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中正獨裁佗位去 18】巴塞隆納哥倫布紀念雕像

【中正獨裁佗位去 18】巴塞隆納哥倫布紀念雕像 (Plaza de Colón)

提到哥倫布,可能大家的第一印象都是「發現新大陸」,因為這是課本上教的。不過,西班牙的左派政黨「人民團結候選人黨」最近卻主張,要求拆除巴塞隆納的大航海家哥倫布紀念雕像並清除底下歌頌殖民的文字。

某些歐美國家,將10月12日訂為「哥倫布日」,紀念發現美洲新大陸。不過,這個「發現」對印地安人來講,確是個恐怖的浩劫。這一天對美洲原住民來講,是殖民、奴役、掠奪、屠殺的開始。歐陸的殖民者,大舉湧入原本就一直存在的美洲,以歐陸中心思想稱其為「發現」,不僅掠奪了美洲原住民的土地,甚至大量的屠殺,還帶了傳染病使沒有抗體的原住民族大量的死亡。不僅如此,殖民者還將原住民當作奴隸,甚至還擄回歐洲奴役。連帶著原住民族的文化與傳統宗教也跟著被消滅殆盡。

不過人們漸漸地發現紀念這個日子不太對勁,各地的原住民族們更是連年的在這個日子走上街頭抗議。中南美各國以及美國加州、華盛頓、西雅圖等州,逐漸將這一天的名字改為「原住民日」,甚至委內瑞拉更直接的將這一天稱做「原住民抵抗日」!

而身為大航海時代的霸權、哥倫布的贊助者:西班牙,近年來也對曾經歐洲人的大英雄哥倫布,有了些許的改觀。已經有不少的政治人物曾公開譴責,紀念哥倫布就是歌頌種族屠殺、歌頌殖民。雖然哥倫布雕像現在仍矗立在巴塞隆納,不過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它將會倒下。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17】阿道夫.希特勒雕像

【中正獨裁佗位去 17】阿道夫.希特勒雕像(Statue of Adolf Hitler) 「Was there any public statue of Adolf Hitler in Germany?」 「德國還有任何公開希特勒雕像嗎?」一個喬治亞國民這樣問。 喬治亞位於東歐,原屬蘇聯。獨立後的喬治亞,也曾像台灣一樣,討論著史達林銅像的存廢。 阿道夫.希特勒出生於奧地利,是德國納粹領袖,然而他的政治權力並非用任何軍事手段獲得,而是藉由選舉,由全體人民選出,並一步步在廣大支持下,成為一個真正的獨裁者。他著手改造德國經濟,發展帝國美學和醫學,並制定法律,合法地、規律地將政治犯、同性戀、身障者、無業者、猶太人、吉普賽人等族群送往集中營。 集中營就像一座巨型工廠,這些人在死之前,必須體會「勞動使人自由」的意義,接著,再合法地被用以槍決、吊死、毒氣室等各種方式,處以死刑。他們生前的頭髮、衣服、義肢、梳子、眼鏡、行李箱、皮鞋等物品,被完整地堆在集中營裡,如小山一樣高。 人民生命的被剝奪、家庭的破碎、畸形的醫學實驗等等,納粹暴行曾在戰後遭人遺忘,許多年輕人並不知道集中營發生什麼事,當時政府只希望人民好好往前看,傷口好不容易復原就不要再揭開瘡疤。但也因日後轉型正義的開啟,真相因而一一鮮明地再次被揭開、被深刻檢視與反省。 現今,走在歐洲街道或校園,我們不會再輕易看到任何與希特勒有關的知名官方象徵物。除了2012年後波蘭的前華沙猶太區(Warsaw Ghetto),那裡的希特勒,看起來較為年少,他雙膝跪地,為了無數被殺害的靈魂,祈禱與懺悔,直至宇宙盡頭。 註:此雕像為義大利藝術家的創作,然而,儘管立意良善,仍引起猶太人族群的不滿,被認為是一個挑釁與侮辱。 (照片引用自CBS)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