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這幾天,立法院在進行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等被提名人的審查。今天上午,我針對憲法國家主權、領土問題、公投制憲、轉型正義等問題,提問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先生。許先生認為,根據國民主權的原理,我國的疆域只包括台澎金馬,並不包括中國與蒙古;至於憲法所規定固有之疆域,他認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不具備法律效力」。他也認為,無論是制憲或修憲,由於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若能由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才最具備合理性。關於轉型正義部份,許先生明確指出不當黨產條例以及除垢法(Lustration Law)都沒有違憲疑慮,任何獨裁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道。沒進行轉型正義,將會侵蝕政黨政治的根基,讓台灣民主倒退。

許先生的回應,符合我對於大法官的期待,期盼未來大法官能夠勇於面對敏感的憲政層次的問題。畢竟,大法官身負釋憲的重責,不只應具備法學素養,更應洞悉國際社會的進步價值,以實質法治國的思維來保障台灣人民的權利、維護憲政國家基礎。

即時動態 Issue

軍改應照顧中下階層弟兄,限制高階將官

軍人年金改革法案開始進入逐條審查的程序。時代力量的基本主張是「照顧中下階層弟兄,限制高階將官」,並針對退將未經國防部核准或退休未滿15年,赴中參加具政治機關或團體所舉辦之慶典或活動,應剝奪退休俸,以維護國家安全與人民利益。 行政院版本的退將最高所得替代率是90%,我們把該數字再向中高階軍官拉近一點為80%。以我們的版本來說,上將最高仍有15.7萬,是上校的2倍、中校2.5倍。另外,過去最被社會詬病的18%優存利息,若是領月退俸的軍人,考量已經提高俸率標準,減緩刪除優存的衝擊,所以加速在3年半內歸零,至於一次退的優存利息和最低保障金額,我們的版本則維持與行政院版一樣。 年金改革是十幾年來不分黨派執政都曾誓言要大力推動的政策,卻總是半途而廢或範圍限縮而延宕至今。期盼這次能順利完成改革,健全國家的財政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

別讓台灣的轉型正義輸給時間

文化部在去年初宣示將推動中正紀念堂的轉型,並將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法草案,也陸續啟動社會對話論壇、願景工作坊等系列活動,來凝聚轉型的方向。然而,一年下來,日前行政院與執政黨公布的新會期優先法案中,仍沒有中正紀念堂組織草案。 據了解,文化部將持續舉辦社會對話的活動,且不會提出中正紀念堂的組織修法草案,而是將轉由即將成立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來規劃審訂。也就是說,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工作反而因為促轉會即將成立而延緩了。 許多蔣介石獨裁統治下的受害者與家屬們正在凋零,仍在世的長輩們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歲月能等待公義彰顯的一天,只有這佔地25公頃的獨裁者紀念園區似乎永遠屹立不搖。所有關心台灣公義與人權的朋友,都應該要深思前國際刑事法院首席檢察官理查・葛斯東(Richard Goldstone)的這句話:「時間是轉型正義的敵人」。 蔡總統在今年228紀念日再次表達對轉型正義與促轉會成立的積極態度,但我要提醒政府,轉型正義並不是未來促轉會一個部會的工作。處理過去威權時代遺留的傷害,是所有政府單位都應該要承擔的改革。唯有所有的政府部會都有此體悟,台灣的轉型正義才能不輸給時間。我們這一代必須有勇氣與決心,才能撫慰受害者,告慰已逝英靈。 (照片引用: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