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居住證當然不是綠卡

根據媒體報導,柯文哲市長今天針對中國開放台灣人民領取「居住證」的議題,表示「拿綠卡的怎麼處理,我們就怎麼處理,平常心就好。」

這顯示柯市長對居住證的性質不只不了解,更是掉以輕心。因為,居住證不是綠卡,中國也不是美國。

綠卡是美國政府給予外國人永久居留於國內的證件。而中國發放居住證的對象則是中國本國公民,是用來管理超過半年以上未居住戶籍地的中國公民的證件。兩者性質與功能完全不同。

而且,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宣稱要併吞台灣的國家,怎能以美國或其他國家平常視之。中國發放居住證給台灣人民,就是為了模糊台灣與中國公民身份的界線,混淆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事實上,整個政府的因應措施都太過消極被動。中國政府要模糊台灣公民與中國公民界線的消息早就已經傳出,例如今年3月便傳出要把台胞證國內化、比照中國公民改成18碼;而在8月中旬,中國政府正式宣布將發放港澳台居住證,然而到9月開始正式發放,都未看到陸委會提出任何積極因應措施。最近民間出現反彈與質疑的聲浪,陸委會才表示要研擬修法。

有敵意的國家透過身份的混淆來掩護進一步的侵犯行為,在歷史上有許多前例。俄羅斯便曾發予護照給克里米亞的俄裔烏克蘭人,並以「保護在克里米亞的俄羅斯國民的權利」,作為出兵克里米亞的理由,最後克里米亞在2014年被俄羅斯併吞了。中國發放居住證給台灣人民的嚴重性,實在不能像政府這樣掉以輕心、消極被動!

即時動態 Issue

稅改甲案根本只是煙霧彈?

這幾天我跟辦公室新的法案助理賴建寰同學一直在研究財政部提出的稅改草案,發現一些奧妙之處。 稅法上有個基本原則叫做「綜合所得課徵原則」,意思就是各類所得應該綜合在一起合併課稅,這樣各類所得的稅賦才會公平。這次財政部公佈的稅改的甲案、乙案,甲案就是合併課稅,看起來這樣似乎比較符合「綜合所得課徵原則」,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假設某小股東拿到83元股利,若他適用5%的所得稅級距,現制他可以退稅3.9元。如果未來實施甲案,他反而要交3.1元的稅。但乙案中,小股東仍然可以選擇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還繼續維持現有的抵扣稅額,這樣小股東還是可以退稅4元,當然希望選擇支持乙案,但若通過的版本真是乙案,那麼有錢人就可選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等於是大幅降稅。 財政部在乙案中,設計了二擇一的制度,原本適用低稅率的一般人,仍然可以選擇將股利納入綜所稅合併課徵,而且仍然有抵扣額。而適用高稅率的人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 為什麼財政部只在乙案中設計可保障傾向選擇低稅率一般人的「抵扣稅額」方案?不把甲案也納入這種設計?我懷疑這是不是故意的?甲案只是煙霧蛋,要引導一般人去支持乙案,讓有錢人可以順勢大幅降稅? (照片擷取自電影逃學威龍)

關於勞基法三讀通過

勞基法今天三讀通過,修正的條文中,休息日加班費改為比照一般上班日延長工時的核實計算,失去了假日加班應被彌補的權益。號稱將嚴格把關的七休一鬆綁與輪班間隔縮為八小時,其把關要件並沒有入法,而交由勞動部自行公布函釋。 如此重大的修法,直到三讀前我都還是不懂,這次的修法究竟是為了什麼?勞動部始終提不出具體的調查,例如企業加班時數不夠的比例是多少?各類產業因為人事成本提高而經營困難的比例是多少?這些最基本的背景資料都沒有、就堅持推動修法,立法院吵得面紅耳赤卻不見用任何數據來佐證修法之必要,這不是很奇怪嗎? 政府說,有些勞工因為收入不足以過活,因此支持修法讓他們可以加更多班,這是為他們好。我有個在當包裝工人的朋友,收入是三萬,他的太太是外配,每個月只能打零工賺一萬多。他們薪水加起來四萬多,還要養兩個孩子,生活非常辛苦。我曾經開玩笑跟他說,您們維持了基本的人口結構,沒讓少子化問題惡化,真該頒國安獎狀給你。 我在想,他應該就是會支持修法的人吧。這個國家沒能保障這樣兩個勞動人口的四口之家擁有一個有尊嚴的基本生活收入,卻開放讓他們可以輪班加班操到死,犧牲健康人權來養家活口。政府說這是為他們好,他們可能也會感謝政府,感謝這次的修法。而我身為立法委員,恐怕只能說對不起。

一起來推動中正紀念堂轉型吧

總統蔣公130歲冥誕剛過,一起來推動中正紀念堂轉型吧! 今天我到教育文化委員質詢文化部鄭麗君部長。對於文化部促成跨部會的連動,提升在地文化的高度,還有之前我們召開音樂產業公聽會,許多現場蒐集的民間意見也有納入文化部的政策方向,我先對鄭部長表達肯定與鼓勵。 接著我則關切中正紀念堂的轉型進度。鄭部長表示,目前文化部已啟動一系列多元社會討論,並將建置「轉型正義暨中正紀念堂轉型」網路資訊溝通平台,讓大眾有充分的中正紀念堂歷史資料、威權統治時期人權迫害的歷史資料可以參考。我提醒部長,最近國民黨蔣萬安委員也表態「中正紀念堂轉型可以討論」,鄭部長可以把握這個機會,讓中正紀念堂轉型能不要又陷入國民黨對於轉型正義的扭曲與杯葛,進一步凝聚跨黨派共識的正面機會。鄭部長則回應,非常願意回到人權的價值,跟超越黨派包括國民黨在內,一起推動中正紀念堂的轉型。 最後,我詢問鄭部長,新增的「蒙藏文化業務」獎補助的必要性。我並不反對強化跟某些國家的文化交流,但是必須要符合文化部的既定政策,例如「新南向政策」就是當前很清楚的政策目標。但「蒙藏文化業務」根本就不是文化部的既定政策,而是從蒙藏委員會接收來的威權時代遺留下來的大中國幻想業務。我強烈建議部長,應該將這些人事與資源用來執行現階段的重要文化政策。 (照片來自交通部觀光局旅遊景點簡介)