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自己案底自己救!」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國家安全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MfS),簡稱「史塔西」(Stasi),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的國家安全及情報機構。史塔西被認作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秘密警察機構之一。

史塔西的格言是「黨的劍與盾」,口號則是「我們無處不在」,如同這兩句話,史塔西的主要任務是對國內的政治偵防與打擊反對勢力,具體來說包括蒐集情報、監聽監視、操控媒體、鎮壓與刑求異議人士等,相當於台灣戒嚴時期的警總和調查局等情治單位的總和。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史塔西透過廣泛、細密、有效的組織工作,滲透到了社會的每一個層面,從上至下,層層預防,對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權穩定的言行實行全面監督。可以說,在東德生活,沒有一塊空間是史塔西不能間接、或者直接參與的。其監聽設備從紐扣、水壺,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鋼筆,無孔不入。

根據統計,直至1989年解散前,史塔西在全國總計有九萬多名正式職員,線人高達五十萬人,若將臨時線人也計算在內,則總人數可能高達兩百萬人,當年東德全數人口一千八百萬人中有六百萬被納入秘密監視之列,這個數字也就是說,在當時,每九個東德人中便有一人為史塔西工作,每三個人之中便有一人遭到監控,史塔西可能是你的鄰居、好友、親戚、同事、上司、老師、同學,你的朋友就是史塔西、史塔西就是你的朋友,在八零年代,平均每天都有八人遭到史塔西逮捕,許多人就此此消失。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牆被推倒的一個月之後,東德埃爾福特市的一棟政府辦公大樓樓頂冒出了陣陣黑煙,這棟大樓正是當地史塔西的辦公大樓。顯然這個龐大的秘密機構已經預感到危險即將降臨,因此急於銷毀總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檔案。火光引起了途徑此處的一位女醫生的注意,她迅速意識到這樣的情形意味著甚麼,憑著勇氣與正義感,她與趕來的市民們赤手空拳的衝進了史塔西大樓,強行接管了正在被銷毀的秘密檔案。

搶救史塔西檔案的行動迅速蔓延至柏林與全國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萬的市民衝進了柏林史塔西總部大樓,他們看見的是推擠如山的碎紙——這些來不及焚燒或者投入粉碎機的海量檔案僅憑人手被撕成碎片,裝滿了足足一萬六千個麻袋,大樓內所有的碎紙機都因為過度使用而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四千萬張的索引卡和排起來可以超過一百多公里長的文件來不及銷毀,被市民完整接收。

「那晚有上千人在國安部門口示威,每個人都知道史塔西正全力忙著銷毀檔案,所以,大家衝進去的時候第一個念頭,都是無論如何要把獨裁的證據保留下來。」曾參與佔領檔案局行動的工程師邁爾(Heinz Meier)事後回憶道。

兩德統一後,國會通過《史塔西檔案法》,明確規範檔案的用途和調閱方式。依此法成立的史塔西檔案局、全名:「聯邦政府委託管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安全部檔案局 」,目前有一千六百名員工,年度預算新台幣四十億元,運作至今超過二十年,申請調閱自己案底的民眾已經超過三百萬人。

雖然經過數十年來的努力,最高曾同時雇用超過三千人協助整理,當年被撕碎的一萬六千袋卷宗如今仍只還原了五百袋,約一百二十萬張文件,還不到總數的百分之三,不過幸好我們知道,真相會一直在那,沒有人可以將真相從我們之中消滅。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

台灣最高榮譽勳章竟然是「妳的名字」 ?

今天開議第一天,我提案的勳章條例修正案遭國民黨退回程序委員會,實在很鬧!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勳章條例是規定總統頒發國家勳章的相關事項,但是這些勳章的名稱與條例內容,都充滿黨國遺毒以及對獨裁者的崇拜。 例如由總統特贈給外國元首的最高榮譽勳章,是代表台灣人民的最高敬意,竟然是用戒嚴時期獨裁者蔣介石之母「王采玉」命名為「采玉大勳章」。她一生未曾在台灣生活,為何以她來代表台灣人民的最高象徵?她如何能代表台灣人民最高敬意?台灣人民最尊敬的人物應該是誰呢? 另外,在第五條還規定中正勳章的授勳資格包含反攻大陸口號的「反共建國」等功績...。這些都與台灣的現實脫節,不符現代民主精神,也違背轉型正義改革的方向,因此提案修正。提案中,以玉山、黑潮等具有台灣意象的概念來命名,但主要還是希望拋磚引玉,讓勳章條例進入在委員會,能透過廣泛的討論,一起決定符合民主台灣的榮譽勳章。同時也要呼籲國民黨別再阻擋此條例,讓此修正案進入委員會,國民黨也有個機會向社會大眾說明,為什麼他們堅持要以蔣介石之母的名字來做為代表台灣人民的最高榮譽。

《公民投票法》法案下修出委員會

台灣的《公民投票法》,長期被詬病為鳥籠公投,用超高門檻限制人民的直接民主權利。 昨天內政委員會終於完成公投法修正案初審、將法案送出委員會。草案包括公投年齡門檻下降到18歲,提案門檻降至萬分之一,成案門檻降至百分之一點五,通過門檻降到投票權人總額四分之一。雖然未能如時代力量所主張的簡單多數決,但已大幅降低門檻。 接下來的二三讀審查中,我們會持續爭取門檻採簡單多數決、修憲複決未明訂之程序適用公投法等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