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Berliner Mauer and Checkpoint Charlie)

二戰後,德國分裂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柏林築起一道全長167.8公里的圍牆,由美軍和俄軍分別統治,盟軍、外交官和外國人於檢查站進出。1990年後東西德統一,圍牆遭到大量拆除,僅保留3處圍牆遺跡,查理檢查站則為事後復建。

圍牆倒下15年後,檢查站附近的柏林圍牆博物館長希爾德布蘭特(Alexandra Hildebrandt)曾表示,社會必須記住柏林圍牆的歷史及查理檢查站的重要性,確保歷史不會被遺忘,同時也為吸引更多觀光客,將重建一段圍牆。然而此舉卻引起當地爭議,民調只有1/4贊成,反對者認為嚴肅歷史需要被尊重,前西柏林市長莫波爾(Walter Momper)更對此抨擊,柏林圍牆在倒塌前,是謀殺地,不是觀光地,不應變成迪士尼樂園。

希爾德布蘭特博物館長則認為,歷史陰影是無限漫長的,會從不同角度審視問題。而後,新圍牆仍然重建,且為呼應充滿塗鴉和政治口號的舊圍牆,邀請許多來自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韓國等藝術家於牆上作畫。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及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相互擁吻的作品。

柏林圍牆是德國社會的共同傷痛,東德曾發布「開槍射擊令」(Schießbefehl),允許東德邊防軍射殺非法越境者,防止人民逃往西德,更在1982年通過「邊境法案」將之合法化,估計約殺害215人。統一後,關於開槍士兵個人的罪責與否,也引起爭論,有的認為他們都觸犯殺人罪,有的認為基於罪刑法定主義或下屬合法服從上令而不應處罰;法庭經過激烈且深刻的辯論後,則判決他們有罪。

今日的查理檢查站,設置了美軍和俄軍的扮裝軍人,營造當時冷戰氛圍,小販因此聚集,賣有柏林圍牆碎片、前蘇聯國旗、軍服、防毒面具等紀念品,接著可至新圍牆觀賞藝術家的塗鴉,十分吸引全世界觀光客的眼睛。儘管重建圍牆的正反立場,都是站在反對過去暴行、記憶歷史的前提,但同樣的理念,卻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此地究竟只是變成觀光主題樂園,還是歷史再反省,則有待後人咀嚼評價。

即時動態 Issue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

【來吧!一起走向台灣的新階段!】

面對選戰的各種風向與爆量資訊,我時時提醒自己以及時代力量台北五位議員候選人,拉大視野、循著本心來走,才能走得堅定而長久。 許多朋友討論台北市長選舉,最主要的擔憂仍是國民黨回魂。雖然丁守中目前話題度低,但民調卻一直保溫。畢竟,台北市長年來是國民黨的優勢選區。丁守中與中國共青團交往密切、要加深跟中國的合作,還要抵制轉型正義相關民主改革。許多朋友憂慮丁當選又讓台灣民主倒退嚕,我理解並認同。 但這場大選若只靠這種危機感來驅動,也太sadcore了。 我一直相信,我們這代人正要進入台灣歷史的嶄新階段。許多聽過我演講的朋友應該知道,這也是我參與創組時代力量的初衷,就是要讓台灣的政黨政治從統獨兩大政治集團的國家認同競爭,逐步進化到兩個本土政黨的公共議題競爭。這將是台灣走向一個正常國家、進步社會的重要過程。這次的選戰如何持續往這個方向推進,不能只靠危機感,而需要正面的思考與力量。 長年來,台灣政治場域是「台灣是中國一部份」中國國民黨vs.「認同台灣」民進黨,進行著國家認同的競爭。即使是現在的立法院,中國國民黨無論在哪個委員會、討論任何議題,仍三不五時就又緬懷起九二共識一個中國。但哪有一個國家的政黨政治不斷在辯論自己是不是另一個國家一部份?結束這種令台灣空轉的畸形政黨政治,讓中國國民黨從政治舞台消失,才能讓台灣的政治逐步成為兩個本土政黨的良性競爭,引領台灣成為更美好的國家。 這個進化過程可能包括國民黨本土派跳槽、進步派結盟合作...等,至少是十年以上的政治版圖重組。但這次的台北市長選戰,可以是第一步。姚文智與柯文哲若能正面引領議題、把丁守中甩尾,成為一次兩個主要候選人都不是國民黨的選戰,將能加速帶領台灣民主進入本土陣營良性競爭的階段。然而,這就必須從一再忠誠考核、確認台灣價值的loop中掙脫,需要雙方對議題的重新聚焦與新論辯模式的建立。 例如,在過去的數十年中,批判中國國民黨,勢必要批判其國家認同問題與統派本質,以確保台灣的國家利益。而這次台北市長選戰,柯文哲雖說「兩岸一家親」,卻也從未認同九二共識、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因此,若把過去習慣用來批評國民黨的「統派」「深紅」標籤來貼在他身上,這不但不公平、未必有效,也無助於台灣民主的向本土陣營良性競爭來推進。新階段的台灣民主,當然也必須討論跟中國的關係。但這討論的定錨,應該從統獨國家認同的爭辯,進化到台灣面對中國壓迫、首都應該扮演的角色。這將不只讓一般市政有機會更能理性討論,許多過去因為卡在候選人統獨差異而難以聚焦的議題,也有機會凝聚更建設性的方向,例如首都如何「增進台灣國際空間」、「促進轉型正義」、「連結歷史與土地認同」。 這看起來只是些微的位移,但其實代表著台灣人民國家認同邁向一致性的基礎位移。若能順利挺進這個階段,將是台灣歷史的關鍵大事。 很可惜,目前台北市長的選戰論辯,仍沒有進入到這樣的階段。姚委員依舊在原地自我調整、駐足不前。 但我相信,今年的選戰仍有這樣的契機,讓台灣正向邁進。與這群優秀的年輕人一起打拼,總能讓我正面樂觀!我們從自己做起、站穩腳步,身處在這關鍵的時刻,我們也應努力推進一點點,朝向理想中的台灣、進步的台北邁進! 補充:感謝許多朋友的支持鼓勵或批評指教,這篇只是前導,我們會以本文所勾勒的新階段概念為基礎,針對不同議題持續表達我們的主張,請大家不用急著超展開超譯本文文意,選舉還有100天。 【待續...】

應注意邦交國的變化,並持續爭取非邦交國的支持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灣爭取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的相關策略與發展,我要求外交部長吳釗燮應注意邦交國的變化,並持續爭取非邦交國的支持。 這次邦交國宏都拉斯、瓜地馬拉都未參與提案。雖然外交部解釋他們已用不同形式來表達支持台灣,但既然他們這次選擇用強度較低的方式來表達,外交部應該嚴肅去了解是否邦交關係有變化。而在非邦交國的部分,這次有包括美國、加拿大、紐西蘭、德國、澳洲、日本...等數個非邦交國在會議中支持台灣,這是正向的進展。我一直認為過去專注在邦交國數字而引發不正常的金錢外交,這策略必須要改變,外交部不應侷限在邦交國,而應爭取更多國家對台灣的支持,拓展更廣泛的國際空間。 另外,根據媒體報導,這次在大會場外舉行的健走活動有參與的台灣民眾被瑞士警方要求脫下寫有「WHO for Taiwan」的T恤,疑似是因為我方駐外人員事先去通報才導致這個狀況。我要求部長要徹查這個狀況,外交部應該是要支援挺台灣的民眾,而不是反而干擾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