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American Japanese Relocation Centers)

講到集中營、轉型正義,很少人會聯想到美國,但其實在這個大家認為相當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發生過侵害人權的集體囚禁事件。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民間排日情緒高漲,日裔民眾不論工作或是坐公車、上教堂,都會遭到排擠甚至是生命威脅。1942年基於社會氣氛,羅斯福總統頒布了第9066號行政命令,授權可以對生活在軍事區域的人加以任何限制,甚至可以把他們排斥在軍事區域之外。根據這個命令,美國西岸各州開始強制隔離日裔居民,把他們集中在遠離海岸,內陸貧瘠地區的集中營。美國共有十座日裔集中營,超過十萬日裔人士被隔離,而其中竟有七成已經是美國公民。這個政策,可以說是美國在奴役黑人之後,最羞恥的不人道惡行。

1945年限制行為結束,美國也逐步地進行這項轉型正義。1948年美國國會通過《日裔美人遣送賠償法》;1976年福特總統承認錯誤;1988年雷根總統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並在國會旁設置此事的紀念碑。2001年老布希總統再一次的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2006年通過法案,維護並保存日裔美人集中營,記取歷史教訓。

保留最完整的集中營是位於加州的Manzanar War Relocation Center,被列為國家歷史遺址,由國家公園管理局經營。Manzanar除了設立博物館訴說當年的歷史和日裔美人的生活狀況外,園區的建築也在逐步復原,包括哨站、房舍、集會所。其中當初約有150名日裔被葬在Manzanar的墓地也保留著,日本工匠還在此修建了「慰靈塔」,慰靈塔也成為了這裡最著名的景點。

即時動態 Issue

維也納日報專訪:搖滾明星、政治家、惡魔

前陣子接受了奧地利《維也納日報》的專訪,除了報導我長年關注的社會議題,我也強調,台灣是民主自由在亞洲的重要實踐者,國際應與台灣有更多的串連與合作,一起保障民眾的福祉。 不過這標題怎麼看起來好驚悚!喔~原來是說我拜訪達賴喇嘛時,達賴喇嘛說中國政府稱他是惡魔,但閃靈演出的妝比較像惡魔。呵呵其實好像沒錯啦~不過平常我很慈眉善目的! 全文詳細報導:https://goo.gl/TaMXM9

孩子的成長,我們一起參與、一起承擔!

立法院在去年已經三讀通過「性別平等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受僱者100人以上的企業應提供適當的托兒措施等,讓許多爸爸媽媽可以就近照顧小孩。很高興在立法院有好幾百個工作同仁的工作場域,也有了自己的托育中心。 即便在強調性別平等的現代社會,還是有人認為照顧小孩是女性的責任,也因此有些女性在生育之後,失去工作、甚至失去了自己的人生。這是不對的,照顧小孩是雙親共同的責任。我也認為,女性已經負擔了懷胎十個月的辛苦,孩子剛生下來這個難以適應、甚至有點混亂的階段,男性理當要承擔比較多的責任。 所以,因為地利之便,立法院托育中心是我就近照顧小孩的首選。我身為新手爸爸,希望有緣分跟大家在這裡一起學習、努力,也繼續在立法院推進與托育政策與性別平權。 (照片為2008攝於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

關於勞基法三讀通過

勞基法今天三讀通過,修正的條文中,休息日加班費改為比照一般上班日延長工時的核實計算,失去了假日加班應被彌補的權益。號稱將嚴格把關的七休一鬆綁與輪班間隔縮為八小時,其把關要件並沒有入法,而交由勞動部自行公布函釋。 如此重大的修法,直到三讀前我都還是不懂,這次的修法究竟是為了什麼?勞動部始終提不出具體的調查,例如企業加班時數不夠的比例是多少?各類產業因為人事成本提高而經營困難的比例是多少?這些最基本的背景資料都沒有、就堅持推動修法,立法院吵得面紅耳赤卻不見用任何數據來佐證修法之必要,這不是很奇怪嗎? 政府說,有些勞工因為收入不足以過活,因此支持修法讓他們可以加更多班,這是為他們好。我有個在當包裝工人的朋友,收入是三萬,他的太太是外配,每個月只能打零工賺一萬多。他們薪水加起來四萬多,還要養兩個孩子,生活非常辛苦。我曾經開玩笑跟他說,您們維持了基本的人口結構,沒讓少子化問題惡化,真該頒國安獎狀給你。 我在想,他應該就是會支持修法的人吧。這個國家沒能保障這樣兩個勞動人口的四口之家擁有一個有尊嚴的基本生活收入,卻開放讓他們可以輪班加班操到死,犧牲健康人權來養家活口。政府說這是為他們好,他們可能也會感謝政府,感謝這次的修法。而我身為立法委員,恐怕只能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