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檢索結果:2017年10月

凍省二十年,國家正常化繼續努力推行

昨天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台灣省政府、福建省政府、台灣省諮議會三個省級化機關的預算。凍省已經二十年,這三個省級機關卻還是年年編列三億預算進行虛級化的業務,根本是浪費人民納稅錢,虛耗效能。 遺憾的是,昨天只微幅刪減兩百萬元,時代力量所提出的人事費全數凍結及其他費用刪除提案,都沒有被討論。對此,時代力量會在後續協商以及進入院會時,繼續堅持。走向正常國家,提升政府效能,國會應該要有勇氣推進。 (圖為1997年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凍省提案表決)

高階將領退休所得不應無限飆高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首先針對台美國防工業會議質詢國防部,要求確認紅區設備技術的取得進度,不容模糊,才能達成國防自主的關鍵進展,推動國造潛艦在2025年成軍。 接著則我繼續追蹤軍人年改版本。日前有新聞報導,軍人年改的所得替代率,將從50%起跳,做滿40年可以到100%。依照此外傳版本,做到40年的高階將領其退休所得將是台灣平均薪資的2.7倍,遠高於OECD國家的高標(1.5~2倍)。 我強調,對於基層與弱勢,我們必須充分保障,但高階將領的退休所得則不能沒有限制飆高。這些退休軍人的年金是靠現役軍人繳交的退輔提撥,讓年輕軍人背負沈重的負擔,這是世代不正義。國防部內部研擬的版本應該嚴肅考量世代不公的問題。

國防採購案應考量國安因素

今天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針對國軍獵雷艦案做專案報告。去年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曾針對慶富公司爆發的各種問題,凍結海軍預算3.8億,要求國防部加強監督與檢討。然而一年來海軍僅「去函」關切慶富公司,未能具體止血改善,至今爭議未歇。 我在委員會上強調,海軍事前竟不清楚慶富公司在中國的投資協議,這在當初的評選過程中,大有疏漏,造成技術外流、洩密等高度國安風險。國防工業自主是目前政府主要推動的政策,包括國艦國造、國機國造、國車國造等計畫如果招標都未把投標廠商跟中國的來往納入評估,將造成嚴重國安危機。我要求國防部調查目前重點合作廠商其與中國來往的詳細資料。 國防部今天提出的四個後續方案中,竟仍將與慶富持續合作納入選項,這點實在令人無法信服。明年度國防部仍編列35億支付獵雷艦的撥款,我也公開表示,這筆預算我們將提案予以凍結。 (圖為義大利船廠建造中的獵雷艦)

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邀請相關官員列席備詢。我向「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資深談判代表高泉金強調,新南向政策必須跳脫過去南向政策的想像,不能單純只看經貿面向。 我以日本為例,幾十年來無論國際經濟局勢如何改變,台日兩國人民仍密切合作、創造互利、維持友善情誼,這是建立在雙方包括經貿、社會、文化的高度互相認識所擁有的互信。因此負責規劃新南向政策策略與統籌的部門,應該要能夠有超越經貿層次的想像,才能推進台灣與東南亞鄰國的多面向交流,建構有延續性的深度合作。這點,高代表也表示贊同。 但對於現行政府部門的分工,我其實感到憂慮。新南向政策的整體策略雖由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負責,但該辦公室主任從缺。行政院最高的統籌協調部門是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跨部門部會又排除了文化部,顯然超越經貿的想像有限。因此,我要求經貿談判辦公室,應準備更進一步的數據化詳細資料以及超越經貿的具體目標提供給委員會。 另外,我針對泰國與澳洲兩個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國家跟外交部長李大維進一步討論。我提醒部長,泰國即將在2018年大選,現執政的軍政府與反對勢力紅衫軍水火不容,若明年政黨輪替,現在正在推展的台泰合作政策是否會生變,將如何延續,外交部要提早準備因應的措施。而澳洲在近年來也對中國影響力滲透其外交、經濟、國安、教育等層面有所警覺,並採取各種措施來反制。台灣面對相同的問題,應加深與澳洲的關係,推動更全面的交流合作。

外交部承諾將研擬設置藏人政府窗口

今天我質詢外交部長李大維,首先關心今年推動台灣入聯方式。我特別指出,今年外交部在國際的說帖不再落入過去的中華民國「爭取中國代表權」的內政論述陷阱,改以台灣為主體、反駁中國曲解「聯合國2758決議文」侵犯台灣的主權。外交部能以台灣做為國家的主體,跟中國的代表權問題區隔開來,這是進步。 我也強調,台灣國際地位要讓世界關注,除了正式的外交以外,也應拓展各種國際管道,強化多方國際關係,才能凝聚最大的國際友台力量,對此李大維部長也表認同。我接著指出,今年蒙藏委員會正式裁撤,蒙古與西藏不再被放在虛幻的「內政事務」架構下,目前外交部分配到的預算與業務是「蒙古國」部分,至於代表國際上二十萬藏人的「藏人行政中央政府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應由哪個部會作為窗口,部長回應,應該是由陸委會主管。 我指出,分佈於世界各地的二十萬流亡藏人,有很強的國際遊說能力、扎實的人際網絡,許多人更在世界各國的政經領域擔任要角。達賴喇嘛尊者能在世界各國旅行、拜會重要領袖;更重要的是,藏人社群對台灣相當友善,達賴喇嘛也一再鼓勵藏人加強跟台灣的交流。因此,台灣政府應該更積極與他們的民選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建立窗口,但絕不能放在陸委會,因為這樣是把已經不受中國統治的藏人歸納到中國事務,等於是跟中國站在一起欺負他們,絕非對待朋友之道。因此,我要求李大維部長,應主動爭取由外交部做為「藏人行政中央」的窗口,部長也允諾,會研擬處理。 除了對西藏與蒙古的外交應該正常化,我表示,外交的正常化不能迴避對中國事務,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繼續放在內政架構的思維。中國一直都是外交事務的一環,外交國防委員會討論國安問題一定聚焦中國共諜、國防議題一定聚焦中國威脅、外交乃至於國際貿易一定聚焦在中國的各種打壓。中國屬於外交事務顯而易見,卻因舊時代的黨國意識形態把這些放在內政事務,另設陸委會,疊床架屋浪費資源、虛耗政府效能。連賴清德院長在上週總質詢時也提到,台灣與中國應該回歸國際關係、未來應該由外交部處理。我詢問李大維部長是否有同樣的理念,部長並未正面回答此問題。我提醒,李部長今年在國際的投書,核心理念是把台灣切割出中國代表權的漩渦之外,台灣跟中國是不同的國家,這才是符合現實的論述。期許外交部未來繼續以此為基礎,推動外交的正常化。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4RnzLvSKQ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