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提出《軍中可疑事件調查及賠償條例》及《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組織法》,推動調查數以百計的軍中的冤案、懸案,並進行後續處置、賠償及回復名譽,以落實軍中正義。這是自從2013年洪仲丘案以來,人民高度要求的改革,期望兩個法案能盡速排入委員會審議。人權是我在國防委員會高度關注的議題,未來也會持續監督,要求長期封閉的軍中體系能夠落實符合人民期待的轉型。

即時動態 Issue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明年開始,日本將駐台機構正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過去這個機構只有「交流協會」四個字,未提及日本,也未提及台灣。台灣在中國打壓下,許多國家駐台機構長年來都用模糊的方式設置。然而根據民調,大多數的人根本不知道這些機構名稱的意思,也造成許多實質交流工作的困擾。因此,不只是日本,還包括英國等許多國家開始讓這些機構更名實相符。而台灣也應該要進行對外單位的名稱正常化,例如,台灣對日的機構還叫「亞東關係協會」,這又是什麼碗糕? 不過,外交機構的名實相符固然重要,但名正言順之後,更應促進實質且健全的國際關係,才能進一步保障台灣人民在國際間的權益,並且對國際貢獻己力。 期待未來台日能繼續強化兩國的交流、增進雙方的福祉!

台灣應積極強化與東南亞的外交工作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上週(3/21)台灣漁船遭受印尼巡邏艇槍擊的事件,請外交部、農委會漁業署、國安局、海巡署等單位來備詢。政府單位的多份報告相當一致,都提及印尼政府宣稱本起案件符合他們的「標準作業程序」,但我方漁船則對於過程有不同的陳述。顯然,爭點之一是印尼的「標準作業程序」,因此台印雙方應該依據當天證據,比照印尼其標準作業程序,就能確認印尼公務船是否違法失當。所以,外交部是否了解印尼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例如印尼公務船與外籍漁船的應對基本規範是如何?包括公務船廣播警告、登艦、查扣、開槍的相關規定是什麼? 林永樂部長表示,印尼近日已正式回覆其作業規定。然而,我實在難以想像,幾乎每年都爆發印尼公務船對台灣漁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的政府竟然到最近都仍不了解該國規定的細節內容,這要如何保障漁民?發生爭議時,如何依據其規定來主張我們的權益,保障台灣漁民的安全與財產呢? 我請漁業署蔡日耀署長簡述台灣遠航漁船的主要作業海域,蔡署長表示,主要以印度洋、東南亞、太平洋海域一帶。我進一步詢問外交部與漁業署,那麼在這海域中的十幾個國家,台灣漁船常常爆發與該國的執法爭議,請問我們掌握了哪些國家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結果竟然幾乎都沒有! 事實上,要能真正保障台灣漁船的權益,還是必須簽訂漁業協定。尤其以外交部多份報告所提,過去八年政府強化與各國「非政治性的實質關係」的外交理念來看,漁業協定絕對是非常重要,應該優先推動,才能實質保障我國漁民。然而這八年來簽訂了台日與台菲的漁業協定,都是發生東海衝突以及廣大興號事件後,才陸續推動。我追問,漁業署所提的台灣漁船作業主要海域等周邊鄰國,我們跟他們的漁業協定是否開始談了?例如也曾與我漁船爆發執法衝突的印度? 結果部長竟然回答,幾乎都還沒有開始談! 台灣漁船年年都爆發跟鄰國公務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竟然都還沒有開始談! 難道非得爆發大的流血傷亡衝突,政府才要談嗎? 5/20即將就任總統的蔡英文主席提出「新南進政策」,我將監督新政府落實強化與東南亞鄰國政府的互動與互信,畢竟包括貿易投資、工業設廠、文化交流、漁業等,我們與東南亞鄰國都有密切的往來。我也期盼外交部的同仁們,未來大家仍會在外交崗位上繼續合作打拚,必須開始積極籌備強化與東南亞鄰國關係的工作。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vNc7njeXL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