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時代力量在今年7月20日提出勞基法修正案後,主張週休二例、維持七天假、資淺員工特休假、特休假成長幅度與公務員一致、提高違法企業罰鍰等等。本以為,法案會在今天的衛環社福委員會,可以進入實質審議討論,然而,現場卻混亂得超乎想像。

儘管勞動部堅持一例一休砍七天假,又認為不該修正特休假、不該對企業加重處罰,幾乎全面反對時代力量的主張,但我們今天仍計劃透過程序的問題、資料公開的要求、乃至於實質的審議,希望能要求勞動部能先停下步伐,為廣大勞工的權益,召開立院公聽會、做更審慎的評估。

然而今天在委員會,只看到過去長期偏袒財團的國民黨,與執政的民進黨彼此叫囂混戰,心中只有無奈。難道針對法案的實質討論、逐條審查都不可能嗎?本以為混亂後,可以冷靜讓會議開始,結果,竟趁著這場推擠扭打,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的版本就出了委員會。對此,我非常不能接受,也對這款的勞基法審查正當性感到存疑。

關乎全國數百萬勞工權益的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3】紐倫堡史料中心

【中正獨裁佗位去 3】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紐倫堡史料中心 (Reichsparteigelande - Nazi Party Rally Grounds) 紐倫堡,這個因紐倫堡大審而廣為人所知的城市,在第三帝國統治期間也是納粹黨的重要據點以及用來宣傳領袖崇拜的主要城市,也是在這裡,希特勒建造了舉行納粹全國黨代表大會的集會場,由希特勒的御用建築師阿爾伯特·施佩爾(Albert Speer)與希特勒本人親自設計,整個園區占地超過十一平方公里與數棟建築物,包含造型神似古羅馬競技場,可同時容納五萬人的黨代表大會堂在內。 1933-1938年間,納粹總共在園區舉行了六次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集會期間,超過十五萬名的納粹衝鋒隊(SA)與納粹黨衛軍(SS)聚集在此宣示對元首的忠誠,可說是納粹的權力象徵,集會場從1933年開始動工,但直到二次大戰結束都始終未完成最終建造,希特勒對園區的遠大規劃,不論是從選擇紐倫堡(從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非正式首都),到採用仿古羅馬設計風格,恢弘的建築物本身,都再再可以看出希特勒欲繼承過去歷史,開創永垂不朽帝國的夢想。 戰爭結束55年後,2001年這裡做為史料中心重新開放,裡面完整記錄了納粹的崛起與毀滅,透過文獻和照片,人們可以清楚看到希特勒是如何煽動群眾、奪權、殺害猶太人,以及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和德國艱困的轉型正義工程。 如同所有過去威權遺址是否要保留的難題,納粹集會場當初也面臨許多爭議,1994年時,紐倫堡市政府決定於納粹黨大會遺址建立史料中心,在當時市民的決議裡,對於成立的目的表示「這個對抗前納粹黨集會地的行為,是一個開放的進程、是一場沒有預期結束的公共對話,它不是一個為所有現有的城市或建築提供的『解決方案』,而是將整個納粹黨集會地理解成一個『學習的地方』。」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灣未受邀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請外交部李大維部長備詢。台灣在國際上受到中國打壓,處境艱困。因此,從舊政府的「活路外交」到新政府的「踏實外交」,皆強調「實質」參與的重要性。不過,究竟怎樣的參與是「實質」參與? 奧運算是「實質」參與的例子。台灣的名稱被矮化為「中華台北」,然而台灣的選手可以公平的與其他國家在競技場上一較長短,有好成績也同樣得獎奪牌。除了奧運期間,平常的國際奧會相關會務,我們也能參與。這些就是「實質」參與。同理,台灣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參與APEC也是一樣,名稱被矮化,但可以「實質」的參與,平常的APEC國際會務,我們也有實質的參與權利。然而,台灣今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或是三年前曾經出席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呢? WHA我們只能每年以觀察員的身分去發言五分鐘,ICAO更慘,三年前以「客人」身份受邀參觀大會。這兩個組織,我們不能實質參與會務,包括發表意見、表決、即時交流資訊,都不行。這種建立在接受「一個中國」前提下,仰中國鼻息,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是徹底失敗的外交策略。 我要求外交部要重新檢討,針對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的徹底失敗模式,不能再投注大量資源去浪費,應該要研擬新的參與方式的可行性。台灣應擬定新的外交策略,將資源做更有效的配置。近日外交部傳出將裁撤部分外館,我便持保留意見。外交部應先檢討過去錯誤的外交政策所浪費的資源配置,轉到更務實的建立與他國的連結,而外館該強化還是該裁撤,應該在這樣的新策略下,做通盤的思考。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WA15IT7uFO8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