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Berliner Mauer and Checkpoint Charlie)

二戰後,德國分裂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柏林築起一道全長167.8公里的圍牆,由美軍和俄軍分別統治,盟軍、外交官和外國人於檢查站進出。1990年後東西德統一,圍牆遭到大量拆除,僅保留3處圍牆遺跡,查理檢查站則為事後復建。

圍牆倒下15年後,檢查站附近的柏林圍牆博物館長希爾德布蘭特(Alexandra Hildebrandt)曾表示,社會必須記住柏林圍牆的歷史及查理檢查站的重要性,確保歷史不會被遺忘,同時也為吸引更多觀光客,將重建一段圍牆。然而此舉卻引起當地爭議,民調只有1/4贊成,反對者認為嚴肅歷史需要被尊重,前西柏林市長莫波爾(Walter Momper)更對此抨擊,柏林圍牆在倒塌前,是謀殺地,不是觀光地,不應變成迪士尼樂園。

希爾德布蘭特博物館長則認為,歷史陰影是無限漫長的,會從不同角度審視問題。而後,新圍牆仍然重建,且為呼應充滿塗鴉和政治口號的舊圍牆,邀請許多來自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韓國等藝術家於牆上作畫。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及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相互擁吻的作品。

柏林圍牆是德國社會的共同傷痛,東德曾發布「開槍射擊令」(Schießbefehl),允許東德邊防軍射殺非法越境者,防止人民逃往西德,更在1982年通過「邊境法案」將之合法化,估計約殺害215人。統一後,關於開槍士兵個人的罪責與否,也引起爭論,有的認為他們都觸犯殺人罪,有的認為基於罪刑法定主義或下屬合法服從上令而不應處罰;法庭經過激烈且深刻的辯論後,則判決他們有罪。

今日的查理檢查站,設置了美軍和俄軍的扮裝軍人,營造當時冷戰氛圍,小販因此聚集,賣有柏林圍牆碎片、前蘇聯國旗、軍服、防毒面具等紀念品,接著可至新圍牆觀賞藝術家的塗鴉,十分吸引全世界觀光客的眼睛。儘管重建圍牆的正反立場,都是站在反對過去暴行、記憶歷史的前提,但同樣的理念,卻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此地究竟只是變成觀光主題樂園,還是歷史再反省,則有待後人咀嚼評價。

即時動態 Issue

面對中國打壓,台灣不該失望

今天傳出多明尼加斷交的消息。我們很清楚,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從不會鬆手。我們除了審慎因應外,也應持續調整外交策略,別再過度把資源放在維持邦交國數字。近年來為台灣在國際發聲的國家,包括美加澳日或是歐洲各國,許多都不是我們的邦交國。強化與更多國家的實質友好關係,並透過更多不一樣的管道來發聲,是台灣應持續的方向。 正巧凌晨許多美國朋友傳來這篇華盛頓郵報對我的大篇幅專訪。從搖滾舞台到從政生涯,近幾年的心路歷程以及整個台灣的政治改革等都有所著墨,非常詳盡。記者問到我們推動台灣的進步改革時,中國可能反對時,我的回應很簡單:“It’s not that we want to fight with China — it’s just our own business, it’s not your business.” 報導全文:https://goo.gl/6T8UD7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這趟川普就職典禮的行程終於結束。一週的行程,拜訪美國相關部門、政治智庫與幕僚、國會議員,他們多次提及川普顯然有意檢討外交政策,台灣應該把握機會提出我們的主張與要求,盡力爭取。這與日前川普交接團隊顧問葉望輝訪台時的建議很接近。 目前台灣政府向美方提出的要求,不外乎是加深台美在軍事安全的合作、經貿文化的交流、美國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但我認為,這些多是過去事務性要求的延續,都不算是核心策略性的主張。 川普用開創的態度來重新定位美國並擬定外交策略,台灣有一樣層次的思考嗎? 例如,美中的對抗,台灣決定要站在什麼角色?是看戲的旁觀者?或更清楚的位置?例如,亞太軍力部署結構中,台灣又是什麼定位?是被動接受盟邦的保護,還是有更積極的參與?例如,前進國際組織,台灣的國家地位論述是什麼?是繼承大中國法統的傳統中華民國史觀?還是以台灣為主體,有別於中國的兩千三百萬國民主權的民主國家? 這些,台灣政府都應該代表人民,有更高層次的主張與策略,對包括美國在內的友邦提出,讓國際社會認知,並讓世界看到台灣的行動與方向。 在國際的棋局中,每個國家都是棋子。台灣現在跟美國看似更為友好,但也擔心被美國犧牲。唯有台灣有活躍的自主性,也就是說,台灣這顆棋子自己也會動、並往自己的目標走去,這樣一個多元複雜的動態棋局,才能減低台灣被動犧牲的風險,並維護台灣人民的權益。 期盼台灣政府能把握這個契機,開創台美關係與國際參與的新局。 最後,很高興能與代表團團長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台中市長林佳龍、嘉義縣長張花冠、跨黨派的立法委員陳亭妃、呂玉玲、林為洲、柯志恩、陳怡潔、國安會諮委童振源、亞洲·矽谷行政長黃瓊雅同行,這一路上大家意見未必相同,但充滿笑聲與歡樂又很耐操,能跟各位同行是難得的緣分!當然,還要感謝外交部與駐外單位盡心盡力的安排與籌劃!

稅改讓民眾減輕負擔,須面對財政的挑戰

今天,所得稅法的修正案三讀通過。包括標準扣除額、薪資所得扣除額、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及幼兒學前特別扣除額,終於都有所提高;讓一般民眾的負擔降低,未來月薪3萬以下的人幾乎不用繳稅。而關於營所稅則將稅率調整為20%,課稅所得額未達50萬的中小企業則分三年逐步調至20%。 但股利所得的稅率,三讀通過的版本讓原來課稅級距242萬到1000萬的人,有效稅率上升9.4%,但卻讓原來課稅級距1000萬以上的大戶,有效稅率下降8.6%。也就是極端有錢人的股利所得反而得到降稅的優惠。因此時代力量堅持應分級課稅,才符合追求公平正義、拉近貧富差距的理想,可惜未能被接受。 另外,時代力量提出的版本是唯一可以創造稅增的版本,雖沒被接納,但我仍然要提醒,稅制要追求公平正義,也要顧及財政的健全。台灣目前負債已經高達5兆,本次三讀後的新制將造成高達198億之稅損,未來政府的財政將更為嚴峻,這是不可不面對的嚴肅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