。這是我們的責任。 最後,要向在天上的前輩們致意,我們會繼續打拼!

趁大風大雨拆除抗議者的遮雨棚、強制驅離

原民會於今年二月份公布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排除了私有土地,違背了歷史事實,違背了原基法精神,更違背了蔡英文總統以及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的主張。幾個月來,許多部落代表、關注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組織都提出呼籲,應該要退回辦法重新擬定,並且到凱道表達抗議,至今已經100天。政府沒有積極面對這個爭議,卻在今天趁大風大雨拆除抗議者的遮雨棚、強制驅離,難道這就是執政黨的對這些訴求的公開回應? 圖片引用自PNN

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高潞以用委員及徐永明委員於今(19日)在立法院召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文化部及各領域專家學者謝文貴建築師、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及台大社會所助理教授李明璁出席,分別從國外經驗,共同參討中正紀念堂存廢或轉型的問題。 立委林昶佐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一直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去年二二八鄭麗君文化部長宣布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各界都有所盼望,不應該崇拜權威人物獨裁者,這點應該沒有疑義,只剩下空間轉化的方向問題。也期待文化部能儘快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草案》,屆時林昶佐也將提出對案希望一同審議。高潞以用也表示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轉型正義包其實是長期的社會正義工程,並非可以立竿見影,很多矛盾跟痛苦都會需要被攤開來。很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對轉型正義是有共識的。 台北市政府顧問謝文貴表示自己是以建築師的身份來討論空間轉型正義的議題。謝文貴說,中正紀念堂是中國宮廷式建築,就建築層面的表達而言,有接續過去中國政治文化道統的意味,其實這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的強加;中正紀念堂堂體本身則是仿壇體的型態,是神格化的政權象徵。國家音樂廳跟國家歌劇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保和殿,在台灣地景再現中國,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遺緒。 他指出,建築是很難直接指涉的,不像雕像、銅像,例如總統府的功能也被我們保留了,雖然它是日治時期的統治象徵;但中正紀念堂卻不一樣,它是一個直接指涉個人、權威的建築,崇拜的廟堂是很難轉換性質的,名稱如果改了,內容應該也要跟著改。例如德國會保留舊建築並且拿來使用,但會把符號拿掉,意味著「對於過去的克服」。德國轉型正義工作有一整套標準-揭發真相、承認事實、表達歉意、彌補受害者、防範傷害的措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方向。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內容該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討論的,但是要去改變它的性格、重新設計讓它變好用,並且維持住這個地方的功能性。 例如希特勒位在柏林的總理廳於二戰時被炸毀,德國人沒有修復總理廳,但是將留下來的殘餘大理石與其他建材供其他建築使用。中正紀念堂的的建築結構很強、規格很高但是空間不好使用。蔣介石的銅像也可以融掉成一個歷史文字說明碑,不需去評它的功過,只要真實呈現所有的歷史事件即可,被愚弄的歷史也是需要被呈現的,即便不堪也要反省。中正紀念堂的廳可以保留,展示對照的歷史,讓人民自己去評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則是從韓國光州的歷史經驗來討論台灣的轉型正義。韓國的語境裏面沒有轉型正義,類似的概念是「過去清算(導正歷史)」,意即針對歷史及事件,而非針對特定人物來檢討歷史。顏思妤以血腥鎮壓者全斗煥紀念空間的爭議為例,建議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應以事件為本,而非凸顯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並且轉型正義相關事項的預算應該都要公開讓人民知道。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以法學角度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她表示,這個建築物很明顯是著政治地景,也是個歷史地景。但有個概念需要釐清,轉型正義要做的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從此刻的憲政體制重新評價、分析、展示過去的歷史。歷史的紀念地景,國家透過要不要拆紀念堂這件事情,代表著國家要對蔣中正做出什麼評價。而在民主憲政法治底下,顯然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是不符合當前的法意識的。 李明璁則表示中正紀念堂內部空間的設計跟現在的法治設計不相容,現在的法治與中正紀念堂裡面的人治色彩是不相容的,主張建物應該要部分增建或拆除,改變建築的視覺核心軸線。例如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則成功轉移羅浮宮的原有的象徵。 李明璁也建議,中正紀念堂的部分增建或拆除應該要以國際競圖的方式徵件,一方面要向國際宣傳,一方面也希望台灣轉型正義可以受到國際的討論與矚目。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黃龍興組長則說明不義遺址的調查以兩個區塊處理-加害者以及以及紀念受害者的場域,希望未來能找專家學者把不義遺址定義出來。就目前的調查方法來看,中正紀念堂不算是不義遺址,而是後世所建立的威權象徵。 最後,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惠君副司長表示會把今天所有的發言都帶回去討論,希望能夠逐步凝聚社會共識。立委林昶佐則表示希望文化部還是要有所實現,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樣只能用閉館的方式處裡的話,等於是毫無進度。對此,張惠君副司長則回覆:「不會到明年二二八都沒進展」。

黨國不分的黨職併公職退休金,開始追討!

今天立法院院會終於三讀通過「公職人員年資併社團專職人員年資計發退離給與處理條例」,讓過去黨國不分時代中國國民黨黨職併入公職年資計算的惡例一併掃除,包含連戰、胡志強、關中等曾任中國國民黨或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世界反共聯盟中國分會、亞洲人民反共聯盟中國總會、三民主義大同盟等國民黨附隨組織黨職的公職人員,其溢領的退休金都應返還差額、繳交國庫,落實轉型正義。 這次通過的版本,民進黨提出了2萬5000元樓地板條款,讓扣除黨職年資後月退休金低於此標準的人員仍能獲得2萬5000元的生活所需。對此,時代力量認為,此既然屬於過去黨國不分的錯誤,其差額支出雖由國家代為支應,但應向中國國民黨追討。可惜這項修正動議未被採納。 (圖片引用自上報)

國家數十億財產就這樣變你家的?

今天時代力量提出轉型正義條例的修正動議,將包括「威權統治時期國家財產遭到私人侵占」的調查與處理。 在威權時期,國家財產除了被國民黨不當侵占,亦有被其他個人或團體侵佔的案例;前者現已立《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專法處理,後者仍尚待調查與處理。 其案例之一,便是日治時代原為公立機構的「仁濟院」與其轄下於台北市區精華地段的龐大地產,在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接收時,竟然被登記為「私立」仁濟院,由連震東連戰等家族所掌控,現值高達新台幣數十億,長年來已被報章媒體與多位民意代表揭發與抨擊。這些被私人或團體所侵佔的國家財產,應該在轉型正義的工程中徹地調查、還原真相,讓財產回歸國家。(延伸閱讀請參考:https://goo.gl/H01HCB ) 此外,時代力量亦將人事清查除垢方案(Lustration Law)的推動與司法不法的回復與救濟程序,納入轉型正義條例的內容。希望立法院能盡快將轉型正義條例送進院會二讀審議,把握改革的關鍵時機、充實條文的具體內容,實踐轉型正義的民主工程。 (圖片擷取自網路/電影「唐伯虎點秋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