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世大運

藝術人文

檢索結果:標籤 :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高潞以用委員及徐永明委員於今(19日)在立法院召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文化部及各領域專家學者謝文貴建築師、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及台大社會所助理教授李明璁出席,分別從國外經驗,共同參討中正紀念堂存廢或轉型的問題。 立委林昶佐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一直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去年二二八鄭麗君文化部長宣布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各界都有所盼望,不應該崇拜權威人物獨裁者,這點應該沒有疑義,只剩下空間轉化的方向問題。也期待文化部能儘快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草案》,屆時林昶佐也將提出對案希望一同審議。高潞以用也表示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轉型正義包其實是長期的社會正義工程,並非可以立竿見影,很多矛盾跟痛苦都會需要被攤開來。很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對轉型正義是有共識的。 台北市政府顧問謝文貴表示自己是以建築師的身份來討論空間轉型正義的議題。謝文貴說,中正紀念堂是中國宮廷式建築,就建築層面的表達而言,有接續過去中國政治文化道統的意味,其實這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的強加;中正紀念堂堂體本身則是仿壇體的型態,是神格化的政權象徵。國家音樂廳跟國家歌劇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保和殿,在台灣地景再現中國,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遺緒。 他指出,建築是很難直接指涉的,不像雕像、銅像,例如總統府的功能也被我們保留了,雖然它是日治時期的統治象徵;但中正紀念堂卻不一樣,它是一個直接指涉個人、權威的建築,崇拜的廟堂是很難轉換性質的,名稱如果改了,內容應該也要跟著改。例如德國會保留舊建築並且拿來使用,但會把符號拿掉,意味著「對於過去的克服」。德國轉型正義工作有一整套標準-揭發真相、承認事實、表達歉意、彌補受害者、防範傷害的措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方向。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內容該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討論的,但是要去改變它的性格、重新設計讓它變好用,並且維持住這個地方的功能性。 例如希特勒位在柏林的總理廳於二戰時被炸毀,德國人沒有修復總理廳,但是將留下來的殘餘大理石與其他建材供其他建築使用。中正紀念堂的的建築結構很強、規格很高但是空間不好使用。蔣介石的銅像也可以融掉成一個歷史文字說明碑,不需去評它的功過,只要真實呈現所有的歷史事件即可,被愚弄的歷史也是需要被呈現的,即便不堪也要反省。中正紀念堂的廳可以保留,展示對照的歷史,讓人民自己去評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則是從韓國光州的歷史經驗來討論台灣的轉型正義。韓國的語境裏面沒有轉型正義,類似的概念是「過去清算(導正歷史)」,意即針對歷史及事件,而非針對特定人物來檢討歷史。顏思妤以血腥鎮壓者全斗煥紀念空間的爭議為例,建議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應以事件為本,而非凸顯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並且轉型正義相關事項的預算應該都要公開讓人民知道。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以法學角度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她表示,這個建築物很明顯是著政治地景,也是個歷史地景。但有個概念需要釐清,轉型正義要做的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從此刻的憲政體制重新評價、分析、展示過去的歷史。歷史的紀念地景,國家透過要不要拆紀念堂這件事情,代表著國家要對蔣中正做出什麼評價。而在民主憲政法治底下,顯然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是不符合當前的法意識的。 李明璁則表示中正紀念堂內部空間的設計跟現在的法治設計不相容,現在的法治與中正紀念堂裡面的人治色彩是不相容的,主張建物應該要部分增建或拆除,改變建築的視覺核心軸線。例如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則成功轉移羅浮宮的原有的象徵。 李明璁也建議,中正紀念堂的部分增建或拆除應該要以國際競圖的方式徵件,一方面要向國際宣傳,一方面也希望台灣轉型正義可以受到國際的討論與矚目。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黃龍興組長則說明不義遺址的調查以兩個區塊處理-加害者以及以及紀念受害者的場域,希望未來能找專家學者把不義遺址定義出來。就目前的調查方法來看,中正紀念堂不算是不義遺址,而是後世所建立的威權象徵。 最後,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惠君副司長表示會把今天所有的發言都帶回去討論,希望能夠逐步凝聚社會共識。立委林昶佐則表示希望文化部還是要有所實現,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樣只能用閉館的方式處裡的話,等於是毫無進度。對此,張惠君副司長則回覆:「不會到明年二二八都沒進展」。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這是中正獨裁佗位去系列的完結篇了,大家還記得當初是什麼原因,才開始有系列文的嗎?在台灣轉型正義的浪潮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又再次浮上檯面,即便支持轉型正義的,也對該如何轉型,重塑中正紀念堂的意義,有著不同的意見。藉由其他國家的經驗,我們能夠去思考台灣在轉型過程中,如何去賦予這些不義象徵新的歷史意義。 系列文由中正開始,也將由中正結束。在我們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時,大家反而會遺忘另一個更具威權性的存在,就是目前仍由後備指揮部管理的慈湖陵寢。作為蔣的安息之地,慈湖在政治上的敏感度相當高,歷任國民黨主席都會去慈湖謁陵,這位「民族救星」在國民黨內部及少部分民眾中仍是精神領袖,因此,很少人願意主動去處理慈湖陵寢問題,它是轉型正義之路上最大的結。 慈湖陵寢在桃園市大溪區與復興區交界。1955年,由板橋林家無償捐予政府作為軍事用地,實際上則興建成蔣中正的行館,於1959年落成。蔣於1975年4月5日逝世後,靈柩就一直停放在慈湖賓館正廳,供人「瞻仰」,同樣地,他的繼任者蔣經國,遺體也安厝在附近的大溪陵寢,父子倆直到現在都未曾下葬。即便今天已經現代化,台灣多數人仍有「死者為大」的觀念,對兩蔣移靈不敢表達關心,認為這是蔣家自己的「家務事」,但事實上國家是否有義務維持獨裁者陵寢,一向是公共事務的討論範圍。 台灣首度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曾將駐慈湖的三軍儀隊裁撤,馬英九上任後又隨即回復。不過,台灣去蔣化的運動依然持續延燒,幾乎每年都抗議蔣中正銅像的行動,反對者不滿公共場合、校園仍有紀念獨裁者的雕像,紛紛要求拆除、撤離。時任桃園縣長的朱立倫,在慈湖附近開闢了「慈湖紀念雕塑公園」,用來安置那些落難的蔣公銅像,其中最著名的是原本在高雄文化中心,被市長陳菊下令拆解的蔣公銅像,經過搶救死而復生。多數人怒罵這是讓轉型正義倒退的舉動,也有支持者認為,這不過是保存「歷史文物」,無關乎正義。慈湖、大溪也因為蔣的關係吸引很多中國觀光客,這又掀起一波適不適合把蔣文創、商品化的論戰。 轉型正義在其他國家依然是進行式,其幾年烏克蘭強力地去共化,到最近奧地利的地方政府決定拆除希特勒故居,都是為了彰顯轉型後的新價值。台灣許多公家機構、軍事設施、學校、地名、路名等,依然延用中正當名稱。政府身為國家公權力之體現,卻還維護著供奉獨裁者之廟堂、紀念獨裁者之體系,而最近因為七天假,許多人赫然發現蔣公誕辰紀念日(10月31日)是國定假日之一,足見台灣轉型正義之落後,民主根基之不穩固。 中正獨裁佗位去完結了,但台灣的轉型正義才剛開始。希望這一系列文章能對正在閱讀的你有幫助,持續關心這議題。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1889年4月20日,位於奧地利與德國的邊境小城因河畔布勞瑙(Braunaum am Inn)一座淺黃色3層公寓裡,一名小男孩降生了,他的名字叫做阿道夫.希特勒,日後他為人類的歷史寫上最黑暗的一頁。 其實希特勒在出生幾周後就舉家搬離出生處,這個地方在他的人生中並未佔據多少篇幅,然而,正如同所有與希特勒生命有關的文物與建築都要面臨的困擾,多年來奧地利一直都試圖處理這個燙手山芋,為了避免此處成為納粹崇拜者的溫床,打從1972年開始政府就租下這棟樓房作為公共用途,目前每月仍支付4700元歐元的租金(約新台幣十六萬)。 現在,奧地利政府打算進一步做出最終處置,為了避免此處成為新納粹的聖地,政府日前宣布擬拆除這棟位於Salzburger Vorstadt街上充滿歷史的三層公寓,卻激起不同人馬間的論戰。 對於拆除,奧地利內政部長索博卡說:「有必要作出決定,因為奧地利希望防止這個房子變成新納粹的朝聖地,在過去一再發生過這種事情,即有人聚集在那裏喊口號。」 不過奧地利的副總理萊因霍爾特.米特雷納則說,應該把它變成「有教育價值」的場所,諸如博物館,這是更好利用這個場址的辦法。政治學家邁斯林格也大力提倡將此改建成「責任之家」,希望建立一個青年中心,讓年輕學子利用具有歷史意義的空間進行相關討論。 雖然不同的意見充斥著討論,但目前拆除計畫並沒有改變,建築物外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百萬死者告誡我們,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永不再有法西斯」。

【中正獨裁佗位去 18】巴塞隆納哥倫布紀念雕像

【中正獨裁佗位去 18】巴塞隆納哥倫布紀念雕像 (Plaza de Colón) 提到哥倫布,可能大家的第一印象都是「發現新大陸」,因為這是課本上教的。不過,西班牙的左派政黨「人民團結候選人黨」最近卻主張,要求拆除巴塞隆納的大航海家哥倫布紀念雕像並清除底下歌頌殖民的文字。 某些歐美國家,將10月12日訂為「哥倫布日」,紀念發現美洲新大陸。不過,這個「發現」對印地安人來講,確是個恐怖的浩劫。這一天對美洲原住民來講,是殖民、奴役、掠奪、屠殺的開始。歐陸的殖民者,大舉湧入原本就一直存在的美洲,以歐陸中心思想稱其為「發現」,不僅掠奪了美洲原住民的土地,甚至大量的屠殺,還帶了傳染病使沒有抗體的原住民族大量的死亡。不僅如此,殖民者還將原住民當作奴隸,甚至還擄回歐洲奴役。連帶著原住民族的文化與傳統宗教也跟著被消滅殆盡。 不過人們漸漸地發現紀念這個日子不太對勁,各地的原住民族們更是連年的在這個日子走上街頭抗議。中南美各國以及美國加州、華盛頓、西雅圖等州,逐漸將這一天的名字改為「原住民日」,甚至委內瑞拉更直接的將這一天稱做「原住民抵抗日」! 而身為大航海時代的霸權、哥倫布的贊助者:西班牙,近年來也對曾經歐洲人的大英雄哥倫布,有了些許的改觀。已經有不少的政治人物曾公開譴責,紀念哥倫布就是歌頌種族屠殺、歌頌殖民。雖然哥倫布雕像現在仍矗立在巴塞隆納,不過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它將會倒下。

【中正獨裁佗位去 17】阿道夫.希特勒雕像

【中正獨裁佗位去 17】阿道夫.希特勒雕像(Statue of Adolf Hitler) 「Was there any public statue of Adolf Hitler in Germany?」 「德國還有任何公開希特勒雕像嗎?」一個喬治亞國民這樣問。 喬治亞位於東歐,原屬蘇聯。獨立後的喬治亞,也曾像台灣一樣,討論著史達林銅像的存廢。 阿道夫.希特勒出生於奧地利,是德國納粹領袖,然而他的政治權力並非用任何軍事手段獲得,而是藉由選舉,由全體人民選出,並一步步在廣大支持下,成為一個真正的獨裁者。他著手改造德國經濟,發展帝國美學和醫學,並制定法律,合法地、規律地將政治犯、同性戀、身障者、無業者、猶太人、吉普賽人等族群送往集中營。 集中營就像一座巨型工廠,這些人在死之前,必須體會「勞動使人自由」的意義,接著,再合法地被用以槍決、吊死、毒氣室等各種方式,處以死刑。他們生前的頭髮、衣服、義肢、梳子、眼鏡、行李箱、皮鞋等物品,被完整地堆在集中營裡,如小山一樣高。 人民生命的被剝奪、家庭的破碎、畸形的醫學實驗等等,納粹暴行曾在戰後遭人遺忘,許多年輕人並不知道集中營發生什麼事,當時政府只希望人民好好往前看,傷口好不容易復原就不要再揭開瘡疤。但也因日後轉型正義的開啟,真相因而一一鮮明地再次被揭開、被深刻檢視與反省。 現今,走在歐洲街道或校園,我們不會再輕易看到任何與希特勒有關的知名官方象徵物。除了2012年後波蘭的前華沙猶太區(Warsaw Ghetto),那裡的希特勒,看起來較為年少,他雙膝跪地,為了無數被殺害的靈魂,祈禱與懺悔,直至宇宙盡頭。 註:此雕像為義大利藝術家的創作,然而,儘管立意良善,仍引起猶太人族群的不滿,被認為是一個挑釁與侮辱。 (照片引用自CBS)

【中正獨裁佗位去 16】恐怖之屋

【中正獨裁佗位去 16】恐怖之屋(Terror Háza) 恐怖之屋,乍聽起來像是遊樂園裡,利用驚悚主題吸引遊客的鬼屋。事實上,恐怖之屋是位於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博物館,前身是箭十字黨總部與匈牙利國家安全局ÁVH總部(類似蘇聯的秘密警察),裡面展示的內容可是比鬼屋更加的黑暗,它揭露了匈牙利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時期,獨裁政權加諸在人民身上血腥的國家暴力,以及匈牙利十月事件的受害者及相關資料。恐怖之屋所代表的是匈牙利人民過去的恐懼,以及那段悲傷的占領歷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奧匈帝國瓦解,喪失了大部分的土地與人口,匈牙利變成贏弱的歐洲小國,正好夾在兩個崛起的強權之間-納粹德國與蘇聯。第二次世界大戰匈牙利屬於軸心國陣營,被納粹德國佔領,1944年政權被交到親納粹的箭十字黨手上。箭十字黨奉行種族純淨、法西斯主義,因此對國家採取高度管制,持續迫害猶太人,對於匈牙利的猶太人,這棟箭十字黨的總部就是他們恐懼的化身。 隨著紅軍的反擊,蘇聯軍隊接管了布達佩斯,開啟了匈牙利長達40年共產主義時期,代表蘇維埃政權監控匈牙利國內的,ÁVO及繼任之ÁVH,繼續在這棟建築物,將恐怖的形象蔓延下去。作為秘密警察的總部,這棟建築就像是監獄,不斷地有「間諜」、「反改革者」被監禁、刑求甚至遇難。十月事件爆發後,蘇聯軍隊進駐武力鎮壓平民,雖然匈牙利共產黨總書記Rákosi Mátyás被撤換下台,但人民心中已經埋下反抗的火種,匈牙利的恐懼將來也會有驅散的一天。 2002年,恐怖之屋開幕,到現在它一直是布達佩斯的熱門景點。走進博物館,馬上能看見在水池中央展示的一台坦克車,旁邊是一整牆的犧牲者照片,對比起來令人毛骨悚然。二樓陳列著箭十字黨與匈牙利國家安全局相關物品,逐漸往下走,每一個展館都毫不掩飾地去展現獨裁時期最黑暗嗜血的部分,包含錄音、影像、照片、歷史文件等等。地下室則赤裸地展現了當初囚禁犯人的地牢及刑求的物品,讓人更清楚地了解到國家暴力的發生。整座博物館讓你完全了解,匈牙利人經歷過最黑暗的時期,人民遭受怎樣的痛苦,一步一步去奮鬥,民主化的陽光終究照亮了匈牙利的陰霾。 或許,當一個國家的人民能直視這個國家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面時,他們便能無所畏懼,去追求更美好的社會。 照片取自:http://www.terrorhaza.hu/en/museum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自己案底自己救!」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國家安全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MfS),簡稱「史塔西」(Stasi),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的國家安全及情報機構。史塔西被認作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秘密警察機構之一。 史塔西的格言是「黨的劍與盾」,口號則是「我們無處不在」,如同這兩句話,史塔西的主要任務是對國內的政治偵防與打擊反對勢力,具體來說包括蒐集情報、監聽監視、操控媒體、鎮壓與刑求異議人士等,相當於台灣戒嚴時期的警總和調查局等情治單位的總和。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史塔西透過廣泛、細密、有效的組織工作,滲透到了社會的每一個層面,從上至下,層層預防,對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權穩定的言行實行全面監督。可以說,在東德生活,沒有一塊空間是史塔西不能間接、或者直接參與的。其監聽設備從紐扣、水壺,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鋼筆,無孔不入。 根據統計,直至1989年解散前,史塔西在全國總計有九萬多名正式職員,線人高達五十萬人,若將臨時線人也計算在內,則總人數可能高達兩百萬人,當年東德全數人口一千八百萬人中有六百萬被納入秘密監視之列,這個數字也就是說,在當時,每九個東德人中便有一人為史塔西工作,每三個人之中便有一人遭到監控,史塔西可能是你的鄰居、好友、親戚、同事、上司、老師、同學,你的朋友就是史塔西、史塔西就是你的朋友,在八零年代,平均每天都有八人遭到史塔西逮捕,許多人就此此消失。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牆被推倒的一個月之後,東德埃爾福特市的一棟政府辦公大樓樓頂冒出了陣陣黑煙,這棟大樓正是當地史塔西的辦公大樓。顯然這個龐大的秘密機構已經預感到危險即將降臨,因此急於銷毀總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檔案。火光引起了途徑此處的一位女醫生的注意,她迅速意識到這樣的情形意味著甚麼,憑著勇氣與正義感,她與趕來的市民們赤手空拳的衝進了史塔西大樓,強行接管了正在被銷毀的秘密檔案。 搶救史塔西檔案的行動迅速蔓延至柏林與全國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萬的市民衝進了柏林史塔西總部大樓,他們看見的是推擠如山的碎紙——這些來不及焚燒或者投入粉碎機的海量檔案僅憑人手被撕成碎片,裝滿了足足一萬六千個麻袋,大樓內所有的碎紙機都因為過度使用而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四千萬張的索引卡和排起來可以超過一百多公里長的文件來不及銷毀,被市民完整接收。 「那晚有上千人在國安部門口示威,每個人都知道史塔西正全力忙著銷毀檔案,所以,大家衝進去的時候第一個念頭,都是無論如何要把獨裁的證據保留下來。」曾參與佔領檔案局行動的工程師邁爾(Heinz Meier)事後回憶道。 兩德統一後,國會通過《史塔西檔案法》,明確規範檔案的用途和調閱方式。依此法成立的史塔西檔案局、全名:「聯邦政府委託管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安全部檔案局 」,目前有一千六百名員工,年度預算新台幣四十億元,運作至今超過二十年,申請調閱自己案底的民眾已經超過三百萬人。 雖然經過數十年來的努力,最高曾同時雇用超過三千人協助整理,當年被撕碎的一萬六千袋卷宗如今仍只還原了五百袋,約一百二十萬張文件,還不到總數的百分之三,不過幸好我們知道,真相會一直在那,沒有人可以將真相從我們之中消滅。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