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委員高潞以用,今日召開「音樂產業的現在與未來」公聽會,邀請音樂產業從業人員、學者專家與文化部和經濟部,探討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現況,期望台灣音樂與世界各國的競爭中,如何創造產值,與培植獨自在地特色。

文化部次長丁曉菁、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副司長王志錚、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徐宜君和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科長,及許多知名音樂人包含原住民歌手巴奈、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台灣嘻哈饒舌歌手大支、1976樂團主唱陳瑞凱、音協理事長朱劍輝、風和日麗唱片行卓煜琦、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舒米恩經紀人阿寶、添翼創越工作室公關經理洪詩婷、相知國際品牌與行銷部行銷總監 江季剛,與流行音樂研究學者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等,皆出席參與。

行政院林全院長已在幾個月前提出推動「部部都是文化部」的決心。林昶佐委員表示,身為音樂人和立法委員的雙重身分,不只希望各部會能和文化部一起努力,也會在日後持續監督。高潞以用委員則表示,近幾年音樂產業因為網路的發展更顯得多變,2011年數位音樂產值佔總產值約15.64%,文化部的策略,相關獎助、補助或平台建置等等對於跨國公司,或台灣獨立音樂,都應該有不同的思考。

「年輕人與在地文化音樂缺乏資源」

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指出,台灣音樂產業上游極度缺乏人才,華語流行音樂漸漸以中國為主,需要警惕。音協理事長朱劍輝則認為,台灣音樂人需要透過LIVEHOUSE舞台培育樂團和獨立創作者,LIVEHOUSE的合法化是迫切的問題。巴奈、黃子軒則以自身經驗,描述原民音樂與客語音樂目前遇到的困境,指出政府看待台灣在地文化,都應該提升高度,讓「台灣獨特文化能具備更多往外拓展的實力」,而不是只丟給原民會、客委會。

「亞洲獨立音樂新契機」

面臨主流音樂的競爭,台灣獨立音樂的特殊性反而是新契機。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表示,由於韓國獨尊K-POP,當地獨立音樂創作人反而較為羨慕台灣獨立音樂的蓬勃發展,台灣應該抓緊這個優勢向外發展。舒米恩經紀人阿寶亦認為,政府應該可以在獨立音樂上提供幫助。陳瑞凱則建議,金音獎應該發展成亞洲獨立音樂大獎;除此之外,他也特別指出應該檢討娛樂稅的問題。

「音樂產業的趨勢與政府角色」

音樂的趨勢在哪裡,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認為,音樂與科技的跨界創作十分具有潛力,「透過流行音樂去打頭陣,成果會超過音樂本身。」李明璁則指出,北歐是值得參考的對象,其在世界流行音樂產業鏈底下扮演如編曲等等的高級代工角色,使得經濟產值僅次於美國;而政府的角色則不宜直接投資,應間接投資,從國內研究、媒體、教育投注資源,並培力具有生命力的台灣特色音樂。曾長青則提醒,音樂產業是跨部會的事情,經濟部、觀光局都應該關注。智慧財產權方面,期望政府能主動建立更透明的機制支付給創作者本人,而非由少數特定民間團體把持。

文化部表示,音樂影視在科技發展及資本的落差、智財權、年輕世代的舞台在哪裡、以及相較中國投注資源在音樂產業和明星上的能量,確實是危機。政府未來將採用如韓國文化振興院的概念,有幾個推動重點,包含獎補助跟投融資雙軌發展、加強中小學與大專院校的音樂美學教育、設置條例草案、修正公視法等等,法規相關的整備都需要與立法院合作。此外,會加強各部會的整合,LIVEHOUSE方面,持支持立場,明年也會做整體性的盤點。

林昶佐特別提醒,政府的立場應該在創造機會的環境,而不是靠政府直接提供表演機會。而在推動政策的過程中,若民間的參與不夠,反而會事倍功半。未來時代力量也會持續監督追蹤,期望文化部能成功串連各部會,讓台灣音樂文化產業能夠有更蓬勃和多元的發展。

註:圖中為林昶佐國會助理、「負極高壓電」樂團鼓手 郭柏瑜

郭柏瑜 為人民出任務

即時動態 Issue

勿當中國侵犯人權共犯,徹底檢討兩岸共打協議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中國在肯亞強行擄走台灣人的事件,要求相關部會備詢。我先向外交部致意,特別是亞非司同仁基層外交人員為保護國人奔走的辛勞,我們看在眼裡相當感動。 接著,我質詢法務部次長。中國這次不透過肯亞司法單位、直接強行向肯亞警察要人、強行擄人等,連肯亞的高等法院都裁定肯亞警方拘留台灣人再交給中國人員是違法,發出禁制令。這明顯是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境外綁架,但昨天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副司長戴東麗,竟然說中方的作法是符合國際慣例,今天次長回應我的質詢,也試圖含糊帶過!我真的感到非常遺憾,外交部的同仁這麼努力要把人帶回台灣,法務部竟還扯後腿,將程序正義和人權棄之不顧,難道是要為中國護航?實在讓人難以認同。 我進一步詢問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在多份報告中,政府花了很多的篇幅在細數「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訂六年以來「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破獲無數案件,不能因為這次個案抹煞了這些成就、否定這個政績。然而,中國公安部長年來執行的「境外緝捕」工作,均嚴重違反程序、侵犯人權。以2015年為例,中國公安部的報告指出他們在海外抓獲的857人,只有有14名是透過正常的異地追訴程序,也就是有高達98%都是類似這次他們在肯亞的方式,不分涉案證據、涉嫌程度,用侵犯人權的方式、甚至強行擄人。中國這樣的行為,在國際間受到許多批判。我質問,我方政府與中國聯手「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所累積的案例,有多少是建立在中國這種受到國際譴責的粗暴行為之上? 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面對我的質疑,只是撇清,我方政府人員絕對沒有參與違法、侵犯人權的工作,卻沒有清楚否認這些被我們政府視為政績的案例可能有許多是坐視中國用侵犯人權的粗暴手段後,再把台灣人交付給我們。這種事情我方政府若還拿來當政績,不就等於默許中國這種被國際批判的行為嗎?我們認同政府應該要強化打擊犯罪,但台灣是民主法治社會,絕對絕對不能把打擊犯罪是建立在支持中國的大量侵犯人權的作為之上,這是民主法治的恥辱! 最後我也詢問陸委會,在2011來菲律賓的引渡事件後,陸委會曾表示「將與大陸方面研商協議規範內容之檢討修正,做為未來通案處理之模式」,請問五年來,這個協議做過什麼修正?陸委會竟表示,五年來沒有與對岸做任何修正。 我難以想像,既然近日政府各部門都已經提到,2011年以來就已經有「雙方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且當年民間便已經召開許多會議提出建議,為什麼五年來沒有把前述的共識與民間的建議,與中國協商來補正協議? 我期盼法務部及陸委會應徹底檢討現行協議缺失,準備新政府交接後與中國再次重啟兩岸司法互助談判,訂立有民意基礎的兩岸協議。將人權保障、當事人選律師協助的權利、家屬官員完整的探視權、以及政府提及多年來的「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等,都應納入協議中,並建立無例外的人身安全通報機制,確保台籍嫌犯透過兩岸司法互助協議都能夠獲得公平的審判。 完整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msG_2g_0dHU

政府沒法度,只能靠中國打擊犯罪?

肯亞案引發的軒然大波持續延燒,我今天連跑兩個委員會,繼續質詢。在司法法制委員會,我請教羅瑩雪部長,是否了解中國最近成立的「境外緝捕局」及中國長年來從事境外緝捕工作,常常是嚴重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根據中國官方資料顯示,2015只有2%是以「異地追訴」的方式處理,其他98%的境外緝捕不管用什麼名目,長年來都被國際人權組織批判,涉及境外綁架、強行擄人、非法偵訊、釣魚陷害等非法方式,還曾受國際譴責是「挑戰國際秩序」。因此我強烈質疑,法務部、陸委會拿來當政績的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成果中,是否了解這些中國可能涉及的違法侵害人權的狀況?羅瑩雪部長不敢否認。我質疑,政府無視中國在國際上流氓的行徑,只強調「兩岸合作打擊犯罪、協同合作」成果斐然,然而我們在國際難道只能靠中國的野蠻抓人,再把中國違法逮捕的台灣嫌犯交給我們嗎?為什麼不是腳踏實地去跟可能有台灣跨國犯罪集團涉及的主要國家去簽訂司法互助、引渡條款,光明正大以一個法治社會、文明國家的身份去進行國際打擊犯罪的工作? 接著在內政委員會,我慎重的請教陸委會夏主委、外交部次長、法務部次長、內政部次長等主要部會首長,要如何解決台灣跟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司法爭議,避免肯亞事件重演?要怎麼辦?各部會從2011年以來的檢討報告都大同小異、流於形式,而且一再的被打臉,無法解決問題。本案爆發至今各部會首長還沒會談過,今天難得他們聚集在一起,我主動把我的質詢時間撥給他們馬上討論一下,到底要怎麼辦?無奈現場官員跨部會討論後,再次進入無限迴圈,依舊是空洞、敷衍的回答。現在政府自稱兩岸關係的專家,卻花了五年、八年再加上我還撥質詢時間給他們討論,仍舊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具體的方法和策略。因此最後,我建議新政府在規劃外交與兩岸部門的人事,如果還想沿用舊政府的人事,最好三思。應該要尋求實質有策略跟具體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人。 質詢法務部長羅瑩雪影片: https://youtu.be/QmRH6fasAKA 質詢內政委員會各部會影片:https://youtu.be/itkecRfrmHM

檢討退輔會轉投資企業 回歸專業經營保障勞權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退輔會轉投資企業」進行質詢。在上次的質詢中(3/16),我對退輔會派任之高階經理人專業背景提出質疑,長期來用退役高階將領轉任投資企業的高階主管,受到外界「高薪酬庸」的質疑。之後,有許多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員工也來向我陳情,並指出許多案例顯示這些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主管缺乏專業,甚至對勞工權益的保障也有缺失。 退輔會今天備詢時,一再強調這些派任至轉投資企業的退將,是最優秀、專業的,經得起市場考驗。我反問,既然經得起考驗,那何需安置他們到轉投資企業任職?讓他們到開放的商業市場上去求職,應該很有競爭力,無須透過退輔會來安排出路吧?現在退輔會幫退將安置在退輔會封閉的轉投資體系裡領高薪,社會大眾當然會覺得不公平。 依據退輔會對於投資事業派任主管的管理要點,屢屢提到需考量「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但在退輔會提供的這些高階主管資料中,沒有一人具有經營企業經歷;具備大學企管碩士學位者,僅只4人,其餘僅是參加學分班或職訓班。這樣的人員是否符合「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的標準,我想大眾自有公評。 接著我再舉例,2012年曾爆發的退輔會轉投資的榮電公司經營不善惡性倒閉,且竟然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造成勞工大量失業,領無退休金、資遣費的狀況。退輔會派任的高階主管,把公司管理到變成這種慘狀,連勞工權利都沒保障,能稱得上專業嗎?退輔會官員回應表示,這個案例不算專業。 我再追問,退輔會其他轉投資事業,當時是不是根本也都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是不是等到榮電事件爆發,所有的轉投資事業才發現連這麼基礎的事情,都有嚴重缺失,才尋求改進?退輔會官員也承認屬實。 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數十年來,連基本勞工退休金的嚴重缺失都沒有發現,這樣哪裡具備專業的管理能力? 為了保障勞工權益,我要求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事業,也就是直接或加上間接持股超過50%的企業,應該要准用國營事業的規定,務必要在董監事會增設工會代表,強化勞工權益的保障,避免再次爆發榮電慘劇。讓基層勞工在公司能夠參與經營,才能真正促進企業的透明公開與專業化。 最後,我要求退輔會回覆給委員會三項資料: 一、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公司列表 二、前述轉投資公司的勞工退休金提撥現況 三、研議董監事會增設公司勞工代表的方案 讓退輔會轉投資企業回歸專業經營,並且保障勞權,將是我們持續監督的方向! 質詢影片連結: https://youtu.be/CBKdevSFDI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