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檢索結果:標籤 : 質詢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大陸地區竟包括十六個國家!?

今天我質詢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大陸」到底是什麼?她遲疑了一下。我提醒,根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大陸地區」指的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因此,陸委會的業務就是處理這地區的事務,她表示認同。 然而,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究竟包括哪些地區?我秀出一張地圖,中華民國的領土,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還至少被蒙古、俄羅斯、印度、越南、哈薩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不丹、孟加拉、北韓...等十五個政權侵佔。因此,陸委會的業務範圍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業務對口應包括十六個政權。然而,張主委表示,只有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務放在陸委會,其他十五個政權都放在外交部。 既然其他被侵佔領土所屬的十五個政權事務都放在外交部統合管理,也沒有違憲問題,我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務當然可以放在外交部轄下。其實,依照現代國民主權的憲政理念,我國疆域只限於台澎金馬2300萬人的範圍,不包括那些神話固有疆域,那十六個國家本來就獨立自主、不是我們的一部分,這是現實。更何況,中華民國憲法對於領土只有模糊不清的宣示,沒有正式宣告範圍,政治性的口號更沒有法律意義。因此,把這些國家納入台灣國際關係的一環,有效整合資源、規劃完整的國際策略,才是正常之道。 台灣從獨裁時期以來遺留很多不合時宜的黨國概念,以及浪費資源、沒有效率、疊床架屋的政府結構,政府應該要勇於面對、推進改革。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YzcEYwYzaEM

陸委會,應由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

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主責監督外交、國防與國安等相關議案及部會,因此中國因素一直都是本委員會討論之重點。然而,主責對中關係的陸委會,卻放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完全脫離立法院現實運作需求。因此時代力量提出修法,主張將行政院陸委會業務回歸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今天我們提出包括《立法院程序委員會組織規程第五條修正草案》與《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審查程序第三條修正草案》。

赴海外實習不是去當廉價勞工!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學生海外實習教育質詢教育部。目前有些台灣學校委託廠商或仲介成為實習監管單位,包含薪資發放、住宿、打實習成績都是由這些廠商來訂立和管理。這種由老闆或仲介掌握海外實習學生的食衣住行的海外實習方式,造成許多學生勞動權益被侵害。例如有些台灣學生在澳洲的工作薪資遠低於平均水準,或是被廠商用違反澳洲勞動法令的多種名目來苛扣。 某些台灣廠商曾經在澳洲被申訴、開罰,後來這些廠商乾脆跟學校簽約合作,讓學校把學生送去「實習」。「海外實習」儼然成為這些廠商逃避企業責任、合法雇用廉價勞工的護身符。我要求教育部,應該要針對違反當地勞動法令的廠商做出拒絕清單,並要求實施「海外實習」的學校符合當地勞動法規,包括:清楚的工資計算清單、工作保險;廠商若代繳房租或伙食等費用,應有確實單據;讓學生能無條件轉換租屋處甚至轉換雇主;雇主如有預扣稅金和提撥退休金,也必須依法提供相關證明。 (照片取自NATIONAL GEOGRAPHIC)

應用清楚立場與完整策略,來爭取國際空間!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台灣未獲邀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進行質詢。本週一衛福部針對這件事情,未嚴正抗議中國打壓,還表示雖然正式報名截止,但在會議之前都有可能重啟特例接受台灣報名。這種儼然把受中國打壓、矮化當成習以為常的態度,我完全無法接受。尤其下週衛福部與台灣的醫療專家仍將前往日內瓦,主動與各個國家、國際組織進行雙邊、多邊交流、建立國際合作。我嚴正要求衛福部,既然是我們自主召開的國際會議,絕對要名正言順的用「台灣」的名義,沒有理由自己主辦的會議,竟然也矮化自己。 同時,我質詢外交部長,新政府上台一年,對台灣爭取國際空間,仍然停留在單點式的零散論述。爭取參與A國際組織,就說我們在A領域成就卓越,所以應該要參與;參與B組織,就說我們在B領域還有所不足,所以應該要參與;看似都有道理,卻缺乏完整的法理邏輯脈絡。中國用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一個中國論述在全世界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我們必須要有不同於中國、清楚完整的台灣國際地位與權利的法理論述,並在外交部網站上公開呈現、對國際遊說,來捍衛台灣的立場。不能繼續對中國的謬論採取迴避閃躲的態度,這若造成國際誤認台灣默認其立場,將對台灣在國際法上的權利造成永久傷害。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BDZd1vTexrA (照片引用自:VOA)

軍購程序必須嚴格!

去年10月24日,我在外交國防委員會率先質詢國防部對美Block-B1方陣快砲採購案,指出國防部竟然在立法院預算審議完成前就已經與美方完成發價書(LOA)簽署。然而,根據《國軍軍事投資計畫建案作業規定》中明確規範對美軍購投資建案「預算未獲立法院審議通過前,不可簽署發價書」。且國防部去年的「軍事投資建案檢討報告」就已經對此陋習提出檢討,表示要「強化作業紀律,嚴肅作業紀律」;結果在方陣快砲一案,竟然又違反程序。今天,媒體披露,國防部已針對此案祭出相關懲處,包括時任海軍參謀長的梅家樹中將、時任戰系處長的王宗煜少將、以及戰系處組長胡庭光上校,都記申誡一次。此外,海軍司令黃曙光上將也自請處分。(詳細新聞:https://goo.gl/CpDn0P ) 面對中國的強大軍事威脅,我們當然支持打造台灣充分的國防戰力,也正因如此更是馬虎不得。基於立法院的監督職權,以及國防部已訂立的作業規定,嚴格的審議程序是必要的。國防部懲處相關人員是治標,但我們會持續監督,國防部必須提出治本的措施。 圖片來源:Civilian Gunner Forum

4年期國防總檢討質詢

國防部於今天向立法院提出「4年期國防總檢討」(QDR),部長也來到委員會備詢。今年的戰略指導從「防衛固守、有效嚇阻」修正為「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我比較四年前和四年後的兩份報告,也發現我們對中國的軍事戰略,從過去的過度樂觀,有許多的修正。但今年的QDR,仍欠缺了對2013年策略的檢討,哪些的策略錯誤造成了什麼後果?例如預算的浪費?人力的誤用?軍紀渙散?軍機外洩?因此我要求國防部必須提出系統化、表格化的比較,才能確保我們有對過去幾年進行扎實的檢討與判斷,來擬定新的QDR。 在軍隊訓練上,其實輿論上早有許多人評論認為太過守舊死板,連駐台十多年的美國軍官Scott Ellinger最近都評論「台灣國軍停留在過去思想,拒絕改變、拒絕面對自己的缺點」。因此我也要求部長必須著重在改善國軍的「企業文化」,有良好的工作環境、尊嚴與健全的制度,自然會提升向心力,而不是一味的強調愛國教育。 在報告中也提到關於國軍組織改革將「水平簡併、垂直整合」,卻沒提到是哪些部門會精簡整併、會產生什麼影響?同時,QDR提到的國軍與國際合作進行區域反恐工作,究竟具體曾經有哪些作為?台灣在國際反恐扮演什麼角色?這些我也請國防部都必須再提出具體的報告。最後我也提醒部長,南韓局勢丕變,有許多可能的總統候選人,反對美在韓建置薩德,甚至立場親中,近期內東亞的軍事局勢恐怕又有變局,國防部應該密切觀察追蹤、預判亞太軍事發展態勢。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JDaXjhTpG0Q

不能只是拆!要看到老社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今天到內政委員會針對「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質詢內政部葉俊榮部長。這個內政部大力推動的草案,為的是解決危險建築與老舊住宅更新的問題,將影響到我們中正萬華許多的老社區。然而,在地的聲音是否有被納入考量?在地的需求,是否真能夠被這個草案解決?其實都還有很多需要釐清之處。 例如,本法將危險建築物與老舊建築物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共立專法,有些細部條文規定都產生混淆。又如本法與《建築法》、《都市更新條例》既存規定有疊床架屋甚至矛盾之疑義。還有,老建築難道只有拆除改建唯一選擇嗎?為何沒有納入補強或修繕的選項呢?同時,政府強調是為了增強老建築的防災與安全,卻沒有重視有些老社區狹小巷弄,以及防災避難空間、警消、醫療、交通動線原本就可能有不足的問題,本草案卻開放改建的容積率、放寬建蔽率,會讓更多人住進那個社區,不就更超出當地可以負荷的防災資源嗎? 目前政府缺乏完整的國土規劃、都市計劃、社區生活脈絡的調查、系統性的老屋健檢等嚴謹評估,就推出本草案,針對個別的老建物來推動改建,將可能破壞都市與社區的紋理,破壞在地市民的生活脈絡,更可能根本不符合居民實際的需求。 最後,我再次提醒部長,這個政策雖然立意良善,但草案實在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請務必要聽進各界包括專家、學者及許多在地居民的聲音,才能讓這個政策的推動,真的符合人民的需要,解決老社區的問題。 (圖片為電影「功夫」之畫面,擷取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