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一起推進體育協會改革!

「一起推進體育協會改革!」

上午我與徐永明委員在立法院共同主持「體育協會制度改革公聽會」,邀請多位體壇先進及長期關注本議題的專家出席,包括國內網球好手謝淑薇也出席。大家對這次的改革有強烈的渴望與熱忱,相繼提供建設性的意見。

時代力量提出的改革方向,包含體育協會幹部專業化、會籍資格擴大、設公益理事職權利害關係人回避原則、財務公開透明、評鑑考核制度、體育署須對缺失協會中斷補助及國民體育法修法等七大建議。體育署長何卓飛也承諾「照單全收」,並已在草擬修法,將整合公聽會中的建議,納入體育政策的改革。

會中我特別強調,如同文化產業一般,政府也必須將體育視作一種「產業」,要有跨部會的高度、鼓勵民間企業投資,今天的改革將奠定未來五年十年的健全產業,引用一句今天在公聽會的話,「我們不能十年之後再開一次這種公聽會!」

公聽會直播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newpowerparty/videos

即時動態 Issue

用新態度與模式,推動參與WHO的工作

關於台灣至今未收到今年WHA世界衛生大會邀請函,今天我在時代力量黨團記者會表達了我的看法。去年WHA邀請函以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方式來打壓台灣,政府並未強硬反駁;到了WHA會議現場,友邦以「台灣」來稱呼我們,我們自己的代表卻仍自我矮化以「中華台北」來自稱。這樣的自我限縮,並未換得我們能持續出席WHA的保證;一年來,中國的打壓也沒有因為台灣的自我限縮而鬆手。因此,政府應該要審慎檢討,如此自我設限,是否真能確保台灣的國際空間。 尤其昨天衛福部表示,雖然已過WHA報名時間,但去年也是透過特殊方式重啟報名得以參與。這種說法簡直把打壓台灣的非正常模式當成習慣!我們怎能把被打壓當成習慣?這絕非國際社會一份子應該要受到的待遇。衛福部不但沒有強力抗議、譴責中國,甚至幫忙找藉口,這完全讓人無法接受。 今年台灣爭取出席WHA,已獲得包括美國、加拿大、德國、法國、英國等多國公開向WHO要求讓台灣持續參與WHA。政府應持續強化跟這些國家的穩定友好的關係,隨著WHO新任的總幹事選舉來臨,展開新一波的遊說工作,不再自我限制,用自信的新態度,推動台灣能公平參與,捍衛人民的國際權益,並貢獻我們的醫療與防疫能力。 (圖片引用自WHO)

台北作為首都,應是台灣前進國際的通道。

柯文哲市長昨天在荷蘭的新創產業交流論壇上,和許多歐洲重要的產業人士交流、招商。在這趟國際交流中柯市長也準備了我們艋舺的特色小物當伴手禮,讚! 然而,市長在演講表示「台灣是進入中國市場的通道,如果你在台灣成功,同樣的,也可以在中國取得成功」以及「台灣比全世界懂中國,台灣也比中國懂全世界」,並宣揚台北上海雙城論壇的重要。 對此,我想提醒柯市長,我們實在不該將自己定位為進入特定哪一國的通道。當代全球化的經濟讓國際企業擁有各種在世界各國多角化經營的機會,直接進入中國並非難事。「中國跳板」,在現在的國際社會,已經不復需要了。況且,台灣是否是全世界最懂中國的國家,這我不知該如何評判,但台灣絕對是深陷中國市場的陷阱而急需讓自己在國際的佈局更健全的國家之一。 面對國際競爭與合作,我們應務實思考,如何透過自身多元包容的文化與自由開放的環境,來強化台灣產業的競爭力,並以此為基礎開啟國際合作優勢。而台北,作為台灣的首都,聚集全國豐沛的資源,應該做台灣前進國際的通道! 圖片與新聞來源: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133e6f3e-4192-4543-bc13-80e64822e87b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