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這是中正獨裁佗位去系列的完結篇了,大家還記得當初是什麼原因,才開始有系列文的嗎?在台灣轉型正義的浪潮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又再次浮上檯面,即便支持轉型正義的,也對該如何轉型,重塑中正紀念堂的意義,有著不同的意見。藉由其他國家的經驗,我們能夠去思考台灣在轉型過程中,如何去賦予這些不義象徵新的歷史意義。

系列文由中正開始,也將由中正結束。在我們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時,大家反而會遺忘另一個更具威權性的存在,就是目前仍由後備指揮部管理的慈湖陵寢。作為蔣的安息之地,慈湖在政治上的敏感度相當高,歷任國民黨主席都會去慈湖謁陵,這位「民族救星」在國民黨內部及少部分民眾中仍是精神領袖,因此,很少人願意主動去處理慈湖陵寢問題,它是轉型正義之路上最大的結。

慈湖陵寢在桃園市大溪區與復興區交界。1955年,由板橋林家無償捐予政府作為軍事用地,實際上則興建成蔣中正的行館,於1959年落成。蔣於1975年4月5日逝世後,靈柩就一直停放在慈湖賓館正廳,供人「瞻仰」,同樣地,他的繼任者蔣經國,遺體也安厝在附近的大溪陵寢,父子倆直到現在都未曾下葬。即便今天已經現代化,台灣多數人仍有「死者為大」的觀念,對兩蔣移靈不敢表達關心,認為這是蔣家自己的「家務事」,但事實上國家是否有義務維持獨裁者陵寢,一向是公共事務的討論範圍。

台灣首度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曾將駐慈湖的三軍儀隊裁撤,馬英九上任後又隨即回復。不過,台灣去蔣化的運動依然持續延燒,幾乎每年都抗議蔣中正銅像的行動,反對者不滿公共場合、校園仍有紀念獨裁者的雕像,紛紛要求拆除、撤離。時任桃園縣長的朱立倫,在慈湖附近開闢了「慈湖紀念雕塑公園」,用來安置那些落難的蔣公銅像,其中最著名的是原本在高雄文化中心,被市長陳菊下令拆解的蔣公銅像,經過搶救死而復生。多數人怒罵這是讓轉型正義倒退的舉動,也有支持者認為,這不過是保存「歷史文物」,無關乎正義。慈湖、大溪也因為蔣的關係吸引很多中國觀光客,這又掀起一波適不適合把蔣文創、商品化的論戰。

轉型正義在其他國家依然是進行式,其幾年烏克蘭強力地去共化,到最近奧地利的地方政府決定拆除希特勒故居,都是為了彰顯轉型後的新價值。台灣許多公家機構、軍事設施、學校、地名、路名等,依然延用中正當名稱。政府身為國家公權力之體現,卻還維護著供奉獨裁者之廟堂、紀念獨裁者之體系,而最近因為七天假,許多人赫然發現蔣公誕辰紀念日(10月31日)是國定假日之一,足見台灣轉型正義之落後,民主根基之不穩固。

中正獨裁佗位去完結了,但台灣的轉型正義才剛開始。希望這一系列文章能對正在閱讀的你有幫助,持續關心這議題。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沒法度,只能靠中國打擊犯罪?

肯亞案引發的軒然大波持續延燒,我今天連跑兩個委員會,繼續質詢。在司法法制委員會,我請教羅瑩雪部長,是否了解中國最近成立的「境外緝捕局」及中國長年來從事境外緝捕工作,常常是嚴重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根據中國官方資料顯示,2015只有2%是以「異地追訴」的方式處理,其他98%的境外緝捕不管用什麼名目,長年來都被國際人權組織批判,涉及境外綁架、強行擄人、非法偵訊、釣魚陷害等非法方式,還曾受國際譴責是「挑戰國際秩序」。因此我強烈質疑,法務部、陸委會拿來當政績的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成果中,是否了解這些中國可能涉及的違法侵害人權的狀況?羅瑩雪部長不敢否認。我質疑,政府無視中國在國際上流氓的行徑,只強調「兩岸合作打擊犯罪、協同合作」成果斐然,然而我們在國際難道只能靠中國的野蠻抓人,再把中國違法逮捕的台灣嫌犯交給我們嗎?為什麼不是腳踏實地去跟可能有台灣跨國犯罪集團涉及的主要國家去簽訂司法互助、引渡條款,光明正大以一個法治社會、文明國家的身份去進行國際打擊犯罪的工作? 接著在內政委員會,我慎重的請教陸委會夏主委、外交部次長、法務部次長、內政部次長等主要部會首長,要如何解決台灣跟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司法爭議,避免肯亞事件重演?要怎麼辦?各部會從2011年以來的檢討報告都大同小異、流於形式,而且一再的被打臉,無法解決問題。本案爆發至今各部會首長還沒會談過,今天難得他們聚集在一起,我主動把我的質詢時間撥給他們馬上討論一下,到底要怎麼辦?無奈現場官員跨部會討論後,再次進入無限迴圈,依舊是空洞、敷衍的回答。現在政府自稱兩岸關係的專家,卻花了五年、八年再加上我還撥質詢時間給他們討論,仍舊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具體的方法和策略。因此最後,我建議新政府在規劃外交與兩岸部門的人事,如果還想沿用舊政府的人事,最好三思。應該要尋求實質有策略跟具體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人。 質詢法務部長羅瑩雪影片: https://youtu.be/QmRH6fasAKA 質詢內政委員會各部會影片:https://youtu.be/itkecRfrmHM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 推動轉型正義

今天時代力量推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以落實轉型正義。草案的特色,是以真相揭露的精神,「全面檢視個人與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以及「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在組織上,將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在行政院底下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各司其職,處理轉型正義議題。 在我們的版本中,拉長了歷史縱線,對轉型正義議題做全面的檢視,包括數個統治政權對於人權的侵害,例如不當徵收之土地、戰爭、誘騙強徵之性剝削、特務監控、刑求逼供、審判不公正,或是設置「不義象徵」(例如吳鳳雕像、蔣介石銅像)等,主管機關必須加以調查、研究、做妥善規劃處理,促進回復受害者權利。同時也必須保存相關檔案、規劃立法等。 同時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也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在草案第2條,清楚定義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族、在第4條明文規定各原住民族與國家是「對等的主權主體關係」,對於原住民族土地與自然資源權利等侵害,也明文規定主管機關要進行調查、回復權利等,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在組織架構方面,我們草案中,在行政院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權復會),權復會是獨立機關,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調閱文件,調查真相。復權會的業務內容,必須固定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公布在專屬網站。同時也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調各部會,以更順暢推動轉型正義。 最後,我們要特別感謝吳豪人、黃居正、施正鋒、黃丞儀、蔡志偉、林淑雅、汪明輝、張惠東、謝若蘭...等多位研究人權、原住民族權利的專家學者,在這過程中不厭其煩給予我們協助及指教。以下為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特色: 一、 全面檢視個人或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 本法為進行全面性轉型正義工程,綜觀台灣歷史、統合推動方向,除了針對個人之人權遭受迫害所進行的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外,亦包括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例如原住民族土地受到掠奪、族群語言與文化遭到滅失...等,進行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之工程。 二、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 本法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三、設立總統府會議及行政院下統合轉型正義工作之權復會: 本法確立轉型正義為國家政策之地位,設立「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助「權復會」更順暢地推動轉型正義,而「權復會」則為統合轉型正義方向之常設獨立機關,具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進行文件調閱,調查歷史真相,提出行政、立法之規劃,促進各子類轉型正義執行工程。 四、公開透明: 權復會需定期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於專屬網站公佈之。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