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世大運

藝術人文

檢索結果:標籤 : 公聽會

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高潞以用委員及徐永明委員於今(19日)在立法院召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文化部及各領域專家學者謝文貴建築師、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及台大社會所助理教授李明璁出席,分別從國外經驗,共同參討中正紀念堂存廢或轉型的問題。 立委林昶佐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一直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去年二二八鄭麗君文化部長宣布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各界都有所盼望,不應該崇拜權威人物獨裁者,這點應該沒有疑義,只剩下空間轉化的方向問題。也期待文化部能儘快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草案》,屆時林昶佐也將提出對案希望一同審議。高潞以用也表示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轉型正義包其實是長期的社會正義工程,並非可以立竿見影,很多矛盾跟痛苦都會需要被攤開來。很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對轉型正義是有共識的。 台北市政府顧問謝文貴表示自己是以建築師的身份來討論空間轉型正義的議題。謝文貴說,中正紀念堂是中國宮廷式建築,就建築層面的表達而言,有接續過去中國政治文化道統的意味,其實這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的強加;中正紀念堂堂體本身則是仿壇體的型態,是神格化的政權象徵。國家音樂廳跟國家歌劇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保和殿,在台灣地景再現中國,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遺緒。 他指出,建築是很難直接指涉的,不像雕像、銅像,例如總統府的功能也被我們保留了,雖然它是日治時期的統治象徵;但中正紀念堂卻不一樣,它是一個直接指涉個人、權威的建築,崇拜的廟堂是很難轉換性質的,名稱如果改了,內容應該也要跟著改。例如德國會保留舊建築並且拿來使用,但會把符號拿掉,意味著「對於過去的克服」。德國轉型正義工作有一整套標準-揭發真相、承認事實、表達歉意、彌補受害者、防範傷害的措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方向。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內容該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討論的,但是要去改變它的性格、重新設計讓它變好用,並且維持住這個地方的功能性。 例如希特勒位在柏林的總理廳於二戰時被炸毀,德國人沒有修復總理廳,但是將留下來的殘餘大理石與其他建材供其他建築使用。中正紀念堂的的建築結構很強、規格很高但是空間不好使用。蔣介石的銅像也可以融掉成一個歷史文字說明碑,不需去評它的功過,只要真實呈現所有的歷史事件即可,被愚弄的歷史也是需要被呈現的,即便不堪也要反省。中正紀念堂的廳可以保留,展示對照的歷史,讓人民自己去評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則是從韓國光州的歷史經驗來討論台灣的轉型正義。韓國的語境裏面沒有轉型正義,類似的概念是「過去清算(導正歷史)」,意即針對歷史及事件,而非針對特定人物來檢討歷史。顏思妤以血腥鎮壓者全斗煥紀念空間的爭議為例,建議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應以事件為本,而非凸顯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並且轉型正義相關事項的預算應該都要公開讓人民知道。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以法學角度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她表示,這個建築物很明顯是著政治地景,也是個歷史地景。但有個概念需要釐清,轉型正義要做的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從此刻的憲政體制重新評價、分析、展示過去的歷史。歷史的紀念地景,國家透過要不要拆紀念堂這件事情,代表著國家要對蔣中正做出什麼評價。而在民主憲政法治底下,顯然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是不符合當前的法意識的。 李明璁則表示中正紀念堂內部空間的設計跟現在的法治設計不相容,現在的法治與中正紀念堂裡面的人治色彩是不相容的,主張建物應該要部分增建或拆除,改變建築的視覺核心軸線。例如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則成功轉移羅浮宮的原有的象徵。 李明璁也建議,中正紀念堂的部分增建或拆除應該要以國際競圖的方式徵件,一方面要向國際宣傳,一方面也希望台灣轉型正義可以受到國際的討論與矚目。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黃龍興組長則說明不義遺址的調查以兩個區塊處理-加害者以及以及紀念受害者的場域,希望未來能找專家學者把不義遺址定義出來。就目前的調查方法來看,中正紀念堂不算是不義遺址,而是後世所建立的威權象徵。 最後,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惠君副司長表示會把今天所有的發言都帶回去討論,希望能夠逐步凝聚社會共識。立委林昶佐則表示希望文化部還是要有所實現,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樣只能用閉館的方式處裡的話,等於是毫無進度。對此,張惠君副司長則回覆:「不會到明年二二八都沒進展」。

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朋友們,我們一直都在,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今天在司法法制委員會審婚姻平權相關法案,有些委員提出以「同性伴侶法」專法來代替,我重申時代力量立場,我們反對訂立隔離的專法,而應該以修訂民法親屬篇的方式達到真正平等的婚姻平權。 無論是同性或異性,都有伴侶不想用「結婚」的方式在一起,而這種伴侶的關係,如何也保有某些法律民事權利義務,這是「伴侶法」的核心概念,這與同性異性無關,且仍沒有真正處理到同性想要締結婚約的議題。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婚姻權,應該要透過民法相關法律修正案來完成。 所有同志朋友,請不要氣餒,也不要灰心,立法院,我們一直都在。我有信心,在尤美女召委與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通過婚姻平權法案,一起加油。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委員高潞以用,今日召開「音樂產業的現在與未來」公聽會,邀請音樂產業從業人員、學者專家與文化部和經濟部,探討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現況,期望台灣音樂與世界各國的競爭中,如何創造產值,與培植獨自在地特色。 文化部次長丁曉菁、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副司長王志錚、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徐宜君和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科長,及許多知名音樂人包含原住民歌手巴奈、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台灣嘻哈饒舌歌手大支、1976樂團主唱陳瑞凱、音協理事長朱劍輝、風和日麗唱片行卓煜琦、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舒米恩經紀人阿寶、添翼創越工作室公關經理洪詩婷、相知國際品牌與行銷部行銷總監 江季剛,與流行音樂研究學者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等,皆出席參與。 行政院林全院長已在幾個月前提出推動「部部都是文化部」的決心。林昶佐委員表示,身為音樂人和立法委員的雙重身分,不只希望各部會能和文化部一起努力,也會在日後持續監督。高潞以用委員則表示,近幾年音樂產業因為網路的發展更顯得多變,2011年數位音樂產值佔總產值約15.64%,文化部的策略,相關獎助、補助或平台建置等等對於跨國公司,或台灣獨立音樂,都應該有不同的思考。 「年輕人與在地文化音樂缺乏資源」 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指出,台灣音樂產業上游極度缺乏人才,華語流行音樂漸漸以中國為主,需要警惕。音協理事長朱劍輝則認為,台灣音樂人需要透過LIVEHOUSE舞台培育樂團和獨立創作者,LIVEHOUSE的合法化是迫切的問題。巴奈、黃子軒則以自身經驗,描述原民音樂與客語音樂目前遇到的困境,指出政府看待台灣在地文化,都應該提升高度,讓「台灣獨特文化能具備更多往外拓展的實力」,而不是只丟給原民會、客委會。 「亞洲獨立音樂新契機」 面臨主流音樂的競爭,台灣獨立音樂的特殊性反而是新契機。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表示,由於韓國獨尊K-POP,當地獨立音樂創作人反而較為羨慕台灣獨立音樂的蓬勃發展,台灣應該抓緊這個優勢向外發展。舒米恩經紀人阿寶亦認為,政府應該可以在獨立音樂上提供幫助。陳瑞凱則建議,金音獎應該發展成亞洲獨立音樂大獎;除此之外,他也特別指出應該檢討娛樂稅的問題。 「音樂產業的趨勢與政府角色」 音樂的趨勢在哪裡,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認為,音樂與科技的跨界創作十分具有潛力,「透過流行音樂去打頭陣,成果會超過音樂本身。」李明璁則指出,北歐是值得參考的對象,其在世界流行音樂產業鏈底下扮演如編曲等等的高級代工角色,使得經濟產值僅次於美國;而政府的角色則不宜直接投資,應間接投資,從國內研究、媒體、教育投注資源,並培力具有生命力的台灣特色音樂。曾長青則提醒,音樂產業是跨部會的事情,經濟部、觀光局都應該關注。智慧財產權方面,期望政府能主動建立更透明的機制支付給創作者本人,而非由少數特定民間團體把持。 文化部表示,音樂影視在科技發展及資本的落差、智財權、年輕世代的舞台在哪裡、以及相較中國投注資源在音樂產業和明星上的能量,確實是危機。政府未來將採用如韓國文化振興院的概念,有幾個推動重點,包含獎補助跟投融資雙軌發展、加強中小學與大專院校的音樂美學教育、設置條例草案、修正公視法等等,法規相關的整備都需要與立法院合作。此外,會加強各部會的整合,LIVEHOUSE方面,持支持立場,明年也會做整體性的盤點。 林昶佐特別提醒,政府的立場應該在創造機會的環境,而不是靠政府直接提供表演機會。而在推動政策的過程中,若民間的參與不夠,反而會事倍功半。未來時代力量也會持續監督追蹤,期望文化部能成功串連各部會,讓台灣音樂文化產業能夠有更蓬勃和多元的發展。 註:圖中為林昶佐國會助理、「負極高壓電」樂團鼓手 郭柏瑜 郭柏瑜 為人民出任務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圖為韓國歌手泫雅身穿閃靈T恤。延伸性商品在影視音產業越來越重要。) 今天教文委員會針對OTT、影視網路平台的發展與因應,質詢文化部鄭麗君部長。日前,玫瑰唱片行最後一家分店的關閉,身為音樂人,回顧這十多年來,音樂產業從卡帶、CD,到P2P、mp3下載服務、串流平台,加上跨界與延伸性商品越來越多樣,急速的變化,實在有許多感觸。近兩年影視產業開始談數位平台的興起,其實音樂產業在十幾年前已面臨了相同的挑戰,並經歷了許多變革、轉型與整合。 還記得,當年音樂平台如雨後春筍般誕生,沒過幾年開始泡沫化,開始倒閉、整合、併購。這個過程中,許多歌手、創作者、作品的權益都被忽略。未來,影視網路平台同樣要面臨一樣的問題,只是,這一次政府應該要有所警惕,提早規劃因應。因此,我要求文化部應調查過去音樂產業的數位化轉型,曾經有哪些衝擊、錯失哪些時機、錯置哪些資源、忽略哪些應被保障的權益。並評估音樂產業與影視產業的異同,做為借鏡、擬定有前瞻性的政策。 另外,文化部在整理各國政府的政策時,往往只列出優點,卻忽略其中弊病的整理。如韓國政府支持了少數大財閥來發展娛樂產業,卻導致許多藝人、表演者、基層從業人員受到嚴重的剝削。而芬蘭等北歐國家,則是以廣角多元的模式,扶植中小型產業,但也有其規模的侷限。別的國家比我們早開始重視影視音的文化產業,有值得學習、也有值得警惕之處,文化部應該要做精準分析,才能確知台灣適合發展的方向,並避免重蹈其他國家的覆轍。 最後,我則提醒,國際發展很重要,但並不是出了台灣就可直接面對七十億的全球市場。台灣必須要先分析不同國家區域市場的特性,規劃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針對適合的目標市場、循序漸進,才能穩健的向外拓展。日前我在總質詢時,林全院長公開允諾,強調文化產業是國家戰略產業;而我相信,必須要有基層從業人員與創作者的觀點,重視與反省產業過去的經驗,並腳踏實地勾勒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才能事半功倍。

一起推進體育協會改革!

「一起推進體育協會改革!」 上午我與徐永明委員在立法院共同主持「體育協會制度改革公聽會」,邀請多位體壇先進及長期關注本議題的專家出席,包括國內網球好手謝淑薇也出席。大家對這次的改革有強烈的渴望與熱忱,相繼提供建設性的意見。 時代力量提出的改革方向,包含體育協會幹部專業化、會籍資格擴大、設公益理事職權利害關係人回避原則、財務公開透明、評鑑考核制度、體育署須對缺失協會中斷補助及國民體育法修法等七大建議。體育署長何卓飛也承諾「照單全收」,並已在草擬修法,將整合公聽會中的建議,納入體育政策的改革。 會中我特別強調,如同文化產業一般,政府也必須將體育視作一種「產業」,要有跨部會的高度、鼓勵民間企業投資,今天的改革將奠定未來五年十年的健全產業,引用一句今天在公聽會的話,「我們不能十年之後再開一次這種公聽會!」 公聽會直播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newpowerparty/videos

作伙解決軍冤與不當處遇問題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合辦了「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包含顧立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及軍冤家屬李正大先生、賴景豐先生、蘇心安先生、陳碧娥女士、專家學者胡博硯老師、邱顯智律師、薛欽峰律師皆有出席,一起與國防部、法務部和司法院代表商討參議。 洪仲丘事件,揭示了長期以來軍中權力不對等、資訊不明的弊端,軍中人權被忽視,國防部成了國防布。儘管事後行政院有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但因不是常設機構,加上無法突破法律時效,發揮效用不大。公聽會中,我感受到家屬們沈重的傷痛和控訴,軍冤案件迷霧重重,人民被迫經歷家庭破碎,卻始終帶著許多問號,無法得知真相。 《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即是為了解決此問題而展開。我認為,軍冤是國家違法的事情,和一般個人刑事案件某程度不能等同看待。再者,一般刑事案件,是否能公平審判已是疑問,其開啟再審或非常上訴還十分困難,這種處境下,更何況資訊極度不公開、權力高度不對等的軍隊?因此,行政院或國防部下設一個獨立且具調查權的常設委員會有其必要,這也是來自專家學者們的建議。 現場我也呼籲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希望政府機關能先放下武裝防衛,倘若對現場專家學者建議的立法方向有疑慮,也應該主動提出建議改善的方案,同心協力,把這樣攸關民眾權益的重大問題,作伙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