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國會應儘速還給人民公投的權利。

「國會應儘速還給人民公投的權利。」

公民投票是人民最基本的權利,民間為了推動公投法的修正,也努力了很多年。新國會自今年第一會期就審議公投法修法,陸續完成重大修訂共識,包括「原住民族知情同意權」、「公投年齡降為18歲」、「廢除公審會」、「提案門檻降至萬分之一」、「連署門檻降至百分之一點五」等。因此時代力量今天在院會提案,應將修正完善的版本盡速送至院會完成二、三讀,還權於民。

不過,根據媒體報導,國民黨突然要自提一個公投法版本要求逕付二讀。委員會中公投法審查的過程,國民黨皆不積極參與審議,現在突然又提一個版本、未經委員會討論就要求逕付二讀,實在有點亂來。

(圖為Obey的"Call for Action"貼紙圖)

即時動態 Issue

應檢討所得稅中的扣除額,保障上班族權益

去年大法官745號解釋,宣告現行所得稅法中,薪資所得無法按實際金額減除費用,這是違憲的。因為薪資所得被規定只能最高減除20萬的費用,若超出20萬即無法減除;但其他諸如執行業務所得皆可按實際費用減除,顯然是對於薪資所得者有差別待遇。簡單講,前述的所得稅法規定對領薪水的上班族相當不公平,而且違憲。 最近財政部終於公布研究報告,近日將正式提出修法。這點我相當認同,也希望財政部不要再拖延。同時,在修法過程中,也應該一起把影響上班族權益很大的「標準扣除或列舉扣除」以及「特別扣除」一起檢討。 目前綜合所得稅的計算方式為: 課稅所得=年度總所得-免稅額-(標準扣除額或列舉扣除額)-特別扣除額(例如薪資特別扣除額、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 課稅所得X稅率=應納稅額 「免稅額」,其意義是給予人民最低生存的保障。 「標準扣除額或列舉扣除額」,是超出最低生存保障之外的生活必要支出,例如保險費、房屋租金等。(類似某些歐美國家稅法所定義的「特別支出」。) 「特別扣除額」,則是不同納稅義務人,彼此間的財產、婚姻等的租稅負擔能力皆相同,但基於某些特殊因素,造成某些納稅義務人的實際所得較少,所應扣除的額度,例如身心障礙扣除額。(類似某些歐美國家所稱的「非常性之負擔」) 從上述列出三者的差別後,就會發現台灣的扣除額有許多不合理的安排。例如,捐贈、政治獻金、災害損失,竟被放在生活必要支出的「列舉扣除額」。而薪資特別扣除額及財產交易損失特別扣除額,應屬於成本費用或虧損,計算所得本應予以減除。教育學費特別扣除額與學前幼兒特別扣除額,屬於生活必要支出。還有前述的災害損失,屬於特殊原因,造成納稅義務人實際所得下降,應該放在「特別扣除額」。此外,列舉扣除額中的捐贈、政治獻金,以及特別扣額中的儲蓄投資特別扣除額,應當是屬於租稅優惠,和免稅額與扣除額在談的量能課稅原則無關。 將扣除額定義清楚、分門別類,才能扣好好地梳理應該要給予上班族的保障,而避免在模糊不清的規範中,總是被忽略了權益。

刪除獵雷艦案共35億3千6百萬餘元預算

今天審查國防部所屬單位預算,我提案刪除獵雷艦案107年度獵雷艦案的預算,全案共35億3千6百萬餘元,委員會照案通過。最近,海軍已經啟動與慶富的解約程序,在程序走完之前,絕不會讓國家支付慶富公司任何一毛錢! (解約後,海軍更應依約追回慶富的保證金,約計90億991萬元)

【中正獨裁佗位去3】紐倫堡史料中心

【中正獨裁佗位去 3】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紐倫堡史料中心 (Reichsparteigelande - Nazi Party Rally Grounds) 紐倫堡,這個因紐倫堡大審而廣為人所知的城市,在第三帝國統治期間也是納粹黨的重要據點以及用來宣傳領袖崇拜的主要城市,也是在這裡,希特勒建造了舉行納粹全國黨代表大會的集會場,由希特勒的御用建築師阿爾伯特·施佩爾(Albert Speer)與希特勒本人親自設計,整個園區占地超過十一平方公里與數棟建築物,包含造型神似古羅馬競技場,可同時容納五萬人的黨代表大會堂在內。 1933-1938年間,納粹總共在園區舉行了六次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集會期間,超過十五萬名的納粹衝鋒隊(SA)與納粹黨衛軍(SS)聚集在此宣示對元首的忠誠,可說是納粹的權力象徵,集會場從1933年開始動工,但直到二次大戰結束都始終未完成最終建造,希特勒對園區的遠大規劃,不論是從選擇紐倫堡(從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非正式首都),到採用仿古羅馬設計風格,恢弘的建築物本身,都再再可以看出希特勒欲繼承過去歷史,開創永垂不朽帝國的夢想。 戰爭結束55年後,2001年這裡做為史料中心重新開放,裡面完整記錄了納粹的崛起與毀滅,透過文獻和照片,人們可以清楚看到希特勒是如何煽動群眾、奪權、殺害猶太人,以及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和德國艱困的轉型正義工程。 如同所有過去威權遺址是否要保留的難題,納粹集會場當初也面臨許多爭議,1994年時,紐倫堡市政府決定於納粹黨大會遺址建立史料中心,在當時市民的決議裡,對於成立的目的表示「這個對抗前納粹黨集會地的行為,是一個開放的進程、是一場沒有預期結束的公共對話,它不是一個為所有現有的城市或建築提供的『解決方案』,而是將整個納粹黨集會地理解成一個『學習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