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中正獨裁佗位去 17】阿道夫.希特勒雕像

【中正獨裁佗位去 17】阿道夫.希特勒雕像(Statue of Adolf Hitler)

「Was there any public statue of Adolf Hitler in Germany?」
「德國還有任何公開希特勒雕像嗎?」一個喬治亞國民這樣問。

喬治亞位於東歐,原屬蘇聯。獨立後的喬治亞,也曾像台灣一樣,討論著史達林銅像的存廢。

阿道夫.希特勒出生於奧地利,是德國納粹領袖,然而他的政治權力並非用任何軍事手段獲得,而是藉由選舉,由全體人民選出,並一步步在廣大支持下,成為一個真正的獨裁者。他著手改造德國經濟,發展帝國美學和醫學,並制定法律,合法地、規律地將政治犯、同性戀、身障者、無業者、猶太人、吉普賽人等族群送往集中營。

集中營就像一座巨型工廠,這些人在死之前,必須體會「勞動使人自由」的意義,接著,再合法地被用以槍決、吊死、毒氣室等各種方式,處以死刑。他們生前的頭髮、衣服、義肢、梳子、眼鏡、行李箱、皮鞋等物品,被完整地堆在集中營裡,如小山一樣高。

人民生命的被剝奪、家庭的破碎、畸形的醫學實驗等等,納粹暴行曾在戰後遭人遺忘,許多年輕人並不知道集中營發生什麼事,當時政府只希望人民好好往前看,傷口好不容易復原就不要再揭開瘡疤。但也因日後轉型正義的開啟,真相因而一一鮮明地再次被揭開、被深刻檢視與反省。

現今,走在歐洲街道或校園,我們不會再輕易看到任何與希特勒有關的知名官方象徵物。除了2012年後波蘭的前華沙猶太區(Warsaw Ghetto),那裡的希特勒,看起來較為年少,他雙膝跪地,為了無數被殺害的靈魂,祈禱與懺悔,直至宇宙盡頭。

註:此雕像為義大利藝術家的創作,然而,儘管立意良善,仍引起猶太人族群的不滿,被認為是一個挑釁與侮辱。

(照片引用自CBS)

即時動態 Issue

長照ABC計畫

今天立法院衛福委員會以及衛福部陳時中部長來到我們萬華,參訪愛愛院、立心慈善基金會、台大醫院北護分院,考察「長照ABC試辦計畫」,身為在地立委,我也隨行參與。 台灣社會高齡化,我們萬華的老年人口更超過17%,是台北市最高的區域之一。萬華的社區鄰里關係緊密、社福機構長年與在地建立深厚情誼、還有宮廟團體的人際網絡串連,這些條件讓萬華在試辦「長照ABC計畫」時,有了好的起步。期待今年能輔導升級更多的長照巷弄站、深化垂直的整合與串連、加強對社區的宣導,也讓我們的試辦經驗推廣到其他區域,檢討優缺與不足之處,建構台灣完整健全的幸福長照網。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這是中正獨裁佗位去系列的完結篇了,大家還記得當初是什麼原因,才開始有系列文的嗎?在台灣轉型正義的浪潮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又再次浮上檯面,即便支持轉型正義的,也對該如何轉型,重塑中正紀念堂的意義,有著不同的意見。藉由其他國家的經驗,我們能夠去思考台灣在轉型過程中,如何去賦予這些不義象徵新的歷史意義。 系列文由中正開始,也將由中正結束。在我們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時,大家反而會遺忘另一個更具威權性的存在,就是目前仍由後備指揮部管理的慈湖陵寢。作為蔣的安息之地,慈湖在政治上的敏感度相當高,歷任國民黨主席都會去慈湖謁陵,這位「民族救星」在國民黨內部及少部分民眾中仍是精神領袖,因此,很少人願意主動去處理慈湖陵寢問題,它是轉型正義之路上最大的結。 慈湖陵寢在桃園市大溪區與復興區交界。1955年,由板橋林家無償捐予政府作為軍事用地,實際上則興建成蔣中正的行館,於1959年落成。蔣於1975年4月5日逝世後,靈柩就一直停放在慈湖賓館正廳,供人「瞻仰」,同樣地,他的繼任者蔣經國,遺體也安厝在附近的大溪陵寢,父子倆直到現在都未曾下葬。即便今天已經現代化,台灣多數人仍有「死者為大」的觀念,對兩蔣移靈不敢表達關心,認為這是蔣家自己的「家務事」,但事實上國家是否有義務維持獨裁者陵寢,一向是公共事務的討論範圍。 台灣首度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曾將駐慈湖的三軍儀隊裁撤,馬英九上任後又隨即回復。不過,台灣去蔣化的運動依然持續延燒,幾乎每年都抗議蔣中正銅像的行動,反對者不滿公共場合、校園仍有紀念獨裁者的雕像,紛紛要求拆除、撤離。時任桃園縣長的朱立倫,在慈湖附近開闢了「慈湖紀念雕塑公園」,用來安置那些落難的蔣公銅像,其中最著名的是原本在高雄文化中心,被市長陳菊下令拆解的蔣公銅像,經過搶救死而復生。多數人怒罵這是讓轉型正義倒退的舉動,也有支持者認為,這不過是保存「歷史文物」,無關乎正義。慈湖、大溪也因為蔣的關係吸引很多中國觀光客,這又掀起一波適不適合把蔣文創、商品化的論戰。 轉型正義在其他國家依然是進行式,其幾年烏克蘭強力地去共化,到最近奧地利的地方政府決定拆除希特勒故居,都是為了彰顯轉型後的新價值。台灣許多公家機構、軍事設施、學校、地名、路名等,依然延用中正當名稱。政府身為國家公權力之體現,卻還維護著供奉獨裁者之廟堂、紀念獨裁者之體系,而最近因為七天假,許多人赫然發現蔣公誕辰紀念日(10月31日)是國定假日之一,足見台灣轉型正義之落後,民主根基之不穩固。 中正獨裁佗位去完結了,但台灣的轉型正義才剛開始。希望這一系列文章能對正在閱讀的你有幫助,持續關心這議題。

時代力量會在臨時會中繼續為合乎世代正義、永續經營的版本來論辯。

昨天公教年金改革協商破局,國民黨黨團直嗆「不須協商,直接表決」,更揚言不惜「表決三天三夜」,違背了各黨這幾天的協商共識方向,浪費了五天以來的會議,讓年改的議事進度再次陷入泥淖。 今天上午在院會,國民黨委員發言幾乎仍是一貫的論述,說支持改革,但是反對汙名化公教人員,批評協商過程不尊重不同的意見...等等。我實在不解,既然支持改革,為什麼除了少數的國民黨個別委員以外,整個黨團協商過程,國民黨黨團沒有提出具體的方案?該怎麼改?調降的幅度與速度是什麼?說協商過程不尊重不同的意見,那麼,黨團協商是黨團代表在協商,請問,國民黨黨團的不同意見的具體方案究竟是什麼?協商過程國民黨黨團何時有為任何具體方案提出辯護? 國民黨是否如口中說的支持改革,我相信大家心裡都有數。 時代力量會在臨時會中繼續為合乎世代正義、永續經營的版本來論辯。我相信,延宕已久的年金改革,絕對不能再被這種蠻橫的阻擋而停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