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自己案底自己救!」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國家安全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MfS),簡稱「史塔西」(Stasi),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的國家安全及情報機構。史塔西被認作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秘密警察機構之一。

史塔西的格言是「黨的劍與盾」,口號則是「我們無處不在」,如同這兩句話,史塔西的主要任務是對國內的政治偵防與打擊反對勢力,具體來說包括蒐集情報、監聽監視、操控媒體、鎮壓與刑求異議人士等,相當於台灣戒嚴時期的警總和調查局等情治單位的總和。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史塔西透過廣泛、細密、有效的組織工作,滲透到了社會的每一個層面,從上至下,層層預防,對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權穩定的言行實行全面監督。可以說,在東德生活,沒有一塊空間是史塔西不能間接、或者直接參與的。其監聽設備從紐扣、水壺,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鋼筆,無孔不入。

根據統計,直至1989年解散前,史塔西在全國總計有九萬多名正式職員,線人高達五十萬人,若將臨時線人也計算在內,則總人數可能高達兩百萬人,當年東德全數人口一千八百萬人中有六百萬被納入秘密監視之列,這個數字也就是說,在當時,每九個東德人中便有一人為史塔西工作,每三個人之中便有一人遭到監控,史塔西可能是你的鄰居、好友、親戚、同事、上司、老師、同學,你的朋友就是史塔西、史塔西就是你的朋友,在八零年代,平均每天都有八人遭到史塔西逮捕,許多人就此此消失。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牆被推倒的一個月之後,東德埃爾福特市的一棟政府辦公大樓樓頂冒出了陣陣黑煙,這棟大樓正是當地史塔西的辦公大樓。顯然這個龐大的秘密機構已經預感到危險即將降臨,因此急於銷毀總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檔案。火光引起了途徑此處的一位女醫生的注意,她迅速意識到這樣的情形意味著甚麼,憑著勇氣與正義感,她與趕來的市民們赤手空拳的衝進了史塔西大樓,強行接管了正在被銷毀的秘密檔案。

搶救史塔西檔案的行動迅速蔓延至柏林與全國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萬的市民衝進了柏林史塔西總部大樓,他們看見的是推擠如山的碎紙——這些來不及焚燒或者投入粉碎機的海量檔案僅憑人手被撕成碎片,裝滿了足足一萬六千個麻袋,大樓內所有的碎紙機都因為過度使用而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四千萬張的索引卡和排起來可以超過一百多公里長的文件來不及銷毀,被市民完整接收。

「那晚有上千人在國安部門口示威,每個人都知道史塔西正全力忙著銷毀檔案,所以,大家衝進去的時候第一個念頭,都是無論如何要把獨裁的證據保留下來。」曾參與佔領檔案局行動的工程師邁爾(Heinz Meier)事後回憶道。

兩德統一後,國會通過《史塔西檔案法》,明確規範檔案的用途和調閱方式。依此法成立的史塔西檔案局、全名:「聯邦政府委託管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安全部檔案局 」,目前有一千六百名員工,年度預算新台幣四十億元,運作至今超過二十年,申請調閱自己案底的民眾已經超過三百萬人。

雖然經過數十年來的努力,最高曾同時雇用超過三千人協助整理,當年被撕碎的一萬六千袋卷宗如今仍只還原了五百袋,約一百二十萬張文件,還不到總數的百分之三,不過幸好我們知道,真相會一直在那,沒有人可以將真相從我們之中消滅。

即時動態 Issue

財政部將基本權益還給人民!

財政部公布將修正基本生活費的計算方式,將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排除在基本生活計算之外。上班族將因此減輕負擔。 去年十月我就曾針對這個議題質詢財政部。因為薪資特別扣除額屬於「成本費用」,和基本生活費的定義不同,政府將其納入基本生活費的計算,根本是把民眾的權益吃掉,要求財政部必須檢討。 現在財政部終於要修正。簡而言之,上班族將因此減輕負擔,受惠的民眾從原本21萬戶大幅提高到149萬戶。若以雙薪四口之家為例,在不考慮其他扣除額的情況下,民眾將可以扣除9.2萬的基本生活費用,大為減輕賦稅負擔。 【相關新聞:基本生活費排除薪資特別扣除額 149萬戶受惠】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809030054-1.aspx 【去年質詢影片:財政部吃掉納稅者權利】 https://www.facebook.com/limfreddy/videos/711361369075097

我們一直在一起!

「我們一直在一起!」 今天站上婚姻平權團體們的台上,表達時代力量的支持。婚姻平權,最早包括時代力量版本、民進黨尤美女版本、國民黨許毓仁版本,都是修民法,總共五十多位立法委員簽署,怎麼可以最近有少部分委員的不同意見,就傳出「傾向立專法」的說法?我呼籲這五十多位簽署委員,一定要堅守修民法的立場。 同志的平等權利,近年來在許多國家被重視、被保障;然而,同志長期一直受到嚴重的迫害。納粹時代,同志會被送進集中營,如今,也仍有人因為同志傾向在某些國家會被判刑,甚至是死刑。即便在台灣,最近幾週被謊言激化的某些民眾,開始在路上或媒體上羞辱同志。但是,今天仍然有這麼多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們站出來,我相信這不只是五十多位簽署修民法的委員們清楚聽到各位的聲音,其他的委員們,也請你們瞭解同志們的真心訴求。 法務部今天修正說法,指出伴侶法不限同性異性。那麼,其實方向就很清楚了。「伴侶法」適用於要走非傳統婚姻關係的伴侶,無論同性或異性伴侶,都有民眾有這種需求。「民法」則適用於要走婚姻關係、締結婚約的伴侶,這當然也應包括同性或異性伴侶。這兩種制度本質上跟同性異性無關。要能讓同性伴侶有權利締結婚約,唯有透過修訂民法,才能真正達成。 身為一個台灣人,我期盼的台灣,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安身立命、不用隨時害怕遭受歧視,一個力求消弭憎惡與仇恨的社會。同志朋友,請你們不要覺得孤單、不要因為少部分人的惡言惡語而驚恐,在立法院有著許許多多支持各位應享有平等權利的立委們,我們一直都會在,我們會繼續努力,一起推進真正的婚姻平權!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