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民進黨,你們還記得自己對國會改革的承諾嗎?

這已不是支持一例一休還是二例的問題,也不是砍不砍七天假的問題;而是,我們是否保有一個可以遵守程序、實質討論議案的國會?

在國會裡面,不同政黨、不同委員有不同主張,把各種主張清楚的在委員會裡面充分討論、審議,這是最基本的權利也是責任。然而衛環委員會在10/5、10/26以及今天,對於勞基法的修正沒有任何實質審議、涉及議事錄登載不實、主席違反規定逕自宣布不予審查議案、毫無程序正義,這已經完全掏空了立法院、委員會的職能。

過去國民黨長期在立法院佔多數,常用多數暴力凌駕正常程序,讓國會失能,被人民深惡痛絕;因此,一個公開透明、強化委員會審議功能的國會改革,成為這幾年人民的重要要求,也是今年初大選的重要議題,包括蘇嘉全院長在內的民進黨委員幾乎全部都連署支持。然而,經過這次的事件,民進黨,你們還記得自己對國會改革的承諾嗎?

> 閱讀聲明全文:https://goo.gl/1t1EIv

(照片轉載自中央社新聞:https://goo.gl/FKaVeC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American Japanese Relocation Centers) 講到集中營、轉型正義,很少人會聯想到美國,但其實在這個大家認為相當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發生過侵害人權的集體囚禁事件。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民間排日情緒高漲,日裔民眾不論工作或是坐公車、上教堂,都會遭到排擠甚至是生命威脅。1942年基於社會氣氛,羅斯福總統頒布了第9066號行政命令,授權可以對生活在軍事區域的人加以任何限制,甚至可以把他們排斥在軍事區域之外。根據這個命令,美國西岸各州開始強制隔離日裔居民,把他們集中在遠離海岸,內陸貧瘠地區的集中營。美國共有十座日裔集中營,超過十萬日裔人士被隔離,而其中竟有七成已經是美國公民。這個政策,可以說是美國在奴役黑人之後,最羞恥的不人道惡行。 1945年限制行為結束,美國也逐步地進行這項轉型正義。1948年美國國會通過《日裔美人遣送賠償法》;1976年福特總統承認錯誤;1988年雷根總統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並在國會旁設置此事的紀念碑。2001年老布希總統再一次的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2006年通過法案,維護並保存日裔美人集中營,記取歷史教訓。 保留最完整的集中營是位於加州的Manzanar War Relocation Center,被列為國家歷史遺址,由國家公園管理局經營。Manzanar除了設立博物館訴說當年的歷史和日裔美人的生活狀況外,園區的建築也在逐步復原,包括哨站、房舍、集會所。其中當初約有150名日裔被葬在Manzanar的墓地也保留著,日本工匠還在此修建了「慰靈塔」,慰靈塔也成為了這裡最著名的景點。

台灣的特勤系統應檢討整合

三軍六校聯合畢業典禮今年將在北投復興崗舉行,日前卻傳出附近的國小家長投訴,竟被要求停課。國安局特勤中心表示這並非他們所規劃,台北市警察局則出面承認不妥而取消該項規劃。 這件事情凸顯長期以來台灣特勤系統多頭馬車的問題。學者研究指出,台灣的特勤制度,源自於威權時代蔣介石為了避免發生兵變,必須層層節制、讓不同人馬之間相互箝制。因此,特勤系統由軍警各個不同系統組成,不同區域、不同維安對象,維安人員與指揮系統又都不一樣,常常發生權責不明,或是執勤的模糊地帶。果然現在就又發生這種狀況。 我曾在立法院質詢國安局,應檢討這套過時的特勤制度,比照國外現代化的制度,例如美國的特勤局,從人員訓練到調度指揮,都統一規劃負責。現在發生爭議,別只是撇清責任,應從這些經驗中檢討如何能讓台灣的特勤系統揮別過去舊時代的疊床架屋,讓事責能夠整合一貫。 (圖取自後備憲兵論壇,為士林官邸金門籍內衛區隊逐一唱名列隊前進,接受蔣介石召見) >> 相關新聞:https://goo.gl/tyzoLq

執政黨應審慎對待勞基法

這幾天在衛環與經濟聯席委員會參與勞基法的審查,心情非常複雜。勞動部該給的資料缺漏不齊,已交出的報告又有很多矛盾,修法正當性何在,我一直感到很疑惑。而昨天公聽會上執政黨邀請的代表對勞工毫無同理心的言論,更讓人憤怒。今天下午,在表決「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的程序提案時,佔絕對多數的執政黨發生重大失誤輸了,竟一度硬凹,想違反議事規則、強硬重付表決,當時我真的頭皮發麻。 在一陣混亂後恢復議事進行。由於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反對修法的委員們可用冗長發言的方式來拖過今天的議事,就不用再擔心勞基法被闖關。問了幾位排我前面發言的委員,仍不太確定他們是否會把時間耗完。因此,我與團隊只能一直準備資料,好讓輪到我時可以發言撐到會議結束。 瞬息萬變、神經緊繃的幾個鐘頭後,會議結束。雖然準備的幾疊資料沒機會唸,但心情也稍微放鬆。多了一兩個星期,希望社會與輿論能充分討論,執政黨能聽進去各界的聲音,影響勞工權益重大的條文絕對不該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