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American Japanese Relocation Centers)

講到集中營、轉型正義,很少人會聯想到美國,但其實在這個大家認為相當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發生過侵害人權的集體囚禁事件。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民間排日情緒高漲,日裔民眾不論工作或是坐公車、上教堂,都會遭到排擠甚至是生命威脅。1942年基於社會氣氛,羅斯福總統頒布了第9066號行政命令,授權可以對生活在軍事區域的人加以任何限制,甚至可以把他們排斥在軍事區域之外。根據這個命令,美國西岸各州開始強制隔離日裔居民,把他們集中在遠離海岸,內陸貧瘠地區的集中營。美國共有十座日裔集中營,超過十萬日裔人士被隔離,而其中竟有七成已經是美國公民。這個政策,可以說是美國在奴役黑人之後,最羞恥的不人道惡行。

1945年限制行為結束,美國也逐步地進行這項轉型正義。1948年美國國會通過《日裔美人遣送賠償法》;1976年福特總統承認錯誤;1988年雷根總統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並在國會旁設置此事的紀念碑。2001年老布希總統再一次的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2006年通過法案,維護並保存日裔美人集中營,記取歷史教訓。

保留最完整的集中營是位於加州的Manzanar War Relocation Center,被列為國家歷史遺址,由國家公園管理局經營。Manzanar除了設立博物館訴說當年的歷史和日裔美人的生活狀況外,園區的建築也在逐步復原,包括哨站、房舍、集會所。其中當初約有150名日裔被葬在Manzanar的墓地也保留著,日本工匠還在此修建了「慰靈塔」,慰靈塔也成為了這裡最著名的景點。

即時動態 Issue

移民署打壓韓國工人 台灣形象倒退嚕

去年因台商在韓國涉嫌惡性倒閉,韓國Hydis工人來台灣爭取勞動權益,卻被移民署蠻橫的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入國。 今天我在委員會質詢新任內政部長葉俊榮部長、移民署署長及外交部次長,台灣對外的印象是個熱情、友善的國家,更有許多韓國觀光客喜歡來台旅遊。台灣永豐餘集團在韓國惡性關廠,卻登上了韓國各大媒體版面,有損台灣的形象。 而韓國工人來台灣爭取勞權、合法集會,卻遭受到移民署嚴重打壓、侵害他們的自由,不僅強制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再進入台灣。根據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韓國工人並沒有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我甚至當場唸了法院判決給移民署長聽,韓國工人們「或站立於抗議人群中,或為靜坐,並無攻擊或不理性之舉動」,法院更講明他們沒有因為陳情而使其他人、車受到妨礙,更沒有逾越社會大眾的容許範圍和妨害安寧。沒想到判決如此的清楚,移民署仍舊藐視司法,超越法院判決,無理打壓韓國工人進出台灣的自由。 移民署的「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更是完全黑箱不透明,手法又粗糙。根據移民署提供給委員們的會議紀錄,竟然一個小時審查了35個案件、共計96人,紀錄更只有短短的兩頁不到,這種草率的態度令人瞠目結舌。我更質疑署長,依據「禁止外國人入國作業」的規定,清楚寫明涉嫌社會秩序維護法案件,如經判決無罪、不起訴或不罰,就不能禁止他們來到台灣。但審查會卻避開這條,使用危害我國利益、公共安全的模糊理由,來做成禁止入國處分。移民署根本是下定決心要打壓韓國工人,不准他們爭取勞權,才曲解、強加法條,拒他們於國門之外。 不僅如此,移民署內部還有禁止入國的黑名單。連從未被逮捕、移送過的工人嘗試來台灣,也被移民署逮捕強行遣返,真的很誇張!外國人光明正大的來到台灣,完全沒有違反過任何法律,竟然也會被拒於國門之外,移民署到底有多大的官威,可以恣意的決定誰可以進入台灣。這完全顯示了行政機關對於人權、民主自由素養的低落! 因此我強烈要求內政部長及移民署長: 1. 立即解除所有韓國Hydis工人禁止入國處分 2.全面檢討並改進「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的運作制度,包含委員組成、完整會議紀錄及處分之依據必須公開透明。 3. 交與本會禁止入境的所有內部黑名單(包括國籍、理由、是否有時間限制等),說明審查委員會核定名單的標準和規則,執行方式及解除方式。 請大家持續關注:韓國Hydis工人 團結·鬥爭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qhN3N5faoCM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灣未受邀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請外交部李大維部長備詢。台灣在國際上受到中國打壓,處境艱困。因此,從舊政府的「活路外交」到新政府的「踏實外交」,皆強調「實質」參與的重要性。不過,究竟怎樣的參與是「實質」參與? 奧運算是「實質」參與的例子。台灣的名稱被矮化為「中華台北」,然而台灣的選手可以公平的與其他國家在競技場上一較長短,有好成績也同樣得獎奪牌。除了奧運期間,平常的國際奧會相關會務,我們也能參與。這些就是「實質」參與。同理,台灣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參與APEC也是一樣,名稱被矮化,但可以「實質」的參與,平常的APEC國際會務,我們也有實質的參與權利。然而,台灣今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或是三年前曾經出席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呢? WHA我們只能每年以觀察員的身分去發言五分鐘,ICAO更慘,三年前以「客人」身份受邀參觀大會。這兩個組織,我們不能實質參與會務,包括發表意見、表決、即時交流資訊,都不行。這種建立在接受「一個中國」前提下,仰中國鼻息,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是徹底失敗的外交策略。 我要求外交部要重新檢討,針對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的徹底失敗模式,不能再投注大量資源去浪費,應該要研擬新的參與方式的可行性。台灣應擬定新的外交策略,將資源做更有效的配置。近日外交部傳出將裁撤部分外館,我便持保留意見。外交部應先檢討過去錯誤的外交政策所浪費的資源配置,轉到更務實的建立與他國的連結,而外館該強化還是該裁撤,應該在這樣的新策略下,做通盤的思考。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WA15IT7uFO8

外交國防預算審查

今天去協商外交國防委員會的預算,雖然立法院已經決議外交部對國內團體補助通刪3%,但針對世盟和亞盟的補助預算仍高達兩千萬,我再次表達反對。世盟總會長饒穎奇與中國交往密切,且國民黨一直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我們補助這樣的團體去做外交工作,到底是宣傳中國還是宣傳台灣? 同時,我也要求「中華台北亞太經濟合作研究中心」,這既然是國內團體,不應繼續自我矮化使用「中華台北」的名稱,外交部應該在中文及英文名稱上適當調整,維護國家尊嚴。 針對其他的團體補助,我則要求原則上應回歸一般補助程序,不應再直接編列預算。而在回歸一般補助程序前,這些團體的預算及工作報告等,都應該送交外交國防委員會,加強預算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