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獨裁佗位去3】紐倫堡史料中心

【中正獨裁佗位去 3】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紐倫堡史料中心
(Reichsparteigelande - Nazi Party Rally Grounds)

紐倫堡,這個因紐倫堡大審而廣為人所知的城市,在第三帝國統治期間也是納粹黨的重要據點以及用來宣傳領袖崇拜的主要城市,也是在這裡,希特勒建造了舉行納粹全國黨代表大會的集會場,由希特勒的御用建築師阿爾伯特·施佩爾(Albert Speer)與希特勒本人親自設計,整個園區占地超過十一平方公里與數棟建築物,包含造型神似古羅馬競技場,可同時容納五萬人的黨代表大會堂在內。

1933-1938年間,納粹總共在園區舉行了六次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集會期間,超過十五萬名的納粹衝鋒隊(SA)與納粹黨衛軍(SS)聚集在此宣示對元首的忠誠,可說是納粹的權力象徵,集會場從1933年開始動工,但直到二次大戰結束都始終未完成最終建造,希特勒對園區的遠大規劃,不論是從選擇紐倫堡(從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非正式首都),到採用仿古羅馬設計風格,恢弘的建築物本身,都再再可以看出希特勒欲繼承過去歷史,開創永垂不朽帝國的夢想。

戰爭結束55年後,2001年這裡做為史料中心重新開放,裡面完整記錄了納粹的崛起與毀滅,透過文獻和照片,人們可以清楚看到希特勒是如何煽動群眾、奪權、殺害猶太人,以及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和德國艱困的轉型正義工程。

如同所有過去威權遺址是否要保留的難題,納粹集會場當初也面臨許多爭議,1994年時,紐倫堡市政府決定於納粹黨大會遺址建立史料中心,在當時市民的決議裡,對於成立的目的表示「這個對抗前納粹黨集會地的行為,是一個開放的進程、是一場沒有預期結束的公共對話,它不是一個為所有現有的城市或建築提供的『解決方案』,而是將整個納粹黨集會地理解成一個『學習的地方』。」

即時動態 Issue

應用清楚立場與完整策略,來爭取國際空間!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台灣未獲邀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進行質詢。本週一衛福部針對這件事情,未嚴正抗議中國打壓,還表示雖然正式報名截止,但在會議之前都有可能重啟特例接受台灣報名。這種儼然把受中國打壓、矮化當成習以為常的態度,我完全無法接受。尤其下週衛福部與台灣的醫療專家仍將前往日內瓦,主動與各個國家、國際組織進行雙邊、多邊交流、建立國際合作。我嚴正要求衛福部,既然是我們自主召開的國際會議,絕對要名正言順的用「台灣」的名義,沒有理由自己主辦的會議,竟然也矮化自己。 同時,我質詢外交部長,新政府上台一年,對台灣爭取國際空間,仍然停留在單點式的零散論述。爭取參與A國際組織,就說我們在A領域成就卓越,所以應該要參與;參與B組織,就說我們在B領域還有所不足,所以應該要參與;看似都有道理,卻缺乏完整的法理邏輯脈絡。中國用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一個中國論述在全世界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我們必須要有不同於中國、清楚完整的台灣國際地位與權利的法理論述,並在外交部網站上公開呈現、對國際遊說,來捍衛台灣的立場。不能繼續對中國的謬論採取迴避閃躲的態度,這若造成國際誤認台灣默認其立場,將對台灣在國際法上的權利造成永久傷害。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BDZd1vTexrA (照片引用自:VOA)

促轉會主委人選不能誤導轉型正義的意義

司法法制委員會正在進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人事提名案的詢答,昨天我對主委提名人黃煌雄先生提出我的擔憂。 黃煌雄獲提名主委的消息曝光後,發生了許多爭議,執政黨一直以「為了促成和解,黃是最適合的人選」來辯護,送交立院的黃煌雄自傳資料也一直強調類似的論述,對於轉型正義核心工程的見解與貢獻卻相對缺乏。轉型正義的目標工程至少包括:一、真相釐清與還原,二、受難者名譽與權利的恢復及賠償,三、加害者的法律與道德責任的追究,四、體制的改革。 這樣模糊轉型正義的焦點,令人擔憂。正如同另一位促轉委員被提名人彭仁郁在回應時代力量的問卷所提及的「促轉會的出發點不應該縮限在和解vs不和解的二元對立預設上,這不僅將嚴重妨礙真相調查程序,也貶抑了公民在歷史真相調查報告出爐後辨別責任歸屬、討論適切咎責方式的的道德判斷力。」 促轉會不是扮演調解加害、被害雙方的和事佬。和解並不容易,應該奠基在真相之上,並對加害者究責、恢復受害者名譽與權利,才有可能讓受害者原諒,提供一個「和解」的可能。若盲目追求和解而息事寧人,甚至要求受害者放下,這不是轉型正義,更是再次傷害受害人。 是否有勇氣追求真相與公義,有能力踏實進行轉型正義的工作,這將是我行使促轉會人事同意權考量的重點。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Ul66lEPoEBk

用新態度與模式,推動參與WHO的工作

關於台灣至今未收到今年WHA世界衛生大會邀請函,今天我在時代力量黨團記者會表達了我的看法。去年WHA邀請函以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方式來打壓台灣,政府並未強硬反駁;到了WHA會議現場,友邦以「台灣」來稱呼我們,我們自己的代表卻仍自我矮化以「中華台北」來自稱。這樣的自我限縮,並未換得我們能持續出席WHA的保證;一年來,中國的打壓也沒有因為台灣的自我限縮而鬆手。因此,政府應該要審慎檢討,如此自我設限,是否真能確保台灣的國際空間。 尤其昨天衛福部表示,雖然已過WHA報名時間,但去年也是透過特殊方式重啟報名得以參與。這種說法簡直把打壓台灣的非正常模式當成習慣!我們怎能把被打壓當成習慣?這絕非國際社會一份子應該要受到的待遇。衛福部不但沒有強力抗議、譴責中國,甚至幫忙找藉口,這完全讓人無法接受。 今年台灣爭取出席WHA,已獲得包括美國、加拿大、德國、法國、英國等多國公開向WHO要求讓台灣持續參與WHA。政府應持續強化跟這些國家的穩定友好的關係,隨著WHO新任的總幹事選舉來臨,展開新一波的遊說工作,不再自我限制,用自信的新態度,推動台灣能公平參與,捍衛人民的國際權益,並貢獻我們的醫療與防疫能力。 (圖片引用自W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