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檢索結果:標籤 : 外交國防

居住證當然不是綠卡

根據媒體報導,柯文哲市長今天針對中國開放台灣人民領取「居住證」的議題,表示「拿綠卡的怎麼處理,我們就怎麼處理,平常心就好。」 這顯示柯市長對居住證的性質不只不了解,更是掉以輕心。因為,居住證不是綠卡,中國也不是美國。 綠卡是美國政府給予外國人永久居留於國內的證件。而中國發放居住證的對象則是中國本國公民,是用來管理超過半年以上未居住戶籍地的中國公民的證件。兩者性質與功能完全不同。 而且,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宣稱要併吞台灣的國家,怎能以美國或其他國家平常視之。中國發放居住證給台灣人民,就是為了模糊台灣與中國公民身份的界線,混淆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事實上,整個政府的因應措施都太過消極被動。中國政府要模糊台灣公民與中國公民界線的消息早就已經傳出,例如今年3月便傳出要把台胞證國內化、比照中國公民改成18碼;而在8月中旬,中國政府正式宣布將發放港澳台居住證,然而到9月開始正式發放,都未看到陸委會提出任何積極因應措施。最近民間出現反彈與質疑的聲浪,陸委會才表示要研擬修法。 有敵意的國家透過身份的混淆來掩護進一步的侵犯行為,在歷史上有許多前例。俄羅斯便曾發予護照給克里米亞的俄裔烏克蘭人,並以「保護在克里米亞的俄羅斯國民的權利」,作為出兵克里米亞的理由,最後克里米亞在2014年被俄羅斯併吞了。中國發放居住證給台灣人民的嚴重性,實在不能像政府這樣掉以輕心、消極被動!

在「台灣大使館」接受紐約資深媒體人Michael Malice專訪

之前在紐約接受資深媒體人Michael Malice專訪。Michael Malice是美國暢銷作家,也是美國眾多談話節目的的常客來賓,這次則是在他個人的節目頻道跟他對談。 首先要感謝Michael以「Taiwan Embassy」(台灣大使館)來稱呼台灣駐紐約代表處,這我相信會讓許多台灣人都驚喜又振奮。我也跟Michael強調,國際社會應該了解以台灣人民為主體的歷史脈絡以及所面對的國際困境,不能再用過去國民黨要爭中國代表權的那套荒謬論述來理解台灣。節目後,我收到不少美國觀眾來訊說感謝我讓他們很簡單就能理解台灣。老實說,我本來還希望能安排翻譯,但節目製作方面擔心有翻譯在場、效果會打折扣,所以還是自己硬上。現在看起來應該還OK啊哈哈。 總之,很高興交了新的朋友! 我身為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的一員,為台灣發聲不能停! 完整影片連結:https://youtu.be/kff42lfhUV0

今天台灣與薩爾瓦多斷交

今早台灣宣布與薩爾瓦多斷交。很明顯,只要總統出訪或實質國際關係有進展時,中國就會搞大動作打壓,這已成為人民熟悉的戲碼。台灣近年與美、日、加、澳及許多歐洲民主國家的關係大為提升,無論官方或民間都保持頻繁且友好的互動。總統此次到府美國聯邦政府機構NASA,也是友好的展現,更引來了中共的眼紅與跳腳。另外,我們也看到帛琉頂住中國巨大的壓力,拒絕與中國妥協,這是在邦交國中具有很正面的意義。台灣不能繼續競逐金錢外交,也不該拘泥邦交國數字,這些是我們在外交國防委員會一再討論的外交策略改革方向,絕對不能因為中國的打壓而停止。

再次出訪美國安排拜會行程

抵達美國,將出席北美教授協會年會、領取廖述宗教授紀念獎,也藉此行安排了幾個拜會行程。 今早在洛杉磯與曾任友台美國眾議員Ed Royce的亞洲事務主任Young Kim一起喝咖啡。她說她許多台灣朋友不管小的老的都叫她一定要跟我見面,但其實我正在放天照,很想躲起來。好險她搭配我的造型也戴墨鏡,真是足甘心欸~ Young Kim將於年底競選因Ed Royce退休後空出來的國會席次,目前呼聲甚高。雖然在五月時我們已有一面之緣,但今天終於聊更多更細,並期盼她能延續Ed Royce在國會中續推支持台灣的政策。對了,後面那個胖哥你在幹嘛?

軍公教年改告一段落,但更多該做的才剛開始

我們現在的年金體系,從負擔者來區分可分為:公共年金、職業年金和商業保險。若從目的來區分,可以分為「舒緩貧窮」與「所得維持」。台灣在「舒緩貧窮」的公共年金上相當缺乏。國民年金應該屬於「舒緩貧窮」,但台灣的設計卻像是「加重失業者的負擔以保有職業年金」的詭異制度。 至於勞保與退撫算是「所得維持」。在職期間薪水高、退休給付也會比較高,在職期間薪水低,退休給付就較低。這讓貧窮的人步入老年時,他變得更加貧窮。 短期而言,我認為努力的方向可以是在勞保先訂定最低保障給付,由政府以預算補足不足的部分。但治本還是要透過稅制與經濟結構的改革,支撐出基礎年金的空間。 (感謝賴建寰組長的深夜夢囈) (圖轉自新聞畫面)

軍改三讀通過,軍公教年改告一段落

現在是深夜11點半,經過上禮拜連續4天的協商,以及今天一整天的冗長表決,軍人年金改革終於三讀通過,軍公教年金改革暫時告一段落。 時代力量在推動年金改革的過程中,秉持兩大原則:保障退休晚年的基本尊嚴生活、合理化年金給付以舒緩財務危機。所以在這次改革中,終結了二十多年來改革總是受阻的優惠存款,降低高階者過高的年金給付;同時也設置樓地板的保障門檻,以保障退休者的生活。 這次軍人年改中,鑑於軍人負擔國家安全的職業特殊性,以及軍人強迫退伍的因素,朝野政黨都同意,將軍人的起支俸率從40%大幅提高至55%。對於純新制的現役軍官,未來的退休的保障將提高許多。 不過,時代力量認為應將將官的最高俸率從90%降至80%,畢竟80%已經高於許多先進國家的標準,已充分展現社會對退休將軍們的尊敬。我們也主張優惠存款18%應從10年加速至3年半退場。很遺憾這些主張執政黨沒有採納。 另外,台灣給退休將領極好的退休待遇,也應該要課以同等嚴謹的責任。因此,時代力量也主張,如果退休將領未經允許就參與中國黨政軍舉辦、由領導人主持的慶典,就必須剝奪退休俸。近年來有些領取台灣人民高額退休俸的退休將領,跑去中國聽習近平訓話、唱中國國歌,這些是台灣人民不能接受的。可惜,執政黨主張未來將在其他法案中統一處理,所以此案未能通過,之後我們將繼續監督執政黨是否實現這個承諾。 此外,我們提出的,教官若涉及性侵案件判刑確定,應自始剝奪退休俸,也被接受通過。這個修法是配合去年教師年金時的狼師條款,確保校園安全無漏洞。最後,經由洪慈庸委員二年多來努力,終於將軍官的退場機制納入修法,經評估以及相關的賠償程序後即可辦理退伍,不必再搞到生病、故意觸犯規定甚至出人命。

退將未經許可赴中參加黨政軍慶典,應取消並討回退休俸。表決沒過。

時代力量所提出的軍人年改第24之1條,也就是退將未經許可去敵國參加其國家領導人主持的黨政軍慶典,應取消並討回退休俸。今天二讀時沒有通過,我感到相當遺憾。 我在發言時,再次說明時代力量的立場。國民黨的委員批評這條太具針對性。我認為,這條當然有針對性,但不是針對所有軍人、也並非所有的退休將領。這是針對未經政府核准而擅自前往敵對國家、參加其國家領導人主辦的黨政軍慶典的退休將領。畢竟退將享受台灣人民給予的優渥退休待遇,本應承擔對等的國家尊嚴責任。 而執政黨的委員則認為這條不該放在軍人年改的時候來討論,應該放到諸如國安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然而,我也說明,其實針對不同職業性質訂定退休待遇發放政策,早有前例。例如去年在教師年改的修法過程中,為了保障校園安全,因性侵案被判罪的教師應被剝奪並討回其退休俸,這當時就納入了教師年改的內容。 台灣人民給予優渥退休待遇的退將、未經許可赴中參與黨政慶典,這一直受到社會大眾的嚴重反彈,最後竟然無法通過此案,實在相當遺憾。執政黨表示在其他法律中來訂定,我期盼接著能盡快看到相關法案推動的進度。 (由於有立委取消發言,議場提早進入表決,我因另會議未能於一分鐘內跑進議場按表決器。當場立刻請主席宣布我的立場與時代力量黨團意見一致。特此說明以免誤會。)

表決輸了…

退將未經許可赴中參加黨政軍慶典,應取消並討回退休金。這條突然國民黨有人沒發言,雄雄進入表決,我從八樓跑樓梯衝到議場還沒表決到。趕快請主席宣布我的立場與時代力量黨團意見一致,現在還在喘。 不過最後還是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