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委員高潞以用,今日召開「音樂產業的現在與未來」公聽會,邀請音樂產業從業人員、學者專家與文化部和經濟部,探討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現況,期望台灣音樂與世界各國的競爭中,如何創造產值,與培植獨自在地特色。

文化部次長丁曉菁、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副司長王志錚、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徐宜君和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科長,及許多知名音樂人包含原住民歌手巴奈、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台灣嘻哈饒舌歌手大支、1976樂團主唱陳瑞凱、音協理事長朱劍輝、風和日麗唱片行卓煜琦、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舒米恩經紀人阿寶、添翼創越工作室公關經理洪詩婷、相知國際品牌與行銷部行銷總監 江季剛,與流行音樂研究學者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等,皆出席參與。

行政院林全院長已在幾個月前提出推動「部部都是文化部」的決心。林昶佐委員表示,身為音樂人和立法委員的雙重身分,不只希望各部會能和文化部一起努力,也會在日後持續監督。高潞以用委員則表示,近幾年音樂產業因為網路的發展更顯得多變,2011年數位音樂產值佔總產值約15.64%,文化部的策略,相關獎助、補助或平台建置等等對於跨國公司,或台灣獨立音樂,都應該有不同的思考。

「年輕人與在地文化音樂缺乏資源」

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指出,台灣音樂產業上游極度缺乏人才,華語流行音樂漸漸以中國為主,需要警惕。音協理事長朱劍輝則認為,台灣音樂人需要透過LIVEHOUSE舞台培育樂團和獨立創作者,LIVEHOUSE的合法化是迫切的問題。巴奈、黃子軒則以自身經驗,描述原民音樂與客語音樂目前遇到的困境,指出政府看待台灣在地文化,都應該提升高度,讓「台灣獨特文化能具備更多往外拓展的實力」,而不是只丟給原民會、客委會。

「亞洲獨立音樂新契機」

面臨主流音樂的競爭,台灣獨立音樂的特殊性反而是新契機。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表示,由於韓國獨尊K-POP,當地獨立音樂創作人反而較為羨慕台灣獨立音樂的蓬勃發展,台灣應該抓緊這個優勢向外發展。舒米恩經紀人阿寶亦認為,政府應該可以在獨立音樂上提供幫助。陳瑞凱則建議,金音獎應該發展成亞洲獨立音樂大獎;除此之外,他也特別指出應該檢討娛樂稅的問題。

「音樂產業的趨勢與政府角色」

音樂的趨勢在哪裡,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認為,音樂與科技的跨界創作十分具有潛力,「透過流行音樂去打頭陣,成果會超過音樂本身。」李明璁則指出,北歐是值得參考的對象,其在世界流行音樂產業鏈底下扮演如編曲等等的高級代工角色,使得經濟產值僅次於美國;而政府的角色則不宜直接投資,應間接投資,從國內研究、媒體、教育投注資源,並培力具有生命力的台灣特色音樂。曾長青則提醒,音樂產業是跨部會的事情,經濟部、觀光局都應該關注。智慧財產權方面,期望政府能主動建立更透明的機制支付給創作者本人,而非由少數特定民間團體把持。

文化部表示,音樂影視在科技發展及資本的落差、智財權、年輕世代的舞台在哪裡、以及相較中國投注資源在音樂產業和明星上的能量,確實是危機。政府未來將採用如韓國文化振興院的概念,有幾個推動重點,包含獎補助跟投融資雙軌發展、加強中小學與大專院校的音樂美學教育、設置條例草案、修正公視法等等,法規相關的整備都需要與立法院合作。此外,會加強各部會的整合,LIVEHOUSE方面,持支持立場,明年也會做整體性的盤點。

林昶佐特別提醒,政府的立場應該在創造機會的環境,而不是靠政府直接提供表演機會。而在推動政策的過程中,若民間的參與不夠,反而會事倍功半。未來時代力量也會持續監督追蹤,期望文化部能成功串連各部會,讓台灣音樂文化產業能夠有更蓬勃和多元的發展。

註:圖中為林昶佐國會助理、「負極高壓電」樂團鼓手 郭柏瑜

郭柏瑜 為人民出任務

即時動態 Issue

台灣應積極強化與東南亞的外交工作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上週(3/21)台灣漁船遭受印尼巡邏艇槍擊的事件,請外交部、農委會漁業署、國安局、海巡署等單位來備詢。政府單位的多份報告相當一致,都提及印尼政府宣稱本起案件符合他們的「標準作業程序」,但我方漁船則對於過程有不同的陳述。顯然,爭點之一是印尼的「標準作業程序」,因此台印雙方應該依據當天證據,比照印尼其標準作業程序,就能確認印尼公務船是否違法失當。所以,外交部是否了解印尼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例如印尼公務船與外籍漁船的應對基本規範是如何?包括公務船廣播警告、登艦、查扣、開槍的相關規定是什麼? 林永樂部長表示,印尼近日已正式回覆其作業規定。然而,我實在難以想像,幾乎每年都爆發印尼公務船對台灣漁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的政府竟然到最近都仍不了解該國規定的細節內容,這要如何保障漁民?發生爭議時,如何依據其規定來主張我們的權益,保障台灣漁民的安全與財產呢? 我請漁業署蔡日耀署長簡述台灣遠航漁船的主要作業海域,蔡署長表示,主要以印度洋、東南亞、太平洋海域一帶。我進一步詢問外交部與漁業署,那麼在這海域中的十幾個國家,台灣漁船常常爆發與該國的執法爭議,請問我們掌握了哪些國家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結果竟然幾乎都沒有! 事實上,要能真正保障台灣漁船的權益,還是必須簽訂漁業協定。尤其以外交部多份報告所提,過去八年政府強化與各國「非政治性的實質關係」的外交理念來看,漁業協定絕對是非常重要,應該優先推動,才能實質保障我國漁民。然而這八年來簽訂了台日與台菲的漁業協定,都是發生東海衝突以及廣大興號事件後,才陸續推動。我追問,漁業署所提的台灣漁船作業主要海域等周邊鄰國,我們跟他們的漁業協定是否開始談了?例如也曾與我漁船爆發執法衝突的印度? 結果部長竟然回答,幾乎都還沒有開始談! 台灣漁船年年都爆發跟鄰國公務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竟然都還沒有開始談! 難道非得爆發大的流血傷亡衝突,政府才要談嗎? 5/20即將就任總統的蔡英文主席提出「新南進政策」,我將監督新政府落實強化與東南亞鄰國政府的互動與互信,畢竟包括貿易投資、工業設廠、文化交流、漁業等,我們與東南亞鄰國都有密切的往來。我也期盼外交部的同仁們,未來大家仍會在外交崗位上繼續合作打拚,必須開始積極籌備強化與東南亞鄰國關係的工作。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vNc7njeXLYA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今天是新會期開議的總質詢。昨天我剛從美國參與入聯宣達活動返台,除了拜訪美國國會議員以及接受外媒訪問,爭取國際社會支持台灣以外,對於在紐約的入聯遊行活動更是印象深刻。近年來這個遊行由當地留學生與台裔年輕人舉辦,看到他們對台灣的認同這麼自然而且強烈,難怪台灣年輕人被稱為「天然獨」,相信他們未來都會在各種領域為台灣發揮影響力。 過去幾年來,我們目睹,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人,透過社會運動或在各種場合發聲,抗議台灣被矮化,唾棄在國際上親中、外交休兵、不敢為台灣發聲的前政府。而新政府多次表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聯合國的立場。然而,我認為台灣必須有合理的國家定位與論述,面對困境,才能夠正大光明、理直氣壯,國際上的朋友也會理解、願意當我們的朋友。如果連定位與論述都不合理,國際社會難以理解台灣,遑論要支持了。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一個核心問題,台灣希望參與聯合國「究竟是返聯還是入聯?」 聯合國1971年通過「2758決議文」,決定驅逐「蔣介石政權代表」。這個政權是被國外學者跟希特勒併列為20世紀殺最多人的獨裁者,並且荒唐宣稱他們統治中國、蒙古、西藏、以及俄羅斯、阿富汗、印度、緬甸、不丹、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部分領土,代表這些國家地區的人民。 聯合國把這個荒唐的獨裁政權驅逐出去,決議文並非提到驅逐台灣。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我們現在要參與聯合國,若是說要「返聯」,難道是要代表這個荒唐獨裁的蔣政權返回聯合國嗎?因此,我強調,台灣必須以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民主台灣身份要「入聯」,而不是「返聯」。 外交部李大維部長表示,台灣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我的看法,但要謹慎審視國際以及兩岸的氛圍。林全院長雖未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但也強調我們是以一個民主國家的身份。 既然我們都認同要以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主體性來參與國際社會,我提醒政府就不該在國際上產生矛盾的論述。例如日前南海爭議時,還有政府部門主張U形線,把整個南海當成我們的內海,繼承了蔣介石政權荒唐主張的陷阱。 我了解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就跟許多理想一樣不是一蹴可及,要長期努力。但我們的國家定位與國際論述必須合理,即便國際處境困難,至少能喚起世界的同情與友情。如果論述荒謬、甚至主張代表其他十幾個國家,那我們連道理都站不住腳。我要求政府在外交、國際組織參與上,要以民主台灣的主體性為出發,這也是人民的冀望。

台灣不可迴避的工程:轉型正義

今天司法法制委員會進行《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審查。來備詢的行政院簡太郎秘書長以及各部會代表強調「轉型正義」不需另立機關、不需另外立法。我問簡秘書長,歷史上,台灣人民受壓迫的部份有哪些,他回答228、白色恐怖,而這些都已經處理。我問及,那戰後中華民國接收台灣侵佔民產的部分呢?原住民族權利呢?政府監控人民的「人二室」黑機關呢?慰安婦、戰後特約茶室的集體性剝削呢?這些是哪個機關或哪個法可以處理真相公布、求償以及權利的回復呢?簡秘書長表示這些在現行機關與法律都沒辦法處理。因此我強調,轉型正義的工程龐大,應該訂定框架法、設定獨立機關專責來統合,全盤檢討歷史上台灣人民或族群集體受迫害的真相,規劃轉型正義的方向,才能避免掛一漏萬。 民進黨在國會輪替後,便積極研擬促進轉型正義草案、排入議案,顯見決心。我們也會提出時代力量的版本,涵蓋原住民族權利的回復、並拉長歷史縱深,可回溯處理到日治時期...等,期待能一起建構台灣完整的轉型正義工程。 最後,我則呼籲國民黨,今天來發言的國民黨委員,有些說台灣不需要轉型正義、是違憲亂政,有些則意見完全相反,說要做轉型正義,但民進黨版不夠完整,應該加入原住民族的部份。這麼重要的議題,我呼籲國民黨內應該先做路線辯論,統合意見,避免像今天這樣分歧。身為人權工作者,我們也會期待國民黨最後的主流意見是支持做轉型正義。當然他們也可以選擇支持包含原住民族權利回復的時代力量版本。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3B6scgGFJ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