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Srebrenica Genocide Memorial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最大規模的種族滅絕,是發生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超過八千位平民被塞爾維亞族軍隊殺害。

1991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舉行公投,決定從南斯拉夫中獨立,引發了塞爾維亞人對其宣戰。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幾乎全面占上風,直到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北約介入,對塞爾維亞展開轟炸。

安理會將斯雷布雷尼察指定為禁止交戰的「安全區域」,大量的穆斯林湧入尋求庇護。但塞爾維亞為了報復波士尼亞軍隊對平民的攻擊,仍將軍隊開進了斯雷布雷尼察。1995年塞族軍隊展開了滅村計畫,鎮內的男人和男孩幾乎全部被屠殺,婦女們則遭受性暴力對待,全鎮超過八千位平民遭到殺害,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

屠殺事件後,國際投入大量的關注。進行各種調查及口述歷史,協助家屬和罹難者遺骸的DNA比對,幫助確認身分及安葬,時至今日才確認六千多名遺體身分。而屠殺行為也被裁定為「種族滅絕」事件,然而2015年聯合國安理會要將事件定義為種族屠殺,卻被俄羅斯否決。2007年國際法庭宣判,塞族準軍事組織毒蠍部隊成員犯下戰爭罪並判刑,而現在的塞爾維亞共和國雖對屠殺行為沒有直接責任,但負有疏於防範的道德責任。而負責審理1991年後發生於南斯拉夫地區違反人道罪行事件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於2016年宣判當時的塞族領袖Karadzic四十年徒刑。

2003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鄰近的波多查里(Potočari)紀念墓園成立。園區坐落於當時聯合國派駐的荷蘭部隊的電池工廠,除了墓園外,還有象徵伊斯蘭信仰的建築、刻著罹難者姓名的白色石牆和屠殺紀念館以及刻著數字8372的紀念碑,象徵8372名罹難者。歐盟也將7月11日定為大屠殺紀念日,每舉行紀念儀式,各國領袖也都會出席,藉以反省國際社會當時的疏忽。

*圖片源自NBC NEWS

即時動態 Issue

協調林森南路國有地爭端

進入國會超過兩年半,除了開議期間審法案、預算、監督中央政府部門,休會期間則常要處理許多在地的會勘。尤其許多國有地與在地民眾長年難解的爭議舊案,這幾年也慢慢逐步解決中。 例如,在我們中正區林森南路巷內有一小塊國有地也與當地民眾造成了一些爭端,昨天我與東門里李世宗里長、劉耀仁議員團隊、國產署以及民眾一起協調處理,也漸漸找出了共識。

不能只是拆!要看到老社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今天到內政委員會針對「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質詢內政部葉俊榮部長。這個內政部大力推動的草案,為的是解決危險建築與老舊住宅更新的問題,將影響到我們中正萬華許多的老社區。然而,在地的聲音是否有被納入考量?在地的需求,是否真能夠被這個草案解決?其實都還有很多需要釐清之處。 例如,本法將危險建築物與老舊建築物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共立專法,有些細部條文規定都產生混淆。又如本法與《建築法》、《都市更新條例》既存規定有疊床架屋甚至矛盾之疑義。還有,老建築難道只有拆除改建唯一選擇嗎?為何沒有納入補強或修繕的選項呢?同時,政府強調是為了增強老建築的防災與安全,卻沒有重視有些老社區狹小巷弄,以及防災避難空間、警消、醫療、交通動線原本就可能有不足的問題,本草案卻開放改建的容積率、放寬建蔽率,會讓更多人住進那個社區,不就更超出當地可以負荷的防災資源嗎? 目前政府缺乏完整的國土規劃、都市計劃、社區生活脈絡的調查、系統性的老屋健檢等嚴謹評估,就推出本草案,針對個別的老建物來推動改建,將可能破壞都市與社區的紋理,破壞在地市民的生活脈絡,更可能根本不符合居民實際的需求。 最後,我再次提醒部長,這個政策雖然立意良善,但草案實在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請務必要聽進各界包括專家、學者及許多在地居民的聲音,才能讓這個政策的推動,真的符合人民的需要,解決老社區的問題。 (圖片為電影「功夫」之畫面,擷取自網路)

軍人年改、退將赴中

退休將軍未經同意跑去敵國參加他們的國家或政黨慶典,就別再發超優渥的退休金給他們了吧。中國無所不用其極打壓台灣,而台灣國會居然連這題也要辯論.... (圖源取自網路,版權歸貓貓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