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檢索結果:2017年05月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大陸地區竟包括十六個國家!?

今天我質詢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大陸」到底是什麼?她遲疑了一下。我提醒,根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大陸地區」指的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因此,陸委會的業務就是處理這地區的事務,她表示認同。 然而,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究竟包括哪些地區?我秀出一張地圖,中華民國的領土,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還至少被蒙古、俄羅斯、印度、越南、哈薩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不丹、孟加拉、北韓...等十五個政權侵佔。因此,陸委會的業務範圍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業務對口應包括十六個政權。然而,張主委表示,只有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務放在陸委會,其他十五個政權都放在外交部。 既然其他被侵佔領土所屬的十五個政權事務都放在外交部統合管理,也沒有違憲問題,我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務當然可以放在外交部轄下。其實,依照現代國民主權的憲政理念,我國疆域只限於台澎金馬2300萬人的範圍,不包括那些神話固有疆域,那十六個國家本來就獨立自主、不是我們的一部分,這是現實。更何況,中華民國憲法對於領土只有模糊不清的宣示,沒有正式宣告範圍,政治性的口號更沒有法律意義。因此,把這些國家納入台灣國際關係的一環,有效整合資源、規劃完整的國際策略,才是正常之道。 台灣從獨裁時期以來遺留很多不合時宜的黨國概念,以及浪費資源、沒有效率、疊床架屋的政府結構,政府應該要勇於面對、推進改革。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YzcEYwYzaEM

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高潞以用委員及徐永明委員於今(19日)在立法院召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文化部及各領域專家學者謝文貴建築師、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及台大社會所助理教授李明璁出席,分別從國外經驗,共同參討中正紀念堂存廢或轉型的問題。 立委林昶佐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一直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去年二二八鄭麗君文化部長宣布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各界都有所盼望,不應該崇拜權威人物獨裁者,這點應該沒有疑義,只剩下空間轉化的方向問題。也期待文化部能儘快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草案》,屆時林昶佐也將提出對案希望一同審議。高潞以用也表示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轉型正義包其實是長期的社會正義工程,並非可以立竿見影,很多矛盾跟痛苦都會需要被攤開來。很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對轉型正義是有共識的。 台北市政府顧問謝文貴表示自己是以建築師的身份來討論空間轉型正義的議題。謝文貴說,中正紀念堂是中國宮廷式建築,就建築層面的表達而言,有接續過去中國政治文化道統的意味,其實這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的強加;中正紀念堂堂體本身則是仿壇體的型態,是神格化的政權象徵。國家音樂廳跟國家歌劇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保和殿,在台灣地景再現中國,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遺緒。 他指出,建築是很難直接指涉的,不像雕像、銅像,例如總統府的功能也被我們保留了,雖然它是日治時期的統治象徵;但中正紀念堂卻不一樣,它是一個直接指涉個人、權威的建築,崇拜的廟堂是很難轉換性質的,名稱如果改了,內容應該也要跟著改。例如德國會保留舊建築並且拿來使用,但會把符號拿掉,意味著「對於過去的克服」。德國轉型正義工作有一整套標準-揭發真相、承認事實、表達歉意、彌補受害者、防範傷害的措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方向。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內容該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討論的,但是要去改變它的性格、重新設計讓它變好用,並且維持住這個地方的功能性。 例如希特勒位在柏林的總理廳於二戰時被炸毀,德國人沒有修復總理廳,但是將留下來的殘餘大理石與其他建材供其他建築使用。中正紀念堂的的建築結構很強、規格很高但是空間不好使用。蔣介石的銅像也可以融掉成一個歷史文字說明碑,不需去評它的功過,只要真實呈現所有的歷史事件即可,被愚弄的歷史也是需要被呈現的,即便不堪也要反省。中正紀念堂的廳可以保留,展示對照的歷史,讓人民自己去評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則是從韓國光州的歷史經驗來討論台灣的轉型正義。韓國的語境裏面沒有轉型正義,類似的概念是「過去清算(導正歷史)」,意即針對歷史及事件,而非針對特定人物來檢討歷史。顏思妤以血腥鎮壓者全斗煥紀念空間的爭議為例,建議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應以事件為本,而非凸顯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並且轉型正義相關事項的預算應該都要公開讓人民知道。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以法學角度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她表示,這個建築物很明顯是著政治地景,也是個歷史地景。但有個概念需要釐清,轉型正義要做的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從此刻的憲政體制重新評價、分析、展示過去的歷史。歷史的紀念地景,國家透過要不要拆紀念堂這件事情,代表著國家要對蔣中正做出什麼評價。而在民主憲政法治底下,顯然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是不符合當前的法意識的。 李明璁則表示中正紀念堂內部空間的設計跟現在的法治設計不相容,現在的法治與中正紀念堂裡面的人治色彩是不相容的,主張建物應該要部分增建或拆除,改變建築的視覺核心軸線。例如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則成功轉移羅浮宮的原有的象徵。 李明璁也建議,中正紀念堂的部分增建或拆除應該要以國際競圖的方式徵件,一方面要向國際宣傳,一方面也希望台灣轉型正義可以受到國際的討論與矚目。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黃龍興組長則說明不義遺址的調查以兩個區塊處理-加害者以及以及紀念受害者的場域,希望未來能找專家學者把不義遺址定義出來。就目前的調查方法來看,中正紀念堂不算是不義遺址,而是後世所建立的威權象徵。 最後,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惠君副司長表示會把今天所有的發言都帶回去討論,希望能夠逐步凝聚社會共識。立委林昶佐則表示希望文化部還是要有所實現,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樣只能用閉館的方式處裡的話,等於是毫無進度。對此,張惠君副司長則回覆:「不會到明年二二八都沒進展」。

陸委會,應由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

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主責監督外交、國防與國安等相關議案及部會,因此中國因素一直都是本委員會討論之重點。然而,主責對中關係的陸委會,卻放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完全脫離立法院現實運作需求。因此時代力量提出修法,主張將行政院陸委會業務回歸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今天我們提出包括《立法院程序委員會組織規程第五條修正草案》與《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審查程序第三條修正草案》。

赴海外實習不是去當廉價勞工!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學生海外實習教育質詢教育部。目前有些台灣學校委託廠商或仲介成為實習監管單位,包含薪資發放、住宿、打實習成績都是由這些廠商來訂立和管理。這種由老闆或仲介掌握海外實習學生的食衣住行的海外實習方式,造成許多學生勞動權益被侵害。例如有些台灣學生在澳洲的工作薪資遠低於平均水準,或是被廠商用違反澳洲勞動法令的多種名目來苛扣。 某些台灣廠商曾經在澳洲被申訴、開罰,後來這些廠商乾脆跟學校簽約合作,讓學校把學生送去「實習」。「海外實習」儼然成為這些廠商逃避企業責任、合法雇用廉價勞工的護身符。我要求教育部,應該要針對違反當地勞動法令的廠商做出拒絕清單,並要求實施「海外實習」的學校符合當地勞動法規,包括:清楚的工資計算清單、工作保險;廠商若代繳房租或伙食等費用,應有確實單據;讓學生能無條件轉換租屋處甚至轉換雇主;雇主如有預扣稅金和提撥退休金,也必須依法提供相關證明。 (照片取自NATIONAL GEOGRAPHIC)

應用清楚立場與完整策略,來爭取國際空間!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台灣未獲邀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進行質詢。本週一衛福部針對這件事情,未嚴正抗議中國打壓,還表示雖然正式報名截止,但在會議之前都有可能重啟特例接受台灣報名。這種儼然把受中國打壓、矮化當成習以為常的態度,我完全無法接受。尤其下週衛福部與台灣的醫療專家仍將前往日內瓦,主動與各個國家、國際組織進行雙邊、多邊交流、建立國際合作。我嚴正要求衛福部,既然是我們自主召開的國際會議,絕對要名正言順的用「台灣」的名義,沒有理由自己主辦的會議,竟然也矮化自己。 同時,我質詢外交部長,新政府上台一年,對台灣爭取國際空間,仍然停留在單點式的零散論述。爭取參與A國際組織,就說我們在A領域成就卓越,所以應該要參與;參與B組織,就說我們在B領域還有所不足,所以應該要參與;看似都有道理,卻缺乏完整的法理邏輯脈絡。中國用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一個中國論述在全世界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我們必須要有不同於中國、清楚完整的台灣國際地位與權利的法理論述,並在外交部網站上公開呈現、對國際遊說,來捍衛台灣的立場。不能繼續對中國的謬論採取迴避閃躲的態度,這若造成國際誤認台灣默認其立場,將對台灣在國際法上的權利造成永久傷害。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BDZd1vTexrA (照片引用自:VOA)

用新態度與模式,推動參與WHO的工作

關於台灣至今未收到今年WHA世界衛生大會邀請函,今天我在時代力量黨團記者會表達了我的看法。去年WHA邀請函以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方式來打壓台灣,政府並未強硬反駁;到了WHA會議現場,友邦以「台灣」來稱呼我們,我們自己的代表卻仍自我矮化以「中華台北」來自稱。這樣的自我限縮,並未換得我們能持續出席WHA的保證;一年來,中國的打壓也沒有因為台灣的自我限縮而鬆手。因此,政府應該要審慎檢討,如此自我設限,是否真能確保台灣的國際空間。 尤其昨天衛福部表示,雖然已過WHA報名時間,但去年也是透過特殊方式重啟報名得以參與。這種說法簡直把打壓台灣的非正常模式當成習慣!我們怎能把被打壓當成習慣?這絕非國際社會一份子應該要受到的待遇。衛福部不但沒有強力抗議、譴責中國,甚至幫忙找藉口,這完全讓人無法接受。 今年台灣爭取出席WHA,已獲得包括美國、加拿大、德國、法國、英國等多國公開向WHO要求讓台灣持續參與WHA。政府應持續強化跟這些國家的穩定友好的關係,隨著WHO新任的總幹事選舉來臨,展開新一波的遊說工作,不再自我限制,用自信的新態度,推動台灣能公平參與,捍衛人民的國際權益,並貢獻我們的醫療與防疫能力。 (圖片引用自WHO)

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

今天在立法院教文委員會進行《國民體育法》關於各單項運動協會的修法,審查完竣、送出委員會。在多位立委們的共同努力下,達成協會開放入會、財務公開透明、體育糾紛仲裁機制、理監事利益迴避、選手參賽應有的保險等權益都明文入法。尤其是協會中明定選手理事的席次,體育署原本提議的「至少一名」被否決,改成時代力量主張的至少五分之一。我也提出修正動議,將條文中的「中華奧會」修正為受國際奧會承認的我國國家奧會,為法律名稱留下中性的空間,未來若國際奧會將我國奧會正名為台灣奧會,也不用再提修法。 不過,有關個人會員在理事會的席次不得超過二分之一的條文,我仍有所疑慮,擔心這樣對個人會員是否過度限制。我與立院的同事將再參考各界關注體改的選手、專家們的意見,研究是否應在二讀時提出修正動議。而更重要的是,待母法完成二讀三讀通過後,未來還要嚴格監督體育署公布的施行細則、行政命令,必須嚴守母法的開放透明、保障選手的原則。 我們在立法院會持續監督,而各位關心各項運動的朋友們、選手們,請準備好!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一起推進新協會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