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

即時動態 Issue

謝大使長廷質詢 - 期盼台日關係能有突破性的進展

今天駐日大使謝長廷來到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備詢。首先我強調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常常必須透過官方與民間等各種管道來推進突破限制的機會。因此,日前有媒體報導,謝大使與安倍的母親、妻子有私交,應該可以思考如何結合官方與民間的各種友善往來,推動蔡英文總統與安倍總理有突破的互動與對話,象徵台灣國際關係的進展,正如同台美的川蔡通話。 而關於2020東京奧運,不少對台灣相當友善的日本民間團體正在推動「台灣是台灣」的運動,希望能藉由奧運機會,讓支持台灣的聲音被國際聽到。我提醒謝大使,雖然這是民間自發性活動,但台灣駐日單位應該與日本政府保持聯繫與默契,在賽事會場確保這些友台團體能得到官方善意的對待,避免發生警民衝突,以免讓日本民眾對台灣友善的美意被扭曲模糊了。 最後關於駐外產權,因為歷史因素,台灣政府許多境外財產產權都有登記不實、或登記在個人名下的狀況,去年我曾請外交部給我一份駐外產權清單,許多已經回歸國家名下,但是有些機構仍有爭議,還在訴訟中,或是遭遇對方不願意簽下租約的情況。其中便包含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的產權登記在已故前駐日代表馬紀壯名下的問題,館產權利書上原有的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已不存在,在法律上可能產生爭議。謝大使回應,現在駐日代表處的產權還是在馬紀壯名下,轉移需要八千萬,有些人覺得浪費錢,有些則覺得該做還是要做,這要看大家的選擇。 而我則提醒大使,政府的財產,就是台灣人民的財產,竟然長年來都登記在已經往生的個人名下,這法律的爭議造成人民財產不保的危機,非常不正常,不能一直擱置下去,希望在大使任內能夠勇於面對,解決這個歷史問題。

面對中國打壓,台灣不該失望

今天傳出多明尼加斷交的消息。我們很清楚,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從不會鬆手。我們除了審慎因應外,也應持續調整外交策略,別再過度把資源放在維持邦交國數字。近年來為台灣在國際發聲的國家,包括美加澳日或是歐洲各國,許多都不是我們的邦交國。強化與更多國家的實質友好關係,並透過更多不一樣的管道來發聲,是台灣應持續的方向。 正巧凌晨許多美國朋友傳來這篇華盛頓郵報對我的大篇幅專訪。從搖滾舞台到從政生涯,近幾年的心路歷程以及整個台灣的政治改革等都有所著墨,非常詳盡。記者問到我們推動台灣的進步改革時,中國可能反對時,我的回應很簡單:“It’s not that we want to fight with China — it’s just our own business, it’s not your business.” 報導全文:https://goo.gl/6T8UD7

關於勞基法三讀通過

勞基法今天三讀通過,修正的條文中,休息日加班費改為比照一般上班日延長工時的核實計算,失去了假日加班應被彌補的權益。號稱將嚴格把關的七休一鬆綁與輪班間隔縮為八小時,其把關要件並沒有入法,而交由勞動部自行公布函釋。 如此重大的修法,直到三讀前我都還是不懂,這次的修法究竟是為了什麼?勞動部始終提不出具體的調查,例如企業加班時數不夠的比例是多少?各類產業因為人事成本提高而經營困難的比例是多少?這些最基本的背景資料都沒有、就堅持推動修法,立法院吵得面紅耳赤卻不見用任何數據來佐證修法之必要,這不是很奇怪嗎? 政府說,有些勞工因為收入不足以過活,因此支持修法讓他們可以加更多班,這是為他們好。我有個在當包裝工人的朋友,收入是三萬,他的太太是外配,每個月只能打零工賺一萬多。他們薪水加起來四萬多,還要養兩個孩子,生活非常辛苦。我曾經開玩笑跟他說,您們維持了基本的人口結構,沒讓少子化問題惡化,真該頒國安獎狀給你。 我在想,他應該就是會支持修法的人吧。這個國家沒能保障這樣兩個勞動人口的四口之家擁有一個有尊嚴的基本生活收入,卻開放讓他們可以輪班加班操到死,犧牲健康人權來養家活口。政府說這是為他們好,他們可能也會感謝政府,感謝這次的修法。而我身為立法委員,恐怕只能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