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民投票法》法案下修出委員會

台灣的《公民投票法》,長期被詬病為鳥籠公投,用超高門檻限制人民的直接民主權利。

昨天內政委員會終於完成公投法修正案初審、將法案送出委員會。草案包括公投年齡門檻下降到18歲,提案門檻降至萬分之一,成案門檻降至百分之一點五,通過門檻降到投票權人總額四分之一。雖然未能如時代力量所主張的簡單多數決,但已大幅降低門檻。

接下來的二三讀審查中,我們會持續爭取門檻採簡單多數決、修憲複決未明訂之程序適用公投法等主張。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

有效稅率圖解說明

稅改是對社會大眾民生經濟至關重要的改革,因此幾個月來我透過院會總質詢、委員會質詢,不斷強調,應該要以促進一般民眾福祉為稅改的核心理念。透過公平的稅改能創造更多的稅收,政府才有足夠的財源來提供更好公共服務給一般大眾,像是公共托育政策、社會住宅、調降私立大學學費等。讓社會的財富得到公平正義的分配,這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因此,除了財政部的稅改版本應該再多所商議,國民黨的版本將增加兩百億的稅損,也是很不負責任的事。 現在針對進入委員會審查的稅改方案,我先在這裡跟大家說明什麼是「有效稅率」,就是指「實際上繳的稅」除以「所得總額」,意思就是我「納稅人實際的稅率」,至於一般大家知道綜所稅稅率5%到45%,那是名目稅率,就是名義上的稅率。 我們用有效稅率才比較稅改前後的稅率變化,會比起用名目稅率來得精確。 如果股利所得在242萬以上,如果併入綜所稅,他將會適用30%的稅率,所以大概上來說,會使用分離課稅26%的股東,股利所得應該都在242萬以上。 首先,股利所得242萬到1000萬目前的有效稅率是13%,加上營所稅的總負擔是27.29%。稅改之後,有效稅率大概上升10%,總負擔大概也上升13%。 第二,股利所得1000萬目前的有效稅率是31%,總負擔稅率是42.73%,稅改之後,有效稅率反而下降5%,總負擔大概也大概下降2%。 因此,如果依照行政院版通過,1000萬以上比較有錢的,他們的稅率是下降,但242萬到1000萬的稅率反而是上升,這樣稅改合理嗎? 時代力量認為,股利所得應該分離並分級課稅,股利所得1000萬以上,分離課稅31%,從總負擔來看比現行的略高一點,低於1000萬的就分離課稅27%,這樣才不會錢多的降稅,錢少的增稅的怪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