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 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

即時動態 Issue

讓萬華居民能儘速享有公平、完善的有線電視供應!

讓萬華居民困擾許久的有線電視系統問題,在日前由於突然斷訊,更造成民眾嚴重不便。我們近日已向NCC釐清問題脈絡,並將持續追蹤進度! 關於日前萬華唯一的有線電視系統業者「聯維」,竟在機上盒裝設完備前突然將類比訊號斷訊,造成萬華廣大收視民眾權益受損,遭到台北市觀傳局開罰。我們也已要求NCC應追究業者責任,同時日前也在NCC要求下恢復訊號。 目前萬華許多市民盼望能儘速引進其他業者,促進良性競爭,提供更完善的服務。目前新的業者「北都」擁有的是全區執照,將在台北市400多個里完成鋪設開播,由於資源與規模有限,目前僅完成170幾個里,進度不到一半。經過NCC協調後,已在上個月達成調降頻道商權利金的協議,可望在整體成本調降後,加快速度。 我們將持續與相關單位追蹤爭取,讓萬華居民能儘速享有公平、完善的有線電視供應!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基因改變了你們。」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提出整併僑委會的意見,並要求僑委會應針對服務對象、專業分工、效能不彰、人事配置等問題,進行通盤檢討,推動改革、提升效能。然而,除了制度面外,我們卻也發現,僑委會過去許多工作內容仍未脫離黨國時代的威權遺緒。 今年5月21日在僑委會新聞稿中,官員的發言曾節錄前總統蔣中正說『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自我勉勵,讓我差點要檢查僑委會的新聞稿中,「前總統」「蔣中正」中間有沒有空一格了。蔣介石獨裁統治有成千上萬台灣人被殺被關,當時的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嗎?僑委會這個政府部門的黨國淵源深遠,威權時期曾揭櫫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為宗旨。直到近年都還能在僑委會的節目或政令宣導中看到黨國不分的內容,例如2011年的僑委會節目這樣說:「透過影片、我們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回憶我們心中的先總統蔣中正...」 對台灣人民來說,過去獨裁的歷史,充滿傷痛與慘烈的記憶。許多海外台僑受白色恐怖黨國迫害、流亡他鄉成為黑名單,被迫與家人隔離數十年,打開電視或接收到僑委會的文宣,卻仍習於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的意識形態,美化獨裁者與威權時期,這情何以堪?也難怪僑委會讓許多海外台灣僑胞很難產生認同。 僑委會應該要擁有台灣人民的視野、懷抱自由與人權的價值,更公允的來製播相關的媒體、推展政策。我對新的僑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有很高的期待,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歷史基因改變了你們。 arget="_blank">https://youtu.be/C2MCA0VCEno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