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討黨產法案,啟動!

過了!2016年7月25日,
台灣國會三讀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

討黨產法案,啟動!

即時動態 Issue

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時代力量在今年7月20日提出勞基法修正案後,主張週休二例、維持七天假、資淺員工特休假、特休假成長幅度與公務員一致、提高違法企業罰鍰等等。本以為,法案會在今天的衛環社福委員會,可以進入實質審議討論,然而,現場卻混亂得超乎想像。 儘管勞動部堅持一例一休砍七天假,又認為不該修正特休假、不該對企業加重處罰,幾乎全面反對時代力量的主張,但我們今天仍計劃透過程序的問題、資料公開的要求、乃至於實質的審議,希望能要求勞動部能先停下步伐,為廣大勞工的權益,召開立院公聽會、做更審慎的評估。 然而今天在委員會,只看到過去長期偏袒財團的國民黨,與執政的民進黨彼此叫囂混戰,心中只有無奈。難道針對法案的實質討論、逐條審查都不可能嗎?本以為混亂後,可以冷靜讓會議開始,結果,竟趁著這場推擠扭打,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的版本就出了委員會。對此,我非常不能接受,也對這款的勞基法審查正當性感到存疑。 關乎全國數百萬勞工權益的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僑委會應該加速轉型、釐清業務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排定僑委會的預算審查詢答。我從進入國會以來便主張僑委會應整併到外交部,而即便現階段政府仍要維持僑委會的設置,我也認為必須轉型並將業務定義精準,才能有效使用人民的納稅錢。跟其他政府部門重疊的業務,就應該轉由專責部門去執行,例如招收海外學生應交給教育部,針對海外僑台商的信保基金貸款工作應交給經濟部,而僑胞卡等觀光業務給觀光局。僑委會應專責向僑胞宣傳這些政策,以及協調僑胞組織。 以觀光業務為例,政府可促進不分國家、種族的外籍生在地觀光,極大化其效益。但卻因為僑委會的存在,觀光資源反而被切割,同樣是馬來西亞華裔學生,走僑生管道就有優惠,走教育部管道就沒有優惠,形同差別待遇。 另外,關於吸引華裔年輕人來台就學的規定更是充滿了黨國時期遺留下來的混亂與矛盾。《僑生回國及就學辦法》要求東南亞國家的華裔學生來台留學要填寫中國籍貫,證明他的祖先來自中國,又稱這些外國學生來台灣念書叫做「回國」。以馬來西亞學生為例,如果來台灣叫做「回國」,那他回馬來西亞難道叫「出國」?若他去先祖籍貫的中國又該是「回國」還是「出國」?難怪持續有馬來西亞學生對僑生政策表示抗議,或乾脆不走這個管道來台就學。 這些邏輯矛盾混亂的政策,造成了許多爭議、浪費資源、虛耗效能,因此這次我們提出僑生業務費用和僑胞觀光業務刪凍案,希望僑委會能研擬改正,朝著務實、資源整合的方向進行改革。 Youtube影片連結:https://youtu.be/3YaokE58XW0

【來吧!一起走向台灣的新階段!】

面對選戰的各種風向與爆量資訊,我時時提醒自己以及時代力量台北五位議員候選人,拉大視野、循著本心來走,才能走得堅定而長久。 許多朋友討論台北市長選舉,最主要的擔憂仍是國民黨回魂。雖然丁守中目前話題度低,但民調卻一直保溫。畢竟,台北市長年來是國民黨的優勢選區。丁守中與中國共青團交往密切、要加深跟中國的合作,還要抵制轉型正義相關民主改革。許多朋友憂慮丁當選又讓台灣民主倒退嚕,我理解並認同。 但這場大選若只靠這種危機感來驅動,也太sadcore了。 我一直相信,我們這代人正要進入台灣歷史的嶄新階段。許多聽過我演講的朋友應該知道,這也是我參與創組時代力量的初衷,就是要讓台灣的政黨政治從統獨兩大政治集團的國家認同競爭,逐步進化到兩個本土政黨的公共議題競爭。這將是台灣走向一個正常國家、進步社會的重要過程。這次的選戰如何持續往這個方向推進,不能只靠危機感,而需要正面的思考與力量。 長年來,台灣政治場域是「台灣是中國一部份」中國國民黨vs.「認同台灣」民進黨,進行著國家認同的競爭。即使是現在的立法院,中國國民黨無論在哪個委員會、討論任何議題,仍三不五時就又緬懷起九二共識一個中國。但哪有一個國家的政黨政治不斷在辯論自己是不是另一個國家一部份?結束這種令台灣空轉的畸形政黨政治,讓中國國民黨從政治舞台消失,才能讓台灣的政治逐步成為兩個本土政黨的良性競爭,引領台灣成為更美好的國家。 這個進化過程可能包括國民黨本土派跳槽、進步派結盟合作...等,至少是十年以上的政治版圖重組。但這次的台北市長選戰,可以是第一步。姚文智與柯文哲若能正面引領議題、把丁守中甩尾,成為一次兩個主要候選人都不是國民黨的選戰,將能加速帶領台灣民主進入本土陣營良性競爭的階段。然而,這就必須從一再忠誠考核、確認台灣價值的loop中掙脫,需要雙方對議題的重新聚焦與新論辯模式的建立。 例如,在過去的數十年中,批判中國國民黨,勢必要批判其國家認同問題與統派本質,以確保台灣的國家利益。而這次台北市長選戰,柯文哲雖說「兩岸一家親」,卻也從未認同九二共識、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因此,若把過去習慣用來批評國民黨的「統派」「深紅」標籤來貼在他身上,這不但不公平、未必有效,也無助於台灣民主的向本土陣營良性競爭來推進。新階段的台灣民主,當然也必須討論跟中國的關係。但這討論的定錨,應該從統獨國家認同的爭辯,進化到台灣面對中國壓迫、首都應該扮演的角色。這將不只讓一般市政有機會更能理性討論,許多過去因為卡在候選人統獨差異而難以聚焦的議題,也有機會凝聚更建設性的方向,例如首都如何「增進台灣國際空間」、「促進轉型正義」、「連結歷史與土地認同」。 這看起來只是些微的位移,但其實代表著台灣人民國家認同邁向一致性的基礎位移。若能順利挺進這個階段,將是台灣歷史的關鍵大事。 很可惜,目前台北市長的選戰論辯,仍沒有進入到這樣的階段。姚委員依舊在原地自我調整、駐足不前。 但我相信,今年的選戰仍有這樣的契機,讓台灣正向邁進。與這群優秀的年輕人一起打拼,總能讓我正面樂觀!我們從自己做起、站穩腳步,身處在這關鍵的時刻,我們也應努力推進一點點,朝向理想中的台灣、進步的台北邁進! 補充:感謝許多朋友的支持鼓勵或批評指教,這篇只是前導,我們會以本文所勾勒的新階段概念為基礎,針對不同議題持續表達我們的主張,請大家不用急著超展開超譯本文文意,選舉還有100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