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支持一面新的奧會旗幟!

「支持一面新的奧會旗幟!」

今天許多民間團體、青年團體舉辦「以臺灣之名向國際發聲」的記者會,公布將舉辦台灣奧會旗的公開徵選活動。

里約奧運期間,我們一起熬夜為台灣選手加油,奪得好成績時一起感到榮耀,遇到挫折時也一起悲傷。然而,這次社會大眾不只是關注成績,更注意到長年來的體育政策、運動協會與體育產業的弊病,開始要求改革,,這也是立法院即將開始的新會期一定要立即處理的議案。同時,台灣代表隊長期被矮化為「中華台北」的問題也在奧運期間備受討論,連國際媒體也報導認為這個名字不能代表台灣,許多民眾更發現,「中華台北」奧會旗上竟有國民黨黨徽,用當年黨國不分時代的產物來代表台灣也很不適當。

簡而言之,台灣人民要體育政策的「實質」改革,也期盼在國際社會能正常的「尊嚴」參與。身為立法委員,人民的要求我們責無旁貸,今天就抱持著這樣的心情來參與這個記者會。

其實,國際奧會當年曾經允許台灣選手以「台灣」的名義出賽,卻被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拒絕,最後竟選擇接受「中華台北」的矮化名稱。此例一開,許多國際組織也用「中華台北」之名來接受台灣的參與,有些只能有限度參與,台灣在國際上到處被矮化。奧會當年允許台灣以台灣名義出賽,政府未能把握,現在台灣人民渴望以台灣為名參與國際,國際局勢早已改變、困難重重。

然而,雖然面對困難,我們仍然應腳踏實地來促成改變。選出一面有尊嚴能代表台灣的奧會旗幟,來取代當年黨國時代下的產物,我相信這是很好的起步,透過開放的活動,來凝聚台灣人民的認同與熱情。

期待設計圈許多的天才好朋友們、有任何好創意的民眾們,一起來設計、投稿,大家一起來參與徵選新會旗。而我們身為立法委員,不只支持民間團體大家「拼尊嚴」,也要在即將開始的新會期,推動體育政策的改革、處理體協長期的弊病。

【台灣奧運旗 我來設計】相關參賽辦法請洽詢民報文化藝術基金會,電話:02-23568998或E-mail:twmingbo@gmail.com。亦請隨時關注民報網站。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Berliner Mauer and Checkpoint Charlie) 二戰後,德國分裂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柏林築起一道全長167.8公里的圍牆,由美軍和俄軍分別統治,盟軍、外交官和外國人於檢查站進出。1990年後東西德統一,圍牆遭到大量拆除,僅保留3處圍牆遺跡,查理檢查站則為事後復建。 圍牆倒下15年後,檢查站附近的柏林圍牆博物館長希爾德布蘭特(Alexandra Hildebrandt)曾表示,社會必須記住柏林圍牆的歷史及查理檢查站的重要性,確保歷史不會被遺忘,同時也為吸引更多觀光客,將重建一段圍牆。然而此舉卻引起當地爭議,民調只有1/4贊成,反對者認為嚴肅歷史需要被尊重,前西柏林市長莫波爾(Walter Momper)更對此抨擊,柏林圍牆在倒塌前,是謀殺地,不是觀光地,不應變成迪士尼樂園。 希爾德布蘭特博物館長則認為,歷史陰影是無限漫長的,會從不同角度審視問題。而後,新圍牆仍然重建,且為呼應充滿塗鴉和政治口號的舊圍牆,邀請許多來自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韓國等藝術家於牆上作畫。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及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相互擁吻的作品。 柏林圍牆是德國社會的共同傷痛,東德曾發布「開槍射擊令」(Schießbefehl),允許東德邊防軍射殺非法越境者,防止人民逃往西德,更在1982年通過「邊境法案」將之合法化,估計約殺害215人。統一後,關於開槍士兵個人的罪責與否,也引起爭論,有的認為他們都觸犯殺人罪,有的認為基於罪刑法定主義或下屬合法服從上令而不應處罰;法庭經過激烈且深刻的辯論後,則判決他們有罪。 今日的查理檢查站,設置了美軍和俄軍的扮裝軍人,營造當時冷戰氛圍,小販因此聚集,賣有柏林圍牆碎片、前蘇聯國旗、軍服、防毒面具等紀念品,接著可至新圍牆觀賞藝術家的塗鴉,十分吸引全世界觀光客的眼睛。儘管重建圍牆的正反立場,都是站在反對過去暴行、記憶歷史的前提,但同樣的理念,卻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此地究竟只是變成觀光主題樂園,還是歷史再反省,則有待後人咀嚼評價。

保護山林,礦業法應儘速處理

立法院準備在今天下午召開臨時會至1/31日。執政黨將處理監委同意權、勞基法修正案、水利會改制、總預算案、稅改等。 我認為這些議案中真正具有急迫性的只有總預算案,其他的案子或許重要,但是否急迫,值得商榷。以稅改為例,無論是目前一月份通過,和年底十二月份再通過,新的稅改方案都只能適用於2019年的所得,為什麼不能下個會期更審慎處理?而勞基法為什麼不能等勞動部提出清楚的評估報告,再客觀檢視是否有修法的必要性,或修法的內容? 若按照這樣的標準,為什麼許多民眾關注的礦業法不能排入臨時會趕緊處理?為什麼要讓惡質的水泥業者繼續掏空台灣的山林?

國防外交考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先到軍史館,了解軍刀失竊案後的檢討以及保全的改善措施。 接著則到退輔會在我們萬華的兩處閒置空間考察,分別是榮民單身退舍與榮民印刷廠。現場包括在地里長、議員助理、國產署分副分署長及退輔會的代表,一起討論如何解決這兩塊地閒置多年的問題。空蕩的建築容易成為治安死角、或環境髒亂,令當地居民困擾已久。我要求退輔會加強維護外,也要求退輔會與國產署加速撥交流程。未來我們將與在地、市府及中央相關部門持續溝通,凝聚在地的意見將閒置空間用作長照、托育、地方文史或活動中心等,活化閒置空間、造福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