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中正獨裁佗位去 10】S-21 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0】S-21 集中營(Security Prison 21)

紅色高棉,又稱為赤柬。1975年,柬埔寨共產黨推翻了高棉共和國,取得柬埔寨政權,開始實行非常極端的專制統治。赤柬政權統治了不到四年的時間,就造成了200萬的柬埔寨人死於屠殺、破遷、勞改或大飢荒,幾乎是二十世紀最血腥暴力的災難。

S-21 集中營原來是一所高中,1975年被赤柬改造成集中營和處決中心。四周布滿了帶有高壓電的鐵絲網。被關進集中營的人大約只能活兩、三個月,動不動就被毒打、虐待或強姦,連睡覺都必須被銬著。然後會以極刑逼迫他們認罪,承認自己通敵叛國,並必須供出同夥,最後他們會被帶到處決中心殺害。赤柬政權對內部的「純潔」要求也非常極端,因此共產黨內部的人員甚至是高官,也常常被抓到集中營審問、處死。集中營部分的守衛,甚至還是從犯人的孩子裡選出來的,經過嚴厲的訓練和洗腦,成為了冷酷無情的衛兵。以上個種種,可以想見赤柬政權的偏激與瘋狂,短短三年多,有超過15000人被關押進集中營內,而得以倖存下來的,只有七個人。

1979年,集中營被越南軍隊發現並將之公諸於世。隨後集中營被改成博物館對外開放,紀念被紅色高棉高壓統治下受迫害的人們。該址現在叫做吐斯廉屠殺博物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Tuol Sleng的意思是有毒的高地,也可以解讀成「堆屍陵」。博物館幾乎保持著原貌,包括格局、刑具和四處可見的血跡。而倖存的七人中,還有三名仍在世,也在博物館內訴說著自己夢魘般的遭遇。而當年S-21的負責人康克由,於1999年因協助赤柬屠殺而被捕,由聯合國與柬埔寨共同組成的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指控其犯下反人類罪、戰爭罪和謀殺罪,於2010年被判處無期徒刑。

圖為集中營的紀錄片電影《S-21:紅色高棉殺人機器》

即時動態 Issue

婚姻平權,一鼓作氣 !

「婚姻平權,一鼓作氣 !」 台灣同志運動至今30多年,從2003年同志遊行只有少少的兩三千人,到現在接近10萬人的盛況,台灣被國外評論為亞洲同志運動的進步指標。我聽一些人總是說,相愛不需要那一張紙。但是,結婚或不結婚,這對異性戀來說是「選擇自由」,對同性來說,卻是無法選擇的困境,不管在財產、醫療、保險、繼承等等,在現在的法律上,他們永遠只能做兩個毫無關係的陌生人。 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婚姻權,並且不分性別性傾向,台灣不是政教合一的社會,沒有宗教干預政治的問題,不管同志想不想要選擇結婚,這本來就應該是國家早就要還給同志朋友的權利。這幾年有企業當領頭羊直接給同性伴侶婚假產假等福利,各地方政府也有透過註記的方式希望盡力補足缺憾,但終究,中央修法才是根本之道。 同志運動已經努力了這麼久,過去以來,經過蕭美琴、尤美女、鄭麗君委員的奔走,立法院卻仍然遇到不少阻礙。不過,今年立法委員已經全盤翻新和輪替,我相信會有更進步的結果。 這次時代力量主要先修正民法與家事事件法,將男女改為雙方,夫妻改為配偶,父母改為雙親,把婚姻中不管是財產、子女、收養、繼承權等等全部還給同志。且不只支持同志運動的本黨和民進黨,就連國民黨也提出相關婚姻平權修法,這是歷史性的一刻,實在令人振奮,這次國會一定會成功過關,我有信心,台灣一定會成為亞洲第一個婚姻平權的國家。

稅改讓民眾減輕負擔,須面對財政的挑戰

今天,所得稅法的修正案三讀通過。包括標準扣除額、薪資所得扣除額、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及幼兒學前特別扣除額,終於都有所提高;讓一般民眾的負擔降低,未來月薪3萬以下的人幾乎不用繳稅。而關於營所稅則將稅率調整為20%,課稅所得額未達50萬的中小企業則分三年逐步調至20%。 但股利所得的稅率,三讀通過的版本讓原來課稅級距242萬到1000萬的人,有效稅率上升9.4%,但卻讓原來課稅級距1000萬以上的大戶,有效稅率下降8.6%。也就是極端有錢人的股利所得反而得到降稅的優惠。因此時代力量堅持應分級課稅,才符合追求公平正義、拉近貧富差距的理想,可惜未能被接受。 另外,時代力量提出的版本是唯一可以創造稅增的版本,雖沒被接納,但我仍然要提醒,稅制要追求公平正義,也要顧及財政的健全。台灣目前負債已經高達5兆,本次三讀後的新制將造成高達198億之稅損,未來政府的財政將更為嚴峻,這是不可不面對的嚴肅課題。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