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

 

即時動態 Issue

【來吧!一起走向台灣的新階段!】系列之二

「首都市長應引領台灣脫離委屈低頭,重新佈局全球」 首先,跟一些事先讀過這篇文章或在演講中聽過我這篇論述的朋友說聲抱歉,各位這幾天替我緊張,一直催促我這篇不要隔太久,或應該跟第一篇一起丟。但我們團隊幾經討論,還是決定照計畫時程來依序發表,請見諒。 續上篇「來吧!一起走向台灣的新階段!」文中所提的:「兩岸一家親」在新階段的論辯定錨應該可以放在「台灣面對中國壓迫、首都應該扮演的角色」,來檢視首都市長與候選人。 柯文哲市長用「兩岸一家親」來詮釋對中關係,我們多次公開反對。而包括參選市長的姚文智委員與許多朋友們也都提出批判,但大多停留在過去面對國民黨時所建構的論辯架構。包括批評他沒有台灣價值、統派、投共、沒有首都市長的guts,這些批判與訴求背後代表的是對於中國政府對台灣政界滲透、以及台灣過度依賴中國的深度憂慮。我認同這種憂慮。事實上,台灣長年來處於這樣的危機社會,我相信每個台灣人內心深處都有這種憂慮。(中國國民黨與統派除外) 但是,面對柯文哲,仍用面對國民黨的批判架構來論辯,是否有推進了建設性的結果?是否彰顯了現階段面對中國與國際局勢,首都市長該有的責任與願景?我認為是否定的。 對這些批判,柯文哲的回應說他對中國是「見人說人話」,也說「台灣目前太虛弱,無法對抗」。然後許多朋友就再罵更凶,繼續批判他沒有台灣價值、統派、投共、沒有首都市長的guts;他就再回答說這是台灣過度依賴中國不得不委屈低頭的場面話。變成一種loop。大家難道沒發現,許多過去打中國國民黨可以打到它咳血的招,現在都變成對空揮拳。 我們不能繼續在這個loop裡面鬼打牆了,這樣反而可能保送他一直到11/24都可跳過這些重要議題。而且,一直跟柯文哲比guts也是滿奇怪的吧。 從先前的周子瑜到最近的宋芸樺,這種「不得不」的委屈,台灣人當然不陌生。但我認為,首都市長除了同表委屈以外,責任是妥善規劃市府的城市外交與相關產業政策預算,帶領台北逐漸脫離這種委屈,從過度依賴中國走向新的國際佈局。 中國國民黨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既然是中國的一部份,就沒有過度依賴中國的問題,也沒有委屈問題。因此馬郝擔任市長期間,其國際佈局就是全力強化與中國城市的交流,並在這樣的策略下推動了台北上海的雙城論壇。而2014的太陽花學運讓全世界都看到了台灣人民反對過度傾中的意志,柯文哲市長在該年年底當選上任,我想他應該有責任要清楚向市民說明: 一、您接手郝龍斌開辦的「台北-上海雙城論壇」後,做了怎樣的檢討與重新定位? 二、與中國城市的交往,不能造成生活價值,包括自由與人權被犧牲。過去馬郝時代並不在乎。但您接手後,是否加強了管控與把關? 三、台北從馬郝市長時代強力推動與上海乃其他中國城市的交流,您接手四年來,是否進行了新的策略調整?哪幾個國際都市是台北新的重點結盟都市? 四、未來四年城市外交與國際佈局的願景是什麼? 事實上,不只是台灣近年來開始思考如何面對中國的壓迫,許多國家也是如此。例如,美國的川普總統在他首份國安報告中已詳述中國對美國的威脅;澳洲總理暗示中國干涉內政,通過國家安全法案防堵中國勢力。不止是國家層級,過去幾年來我出訪許多國家,無論中央層級或地方政府,他們也多在思考如何避免被中國用不當的競爭手段干預貿易,如何不被中國的黑手介入自由的生活價值。這些國家的許多城市,都應該是台北要思考結盟合作的對象。 同時,許多國家正在發展新的國際佈局。例如英國脫歐後正在爭取新合作夥伴、澳洲持續加強融入亞太區域、乃至於日本急欲重返世界,還有台灣本身也正在進行新南向政策。國際社會正進入全新局面,許多城市結盟機會正等台北去把握。 另外,台北在全球的定位也應該重新檢討並革新。過去馬郝市府時代把台北市當成是前進中國市場的跳板,也就是爭取國際企業來台北設點並同時經營中港澳市場。但事實上,台灣與中國的法律與稅務體系完全不同,尤其許多網路新創產品,在台灣可以上架,在中國卻被封殺,馬郝台北概念顯然到處是bug。更何況,現在全球化的經濟讓國際企業擁有各種在世界各國多角化經營的機會,直接進入中國並非難事,找個「中國跳板」在現在的國際社會早就不被需要。傳統馬郝對台北市的定位,只是害台灣更深陷中國陷阱。 雖然台灣市場相較於中國小很多,但兩千三百萬人口約等於瑞典、丹麥、芬蘭、挪威、冰島北歐五國的總和,是中型經濟體。發展新的首都定位與策略說帖,讓國際產業來台北設點並重視在整體台灣市場的投資,這將能啟動首都與全台的水幫魚魚幫水正向迴圈。 當然,除了台灣市場,台北也必須勾勒新的國際市場圖像,來栽培相關重點產業。這點實在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寫完,在此就以網路內容產業為例。台灣的自由社會,孕育許多無邊無際的創意,許多Youtuber、網紅、各種影音創作者在無國界的網路世界中發光發熱。雖然Youtube、FB、IG乃至於本土的17,都在中國被網路長城封鎖,但這反而是台灣的機會。台北應該全力爭取與國際平台、內容產業經濟、IP再運用及周邊創意商品產業的合作,協助台北的網路內容創作者行銷,讓他們可以有充沛的資源來進軍全球自由網路市場的數億華語觀眾乃至於其他語系的觀眾。簡單講,除了請網紅來協助市政宣導,其實可以有更多前瞻性的政策來協助他們。 總之,我們需要清楚的城市國際佈局策略,推進新時代的城市結盟,爭取有前瞻性的國際企業來台北設點投資,擬定新的策略市場來推展觀光,才能為市民乃至於全台灣爭取更多國際機會。這不只是要從過度傾中的狀態下逐步脫身,不用再忍受不得不的委屈,更是要創造更多正向發展,讓台北進步。尤其,台灣的國際空間受到打壓,城市之間的合作更形重要,台北享受全台比重最高的資源、許多國際投資機會都優先落在首都台北,因此更是責無旁貸。 以上,是我認為對「兩岸一家親」的傳統批判之外,應該要進一步聚焦討論並檢視的內容,也是我認為現階段首都市長必須具備的策略、格局與願景。期盼可以看到柯市長清楚說明,您可考慮從最前面的四個題目開始回應。當然,也期盼看到姚文智委員未來提出相關政見。 我們時代力量台北市五位議員候選人也已依據本文的主張,拋磚引玉提出相關政見:https://goo.gl/JW1qAb相信他們進入議會以後,將串連更多議員一起推進。 接著,我們將繼續以新階段概念為基礎,針對不同議題與政見持續表達我們的主張。希望能在這次選戰的過程中,跟大家一起前進,讓台北更進步、台灣更美好! 【時代台北,五席全上!】 ► 士林北投黃郁芬 士林北投加分 ► 內湖南港蕭新晟 港湖科技代議士 ► 中山大同林亮君 ► 大安文山林穎孟 迎夢台北大安文山 ► 松山信義吳崢前進松山信義 (感謝友人提供照片) 【待續...】

【中正獨裁佗位去 0】中正廟

隨著轉型正義逐漸開始進入啟動階段,社會對於「中正廟」的去留也有越來越多討論。有些人贊成全部拆掉、有人建議轉型成博物館、有人說可以把行政院、立法院搬過去,有人則希望拆掉圍牆等等;也有人的訴求是維持原貌。 轉型正義是跨黨派的重要工程,如何處理過去的威權象徵、遺址,都需要嚴肅面對。各轉型民主中或後的國家是如何面對這些獨裁遺留的空間或物件呢?從明天開始,將會不定期介紹轉型正義相關地點或措舉,我們再一起來看看世界其他國家是怎麼做的吧! 相片版權:See-ming Lee(https://www.flickr.com/photos/seeminglee/)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American Japanese Relocation Centers) 講到集中營、轉型正義,很少人會聯想到美國,但其實在這個大家認為相當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發生過侵害人權的集體囚禁事件。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民間排日情緒高漲,日裔民眾不論工作或是坐公車、上教堂,都會遭到排擠甚至是生命威脅。1942年基於社會氣氛,羅斯福總統頒布了第9066號行政命令,授權可以對生活在軍事區域的人加以任何限制,甚至可以把他們排斥在軍事區域之外。根據這個命令,美國西岸各州開始強制隔離日裔居民,把他們集中在遠離海岸,內陸貧瘠地區的集中營。美國共有十座日裔集中營,超過十萬日裔人士被隔離,而其中竟有七成已經是美國公民。這個政策,可以說是美國在奴役黑人之後,最羞恥的不人道惡行。 1945年限制行為結束,美國也逐步地進行這項轉型正義。1948年美國國會通過《日裔美人遣送賠償法》;1976年福特總統承認錯誤;1988年雷根總統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並在國會旁設置此事的紀念碑。2001年老布希總統再一次的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2006年通過法案,維護並保存日裔美人集中營,記取歷史教訓。 保留最完整的集中營是位於加州的Manzanar War Relocation Center,被列為國家歷史遺址,由國家公園管理局經營。Manzanar除了設立博物館訴說當年的歷史和日裔美人的生活狀況外,園區的建築也在逐步復原,包括哨站、房舍、集會所。其中當初約有150名日裔被葬在Manzanar的墓地也保留著,日本工匠還在此修建了「慰靈塔」,慰靈塔也成為了這裡最著名的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